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周氏言辞激烈的保证,古雪澜埋在老夫人胸前的小脸上缓缓浮现一抹笑意。

不过她嘴上却是不依,吸了吸鼻子,为本就娇软的嗓音增添了一丝隐晦委屈的鼻音。

“娘,女儿知道娘心疼澜儿,可娘不必这般严厉,左不过是一碗饭的事儿,侯府又不是出不起这个钱。”

“而且瑾妹妹毕竟在侯府生活多年,不是亲生的就立刻被送走,外人知道了会如何想?若侯府被人误会不近人情,澜儿岂不是不该回来……”

瞧瞧,真是好一个虚伪做作、巧舌如簧的女主角!

还左不过一碗饭的事,这是在养猫养狗么?

对不起,没人稀罕你施舍的那点残羹剩饭!

偌大侯府的名声,也不是你一个未出阁小姑娘就能代表的。

说句不好听的,你在那儿窝窝头翻个,显什么大眼儿?

眼看着古雪澜又要搞拉踩艳压,为自己凹善良大度人设那一套,顾瑾实在受不了了,当即朗声开了口。

“多谢雪澜姐姐好意,顾瑾心领了,但得知身份后,我并不打算继续留在侯府。”

顾瑾的嗓音清润爽朗,犹如冰雪初融般干净纯粹,直击人心。

她身边的丫鬟金枝霍然抬头,不可思议的看向了顾瑾坚定的侧脸。

正厅内的众人也是纷纷一惊,齐齐循声望去。

一直没什么表情的顾子溪终于有了反应,纤长的睫毛微不可见的颤了颤,露出了那双睿智漂亮、又清冷疏离的眸子。

就连古雪澜都舍得从老夫人怀中挣了出来,匆匆扭过了头去。

只见一身着水芙色古烟纹百水裙,外罩织锦梅花纹斗篷的年轻女孩儿,微微提着裙摆,脚步轻盈,隔着雨水织就的重重帷幕款款而来。

一双清浅澄明的眸子如同脚下步伐一样,不疾不徐、沉稳淡定,不见一丝惊慌。

原来这就是顾瑾!

古雪澜还泛着水色的眸子不由得微微一眯,这和传言中的定远侯府嫡女似乎不大一样呢……

不待古雪澜对突如其来的状况做出反应,顾瑾那干净纯粹的嗓音已再次响起。

“拜见老夫人、三位夫人,二哥、雪澜姐姐安好。”

顾瑾一一向众人行礼后道:“回来的路上,阿瑾已听传话的婆子细说了事情原委,知晓了自己的身世。”

虽然穿书不是顾瑾的本意,但毕竟占了原主的身体,这两个婆子理应为自己的碎嘴承担责任,所以顾瑾不着痕迹的将此前情点了出来。

见老夫人闻言眸色一扩,顾瑾知道她老人家上心了,便敛下心神继续陈述自己的观点。

“多年来能够在侯府生活,被老夫人、侯夫人等诸位亲人放在掌心疼爱,是阿瑾的幸运,阿瑾感恩这份温暖的亲情。”

“但诚如三夫人所说,名不正则言不顺,阿瑾并非侯府亲女,且父母健在,有何理由继续留下?”

“阿瑾平日里虽娇蛮任性了些,但也是被堂堂永定侯教导过的,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

语气严肃且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后,顾瑾也现学现卖,学着女主的套路,放缓放柔了语气。

“而且雪澜姐姐与亲人失散多年,阿瑾也是一样的啊!”

“父母亲情不能以门第高低论处,阿瑾感谢雪澜姐替我尽孝,但阿瑾却也想在余生亲自照顾父母兄长。”

“雪澜姐劝老夫人和侯夫人让我留下的好意,阿瑾心领了,但阿瑾真的不能留也不愿留,还望老夫人、侯夫人理解阿瑾这片孝心。”

顾瑾说着,微微提起被急雨打湿的裙摆,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双手抵在额前,饱含深情的磕了三个头。

“区区一礼无法还了多年养育之恩,若老夫人和侯夫人不嫌弃,阿瑾归家后定会时常回来看望!”

其实最后一句是漂亮话,顾瑾并不打算与女主家有过多牵扯,大概只会每年过年时回来看望一下老夫人而已。

但不得不说,顾瑾这番表态有礼有节、情感饱满、进退有度,着实让人好感倍增。

大夫人刘氏惊讶于顾瑾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涂了正红色胭脂的唇微微张开一个不小的角度。

三夫人孙氏只觉脸皮火辣辣的疼,她前脚刚数落过顾瑾定会赖着不走,后脚就被打脸。

顾瑾这死丫头专门和她作对的是不是?

侯夫人周氏更是心情无比复杂。

旁人许是没有留意,可她却听得分明,前些天还一口一个‘娘亲’叫得亲热的宝贝阿瑾,转眼就把称呼变了。

侯夫人……多么生疏客套的称呼啊!

周氏耳根子软、心思善变,有着许多人都有的一个毛病,觉着谁弱谁有理,谁强谁活该。

之前满心满眼都是顾瑾娇纵不省心的画面,觉着亲生女儿古雪澜受了天大的委屈。

如今见顾瑾匆忙回府,宽边油纸伞都遮不住屋外的狂风暴雨,额前碎发、身前襦裙湿漉漉的,冷着冻着怎么办?

毕竟是宠了多年的女儿,哪里会不心疼?

周氏又想到,阿瑾从来都是个脾气直爽,不会委曲求全的,这般干脆的要离开侯府,是不是听到她先前说要赶走阿瑾的气话了?

周氏无比自责,偏性格又软,几次三番张口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倒是古雪澜已经重新调整好心态,收起了初见顾瑾时的震惊与意外,飞快眨了眨眼,重新审视着这位假千金。

顾子溪也难得的挑了挑眉峰,冷淡的眸子闪过出场以来第一次情绪波动。

只不过很快又重新归于平静。

“哈哈哈……”还是老夫人朗声大笑,打破了正厅内诡异莫名的安静。

“好好好!阿瑾不愧是我们永定侯府教导出来的孩子,关键时刻是个拎得清的!”

“阿瑾说得没错,亲情不以门第论处,刚刚是我们狭隘了,阿瑾也有自己的亲生父母需要孝顺。”

“既然如此,老身自然同意阿瑾回家,但阿瑾也一定要重信守诺言,经常回来看望祖母和你母亲,阿瑾你永远是我们永定侯府的女儿!”

老夫人一锤定音,为滴血验亲一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从老夫人那句‘阿瑾永远是定远侯府的女儿’,顾瑾感受到了这位原著中巾帼不让须眉的老夫人的肯定与喜爱,神色一暖,再次伏身一拜,“多谢老夫人。”

然而一旁的古雪澜眸中却划过一丝暗芒,第一次交锋,她居然输了!

2019-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