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忍受不了的叶向暖,愤怒的一把将那房门推开。

房中的俩人很明显被吓了一跳,慌乱的用被子将自己盖住,在看清来人是谁之后,杜亦康暴怒。

“叶向暖!你这个疯女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呵我阴魂不散?这里可是我家,这里也是我的房间!”

叶向暖看着俩人心里一片凄凉。

“向暖,你听我跟你解释我我跟亦康不是”

江清清被叶向暖撞见这事,脸上羞红一片。

“你解释什么?解释你怎么勾搭上我男朋友的吗?”

叶向暖看着她一副小白花的模样,只觉得好笑。

被说中了的江清清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见她这般杜亦康心疼不已。

“叶向暖你少来这套,我跟你早就分手了!我和青青是真心相爱的!”

见他这般维护江清清,叶向暖一阵吃味,眼角渐渐泛红。

好一个真心相爱,真当她什么都不知道吗?

刚和杜亦康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她就私下撞见好几次杜亦康和江清清在外开房。

她只是自己欺骗自己,没说穿罢了。

“杜亦康,我为你做了多少啊?你那时候争夺杜氏集团没有人脉,是我!是我叶向暖不顾一切的给你拉拢人”

“甚至为了帮你讨好那些老总,还去给他们陪酒!你手刃亲爹也不眨眼,最后也是我代替你坐了十几年的牢!”

“我一辈子的青春全部都给你了!你一句分手,就将我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你为什么那么狠心!”

叶向暖声泪俱下,试图让眼前的男人回心转意。

“你还有脸说出口?我是让你去陪酒!谁让你做那些恶心的勾当的?还想让我继续忍着跟你在一起吗?你给我戴的绿帽子还少?”听到她的话,杜亦康反而更加厌恶她了。

“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陪那些人喝酒,并没有”

“你还想狡辩?看来你不仅是心肠狠毒还水性杨花!”

“杜亦康!你说什么!”叶向暖怒不可遏。

杜亦康只当是她是被戳穿了的挣扎,冷笑一声。

“青青都跟我说了!当年你想要下药毁她清白,却自食恶果,还被自己安排的媒体曝光,后面发生的事都是你活该,罪有应得。”

叶向暖听完他的话,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好闺蜜江清清,江清清心虚的躲开了她的视线。

她自己有没有做过心里清楚得很。

但是,江清清却说是自己想要陷害她,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当年那场让她名声尽毁的曝光,都是她的‘好闺蜜’一手造成的。

“江清清,我们一个孤儿院出来的,我自认是待你不薄,一直将你当做亲妹妹,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甚至在发现你勾搭杜亦康的时候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你呢?你都为我做了些什么‘好事’?”

“向暖,我对不起你,但是那是因为我太爱亦康了,我一时鬼迷了心窍!对不起对不起向暖!你打我也好,骂我也行,只要你能够泄气!”

江清清泪流满面,看上去很是懊悔。

叶向暖看着她一脸哀求的可怜模样,心生不忍的转过身去。

“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刚刚我已经录音了但是”

但是我会删除这几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叶向暖就感到后脑勺一阵剧痛,眼前猛然发黑的倒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意识模糊之间,她看到了举着烟灰缸的眼神很是狠厉的杜亦康。

江清清也被杜亦康这一举动吓得大惊失色,刚准备尖叫,就被他一只手捂住了嘴。

“别叫!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你没听到这个疯子刚刚说录了音吗?”

“这个录音一旦曝光,我当年我杀了那死老头的事就瞒不住了,我这总经理的位置还没坐热呢,而且你才刚刚在娱乐圈站稳脚,你陷害她的事在这条录音里面,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江清清何曾见过这样的杜亦康,心里害怕只能连连点头。

等她回过神来一想,确实自己好不容易在圈子里站稳脚,这才火起来呢,不能因为这条录音就

心下一沉,她咬了咬牙,心里有了主意。

俩人快速穿好了衣服,将叶向暖身上的手机翻了出来,果然正在录音。

杜亦康刚将酒倒在叶向暖的身上的时候就看到叶向暖动了,俩人吓了一跳。

叶向暖睁开眼就看到俩人阴沉着脸蹲在自己身前。

“你你们快拨”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江清清将一个打火机扔到了她身上。

身上的酒顿时被点燃,一点点在周围蔓延开来。

两人飞快的跑出了房子,还将门窗都关紧了。

灼伤的疼痛感接憧而来,叶向暖惨叫着,想要往房门外爬,但是门被关的紧紧的!

绝望的她只能感受着自己的身体被烧成焦炭!

“啊啊啊啊——”

2020-1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