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玉岩县城,明月村村头,慕老大家破败的仓房里。

“走开!你们别碰我姐姐!”

“小兔崽子,你姐姐已经死了,不把她葬了,要留在这里生蛆吗……”

“不!我姐姐没死!她没死……”

谁在这儿?怎么这么吵?

慕七雪被一阵吵闹声惊醒,当她睁开眼的一瞬间,就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小男孩儿猛地扑到了她的身上,砸的她背气险些又昏迷过去。

“就是不许,不许你们把姐姐带走……”

慕七雪缓了缓呼吸,不耐的皱起眉头,垂目瞅着趴在自己身上大呼小叫的小男孩,心中疑惑:这孩子是谁?

“小兔崽子,敢耽误我们的大事,你是找打!”

“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让你们把姐姐带走!”

“好!那老娘就先打死你,再带走你姐姐……”

我这是在哪儿?

在我身边吵闹的人是谁?

混乱的争吵中,慕七雪心中的疑惑一个接一个,她忍着聒噪,抬眼想查看周围一探究竟,却看到一个面目狰狞的肥胖老娘们,如老鹰抓小鸡儿般扑了过来,一把拎起了那小男孩儿,抬起另只彪悍的拳头对着他的小身体,就是“乓乓乓”的一顿锤。

“坏蛋!放开我!啊!坏蛋……”

小男孩儿在那老娘们的手中大声哭喊着,左右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了老娘们的毒手。

“你们,过来过来过来!”

旁边一个瞎了一只眼的中年汉子,上前几步,抬手利落的招呼着附近两人,“赶紧把这丫头抬走!”

“慕老大,配阴亲的银子我们给你媳妇了,可别再朝我们要了!”

“好了好了知道了……”

直到两个身体壮实的老爷们,抬着一副门板走近自己,慕七雪才恍然明白过来,自己到底要经历个什么事!

呵!

这几人的胆子倒不小,本姑娘还没死呢,就敢拿着本姑娘配阴亲?!

慕七雪面色大变,怒上眉梢,衣袖下的双拳因为怒火捏的咔咔作响。

“干什么?”

双目猛地溢出两道寒芒射向众人,她呼的翻身坐起,厉声朝着他们,狠狠的喝道,“拿本姑娘配阴亲,你们胆儿肥了是不是?”

额……?

所有人停止了动作,齐齐看向慕七雪。

身穿破烂长衫的瘦削女孩儿,坐在板床上,正用一双通红的,仿佛能吃人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众人。

“炸,诈尸啦!”

左边的男子,看着慕七雪的模样,马上反应过来,惊吼一声,一蹦三尺高,随后窜向门边,风一般的跑了出去,嘴中还喊着,“诈尸啦,诈尸啦……”

“你,你……”

右边的男子盯着慕七雪竟被吓的浑身颤抖,一步都动不了,他挺着快要瘫软的身子,颤颤的抬手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对慕七雪问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几步之外,肥胖老娘们也撒开了手里的小男孩儿,蹭的一下,窜到了瞎眼壮汉的身前,一把抓着他的胳膊一边紧张的看着慕七雪,问道,“当,当家的,真诈尸了吗?”

“怕什么?!就是真诈尸了!老子也让她兴不起风浪!”

惊惧一瞬的瞎眼壮汉很快就镇定下来,他不耐的一甩膀子甩开了肥胖娘们的拉扯,抻了抻自己粗壮的手臂,用那仅有的一只眼谨慎的盯着慕七雪,准备时刻与她这个“僵尸”进行搏斗。

2020-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