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唐叶中间醒过来了两次,一次看到薛泽锋在捏她的脸,另一次看到,他拿吃的诱惑自己,全都不为所动,硬是睡到了目的地。

终于在下飞机后,她饿的不行了。

两个人的行李都率先托运过去,薛德峰抱着她走出了机场,外面的风景是她从来没见到过的,甚至在机场外面还看到山。

果然,瑞士真是个好地方,她的选择没错。

“我饿了!”她趴在他的胸口上,看着他抓痕的脖子,都想咬上去吃一口。

薛泽峰将她放下,“小东西,我们要先找一家银行兑换一下法郎,不然我感觉可能不够你吃。”

她不服气的撅起了嘴巴,“你再说我是猪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可别把自己当成猪了。”

两个人是自由行,因为薛泽峰语言畅通,据说是之前来过这个国家留学过。

唐叶恍然想起,陶琛也是在这个国家过的。

她也只是付之一笑,就算留学也不影响她来旅游,曾经的他是多么期盼着看看他生活的场景,可现在倒觉得自己有些幼稚了。

因为有身旁的男人跟着,已经给了她最大的安全感。

他们预定的是一家民宿,在风景靓丽的半山腰上,这里的人相对的少,风景确实比那山庄上的还要漂亮,各种的花簇在路边开着,高高的花坛几乎都要超越她的身高。

空气实在好,湛蓝的天空,几乎都要冲破上去,能看到还挂在一边未消失的月亮,白云悠悠的飘荡着,缓慢的时光,在他们的说笑声中定格在了这一刻。

民宿是个两层木屋,各种装饰和花丛,花园中还有荡漾的秋千和溪流,这条溪流几乎是蔓延了整条街,穿透过所有房子,听说前面就是一条清澈宽大的河流,一直通往山脚下的大海。

实在漂亮的风景,她根本想不到那些杂乱的事情,所有的烦恼仿佛都被抛越了,沉迷在这一刻无法自拔。

这里是下午,她懒洋洋的大放在秋千上,一动也不想动,周围什么嘈杂声都没有,只有树木的风声和鸟叫,才在飞机上睡了那么长时间,现在竟然又困了。

薛泽峰端着饭过来,看着她靠在一旁的木桩上闭着眼睛,忽然问道,“不饿了吗?”

“饿……”她饿的要死,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了。

“那还不过来吃饭?”

一听到饭,果断的,猛的睁开眼睛,迅速的下了秋天朝他飞扑过去。

“要吃!要吃,我要吃!”

薛泽峰急忙把手中的盘子举高,看着她想蹦上来,却蹦不到的模样,情不自禁的一笑。

“想吃东西就要付出代价。”

她还不知道这男人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鬼东西吗,果断踮起脚尖,搂住了他的脖子,往他的唇上狠狠一压,重重的亲吻声,让他得到了满足。

唐叶成功拿过了他手中的盘子,开心的往屋子里跑去。

给她的不过是个餐前小点,没过一会儿,外面便有人敲门,唐叶在吃披萨没多想,直到他端着芝士火锅走了进来,瞬间眼前一亮,扔下了手中的东西。

“天呐!从哪里搞来的?”

“民宿的主人为我们预订的,慢点,没人跟你抢。”

“可是我真的饿疯了嘛!好香好甜,太棒了!”

她几乎开心的都要飞起,嘴角沾满了粘腻的芝士,也根本无心去弄。

果然,男人又忍不住了,凑近她,低下头来,将她的下巴抬起,舔过她的嘴角,正经的点头。

“很好吃。”

唐叶才不会相信他,这男人根本就不喜欢吃甜的,不过就是想趁此机会亲她而已。

不过她很满足,大大方方的让她亲。

"吧唧!"

……

吃过饭后,两个人去了外面散步,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十指交叉走在一块,唐叶在不停的看着周围的景色。

这里的生活环境速度相当慢,路上也没有了多少人,在这片小山庄中,时间留刻的非常缓慢。

风吹动起的树木风吹动起的花香,参与鼻孔中十分的香澈。

前面就是那条河流,路灯的照射下,水光泛滥着波澜。

“小东西,今天我们那边是过年,知道吗?”

她果断摇头,“什么时候?最近都忙糊涂了,过年的时间都忘了。”

他紧紧握住她的手,笑道,“在我们来的飞机上时,那边就跨年了,现在是新年的第一天。”

唐叶恍然,“这么快啊,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我不是在飞机上的时候叫你吃饭了吗?你困的又睡过去了。”

她裂开红唇,笑得荡漾。

面前的男人忽然松开她的手,抱住了她的腰,弯下身来,神色灼热,头顶遍布都是星空,在这一刻她的眼中却只有这个男人。

等待着他的唇落下来,却没有等到,睁开眼睛,瞧见了那烫人的眸子,视线几乎都想要把她吞噬。

“小东西,今晚月色很美。”

唐叶笑的眯起的眼,“风也温柔。”

那一刻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只想好好的把她搂在怀里,吞入腹中。

2019-1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