吧嗒,电话挂断了。

她还没来得及消化这段戛然而止的感情,紧接着中介的电话彻底将她击垮。

因为工作忙,没有时间处理这些,就把房款都给了男友,让他去跟中介洽谈。

可实际上,他不光没有交付首付,还把那笔钱拿走去泡妞。

同一天内,她被停职,被劈腿,被渣男卷走所有钱财。

回到家,看着满墙壁的娄天钦画报,其中一张天天被她用飞镖虐待几乎已经变形了。

此时画报上扭曲的人脸仿佛是在嘲笑她,姜小米扑上去疯狂的撕扯着。

“混蛋,混蛋……你们都是混蛋!”

她有今天,全是他害的。

四年之前,姜小米还是摄影学院的在校生,临近毕业,学校举办了一场比赛,前三名可以直接保送法国留学,而且还有一笔丰厚的奖学金可以拿。

对于姜小米来讲,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好机会,为了拿到好名次,姜小米坐了三个小时的车去郊外去捕捉自然风光。

谁想到,一场噩运就此降临。

当时她刚巧捕捉到一只鸟儿擦过水面的镜头,摁下快门的那一瞬,一只手突兀的挡住了视线。

姜小米惊愕的看着不速之客。

那个人穿着黑色的阿玛尼衬衫,领口开的很低,露着精致的锁骨,衬衫袖口翻折到手肘,肌肉线条优美而富有张力。

阳光下那张俊颜,也帅气的叫人不敢直视,他表情漠然的朝她伸手:“拿出来。”

姜小米一脸的茫然,她拍她的风景,关他什么事?就算他长得帅气逼人,也用不着这么霸道吧?难不成这片土地是他家的?

“不拿又能怎样?”

那时候姜小米年轻不懂事,压根儿不晓得面前站着的是何方神圣。

对方二话不说,夺过她的相机用力的掷出去。

“啊——”她吓得尖叫。

“有些东西能拍,有些东西是不能拍的。”男人轻佻的拍打着她接近苍白的小脸:“以后注意,懂吗?”

锃亮的皮鞋在地上碾压了几下,咔嚓几声脆响,抬起来的时候,相机内存四分五裂,碎得跟渣渣一样。

也就是在那天,她失去了唯一的相机,连同前途也一并被葬送了。

因为她交不出毕业作品,导致拿不到毕业证书,而经济已经不允许她再复读一年,最后……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盯着地上的碎片,姜小米握拳发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也一定要把这口气出了。

……

金碧辉煌夜总会

“娄爷,这边请!”

笔直的双腿踏着金丝镶嵌的台阶,一身烫贴的西服,亦令气度优雅的他雍容华贵。

这种袭人而来的贵气,犹如秉承了千秋万代的贵族之血,令他的仪容有着神人一般的气质。

“好帅,我的天……娄天钦本人怎么会比杂志上还要帅气?”

“不行,我要晕倒了。”

“要是能进包厢,哪怕要我死也甘愿。”

就在她们交头接耳YY某位大佬时,角落里的瘦弱女孩却是一脸的鄙夷。

2019-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