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现在一定很想知道,自己整成什么样子了吧!”随着堂妹白瑶瑶的声音响起,一面镜子递至白溪眼前。

数月前,白溪因为一场火灾毁容,男朋友顾子潮不光不嫌弃还想娶她,为了做他漂亮的新娘,几个小时前,白溪做了这一个月里的第三次整容手术。

谁知自己却越整越奇怪,这一次还出现了呼吸困难。

生命危在旦夕,医生给出了病危通知书。

“啊啊……”镜子里的白溪满脸血肉模糊,血铮铮的样子,像丧尸一般可怖。

女孩子都是爱美的,这种直击心灵的打击和折磨,令白溪崩溃。

“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整容一次不如一次?这一次竟整成了怪物?”白瑶瑶声音妩媚,眼眸中带着疯狂的笑意。

难道……

“白瑶瑶,是你在搞鬼?对不对?”带着氧气罩的白溪,费劲的质问。

“对,但……不是只有我。”白瑶瑶居高临下道:“还有子潮哥哥。”

“不可能,你骗人。”她毁容后,顾子潮不顾一切给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更在公司群龙无首岌岌可危的时候帮她把持全局,力挽狂澜。

白瑶瑶从小便看不得自己好,她的话自己一个字都不会信!

“子潮说过他会娶我,他不会对我食言。”

“呵”白瑶瑶嗤笑一声。

“别做梦了,子潮哥哥怎么会娶你这么个丑八怪,何况他爱的根本上就是我。”白瑶瑶轻蔑的说着,似是想到什么,突然凑过来,神情邪恶而得意“你不会以为那场火灾真是个意外吧?”

闻言,白溪面色灰白,脑海一片空白。

那场火灾,那天,那天可是子潮约自己去的……

“没想到你命这么大!引得萧靳城心心念念跟着把你救了!”

萧靳城原是她认识的一位大哥哥,后来长辈之命意外成了自己未婚夫,当时她为了子潮,不顾昔日情谊,当众拒婚,令他颜面尽失,甚至成了圈子里的笑柄,他怎么还会救自己?

白瑶瑶充满恶意的目光不加掩饰的射向她,唇角缓缓扬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不过也好,火灾要了他半条命,倒省得我们动手了,子潮哥哥的仇终于要报了。”

“什么报仇?你们,你们要对他做什么!”

“萧靳城当初以超低价收购子潮哥哥家公司,当晚子潮哥哥父母便死了,是他害得子潮哥哥孤苦无依,不然……你以为子潮哥哥会接近你?多亏了你这个蠢货……萧靳城完了。”白瑶瑶目光像淬了毒液一般狠毒。

白溪的心猛地揪起。

她为了顾子潮,不顾家人反对,倾尽所有砸钱捧他,为他开娱乐公司,还为他多次给萧靳城难堪!

可他对自己却始终只有利用,甚至还要她死!

只恨自己识人不清,还连累了无辜的萧靳城……

想到萧靳城因为自己中了这二人的暗算,白溪的心狠狠缩成一团,目光里蓄满了痛恨。

她好后悔啊!

“放心。”白瑶瑶一把反扣白溪的手,笑得狰狞:“萧靳城很快就会去阴曹地府陪你。现在,我先送你上路。”

说着,白瑶瑶手伸向白溪,摘掉了她的氧气罩。

没有了氧气的输入,白溪感觉所有的呼吸口子像是被堵上了一般,窒息感蔓延,不……

白瑶瑶疯狂的笑声在遥远的地方响起。

而白溪……呼吸越渐稀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死亡将她笼罩。

来生……若有来生,她绝不让他们好过。

2020-2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