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小姐?”

宽敞明亮的客厅,穿着围裙的女人半蹲着身子,温柔的呼唤坐在沙发上的小女孩。

“赵婶?”

盛明希的眼睛渐渐有了焦距,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面目和善的女人,刹那间眼泪夺眶而出。

“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呢?不哭了啊,不哭!”

赵婶看着泪流满面的盛明希,一下子就慌了神,手足无措地安抚着。

可是盛明希什么也不说,依旧哭得声嘶力竭。

“嗝。”

半个小时之后,盛明希抽噎着打了一个嗝,终于停止了哭泣。

盛明希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感受着底下柔软的触觉,却依然有种不真切的感觉。

她居然重生了,重生回七岁的时候,盛家依然鼎盛,那些噩梦般的事情还没有发生!

“嘚嘚,嘚嘚。”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盛明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抱入一个宽阔而温暖的怀抱中。

“宝贝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这个样子,有什么委屈和爹地说,不哭了,好嘛?”

盛长青看着眼睛都哭红了的盛明希,感觉心都要碎掉了。

他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便如珠如宝的养着。两年前,爱妻离世,他更是将所有的爱意都倾注在这唯一的女儿身上,可谓是“捧在手上怕摔着,含在口里怕化了”,谁想到有朝一日会看见盛明希哭得这般惨烈!

到底是哪个混蛋欺负了我的宝贝女儿?真是活腻了!

盛长青深黑清湛的眼眸里飞快的闪过了一丝戾气。

“爹地,爹地。”

盛长青是接到电话之后就急急忙忙从公司赶回来的,呼吸急促,身上也沾了些汗。

若是以前,盛明希一定会撅着小嘴,让盛长青去梳洗一番,再来抱她。

可此刻,她却什么也顾不得了,伸着圆嘟嘟的小手,用尽全力的揽着盛长青的脖子,好像害怕他会消失一样。

“爹地,我好想你啊。”

因为长时间的哭泣,盛明希甜软的声音变得嘶哑,那语气里的害怕和惊慌更是让盛长青心碎。

“不怕,不怕,爹地在,爹地一直在。”

对于盛明希的反常,盛长青心里焦急,脸上却是不露声色,语气变得更加温柔了。

盛明希听了,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她前世都做了些什么啊?为了一个根本不爱她的陆少游,三番四次的伤害盛长青,甚至连盛家都葬送进去了!

可那番痴情又换来了什么?是整个青城的嘲笑与讥讽,是陆少游的不屑与背叛,是盛家的落败和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债务!

“爹地,我不要和陆少游玩了,我讨厌他!”

盛明希一边抽噎着,一边说道。

“好好好,都听你的。”

盛长青顺着盛明希的话说道,心里却有些讶异。

他的宝贝女儿平日里有多喜爱陆家那个臭小子呢?

一天到晚跟在人家身后甜甜的叫“哥哥”,分享最喜欢的糖果,还一本正经的说长大以后要嫁给陆少游,简直偏爱得让他这个亲生父亲都有些吃味。

陆少游究竟做了什么?让明希连“讨厌”都说出来了?

盛长青暗暗思索了一下,很快又放弃了,反正肯定是陆少游那小子的错就是了!

2020-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