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飞飞费力的睁开眼睛,四肢发炎感染已经肿的没有人样儿,她记不清自己在这个废弃的仓库被关了多久,嘉川呢?

自己失踪这么久,他怎么还没找过来?

“姐姐醒啦,”白雨浓扭着腰肢推门进来,像一只等待进食的秃鹫,闻见她身上的腐臭味享受般深吸一口,而后眼中又露出她熟悉的阴鸷。

“姐姐曾经可是我们的校花呢,不知道迷住多少人啊,不过我觉得,姐姐现在这样更讨人喜欢。”

白飞飞使尽全身的力气,也不能朝她吐一口口水,她是父母辛苦找回来的妹妹,却用这幅乖巧无害的模样骗过了所有人,一步步将自己推下地狱。

“你,你这么对我,嘉川不会,放过你的……”

“嘉川?哈哈哈哈!”

白雨浓笑的眼泪都出来,将一沓资料狠狠甩在她脸上,嘲讽的勾起嘴角,眼中透着兴奋,病态般期待她的反应。

“好姐姐,这一个月你可辛苦了,妹妹也给你带了个好消息,这是我跟嘉川的孩子,已经两个月了,怎么样,是不是很痛苦,想死吗,像发疯吗?”

不可能的!

白飞飞睁大了双眼,干涸的嗓子发出困兽般低吼,她挣扎着要去撕烂那些资料,却只能扯动身上的锁链,然后磨进腐肉里,直到鲜血模糊。

她每天都在崩溃的边缘,如今最后一丝希望也被踩成粉碎,自己的丈夫竟然跟这个疯子勾搭成奸,白飞飞觉得头疼欲裂,只剩下嘶哑的怒吼。

“嘉川他,他不会背叛我的,是你,一定是你!”

白雨浓得意的摸着肚子,看看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姐姐在自己手里变成这样,她心里是止不住的狂喜。

自己被人贩子抱走,一直到长大后才被白家找回来,凭什么都是白家的女儿,她白飞飞的命就这么好,修养才学人人都夸赞她,自己在她身边只能被人耻笑。

笑啊,再笑啊,她熟练的拿起一根生锈铁棍,狞笑着戳进白飞飞腿上的腐肉里。

已经过敏发炎的腿,肿的像路边的电线杆,铁棍轻而易举的就能在上面戳两个洞。

“啊!”

白飞飞疼的眼前一片空白,几度晕死过去之后,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已经叫她无力支撑下去,眼前晃动的都是白雨浓丧心病狂的笑脸,还有刺耳的笑声。

“姐姐,你走到今天这步不怨我,都怨你自己。”

白雨浓使劲儿捣烂片皮肉后,终于戳到了她的骨头,这才满意的在里面来回翻搅。

“顾言城将你从泥坑里救出来,但是谁能想到啊,你会错认成顾嘉川,只可怜那位顾家主,为了成全你吃尽了苦头。”

白雨浓兴奋的看着她一点点僵硬了身体,脸上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已经浑浊的眼眸满是痛不欲生的绝望。

“你说什么,”白飞飞不可置信的看向她,“怎么会是顾,顾……”

记忆中的顾言城总是不远不近的在她周围,对自己也都是淡淡的,但仔细想想,这个男人总是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

她蠢啊!

轻信了顾嘉川这个两面三刀的小人,把自己生命中最该珍爱的男人推开,亲手熄灭了他眼中的光,活该自己落到这个下场,活该!

“顾大哥,我错了,我竟然只凭着别人几句话就把你认错,我的愚蠢害了自己害了你,对不起,我不配再得到你一丝的怜惜,是我配不上你的爱,是我活该……”

她已经没有眼泪了,鲜血从眼眶中流出,跟脸上的混在一起。

白雨浓抽出铁棍,慢慢滑到她的脸上,那张脸已经被自己连续几次剥皮,现在看上去人不人鬼不鬼的,倒是比以前要顺眼的多。

带着铁锈的棍子在破碎的脸上划过,白飞飞疲惫至极的精神不得不再次紧绷。

鲜血淋漓的皮肉上留下丝丝拉拉的铁锈,她甚至在恍惚中能感觉到,那些病菌正钻进自己的身体,拉扯撕咬她的每一根神经,叫她随时随地可能发疯。

“姐姐,你现在是不是很难过,没关系,那个顾言城很快就会来陪你了。”

什么!

2020-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