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五官浓艳近妖、雌雄莫辩的少年目色阴沉,一头黑发披散着,让他更显俊秀非凡。

“你又是何人?”

少年的声音有些嘶哑,但是却并不难听。

系统比之前虚弱不少,“宿主,他就是燕璟洵。”

乔嬿微惊,那个书里残暴无常的君王,现在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年,看着还这么漂亮……

之后毁容真是可惜了。

乔嬿来不及多想,在燕璟洵极具压迫力的目光中,举起手朝他小幅度挥了挥,“嗨……我是、是仙女!”

燕璟洵嗤笑一声,“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儿?”

“我、我真的是仙女!”乔嬿越说越理直气壮,“你没看见我是突然出现的吗?只有仙人才能做到这样!”

燕璟洵不语,眸色中的怀疑却少了几分,皆因乔嬿的出现确实是他亲眼所见,况且还驮着看上去比她人都重的麻袋。

乔嬿自顾自继续道:“还有你看我穿的这衣服,你们有这种布料?”

说着她还将上衣衣摆扯了让燕璟洵摸。

腰间一块布料被扯起,露出乔嬿白生生的腰肢,燕璟洵耳根微红别过头去,“不摸!”

乔嬿收回手,便听燕璟洵道:“你既是仙女,来我这里做什么?我可没有金玉珠宝上供给你。”

“嗐……我都是仙人了,要什么世俗土物。”乔嬿眼睛提溜转,“我来这是帮你的!”

“如何帮?”燕璟洵的双眸忽的亮了起来,“你能让我母妃复活吗?”

乔嬿愕然,经燕璟洵这么一说,她突然想到这会儿应当正是燕璟洵的母妃柔嘉贵妃难产而亡的剧情。

特别是难产后又被人泼脏水说所怀孩儿并非龙子。

这种猜忌便叫皇帝也连带怀疑不喜燕璟洵起来。

“我……法力不够,但是我带了点吃的。”

乔嬿本是身外人,即便听系统的话逃跑,也从没入戏,可是看着燕璟洵黯淡下去的眸光,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不必了,我别无所求。”

话音刚落,燕璟洵的肚子便咕咕叫了起来,乔嬿摸了摸鼻子,装作没听见的模样,“你这儿有水吗?兔子脏了。”

燕璟洵的双颊有可疑的晕红,好在室内烛火暗淡,映不出细致的人像。

“你不是仙女吗?”

“我……省着点用法力啊,不然回不到天上去了。”乔嬿无辜道。

燕璟洵定定的看着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多时便移开视线,“要自己打水。”

“你的宫人没有准备好的水?”

对于乔嬿知道自己的身份,燕璟洵没有半分奇怪,闻言只道:“没有,他们都不在。”

乔嬿略微有些心疼他,好歹是个皇子呢,怎么落得这个下场,不过没人在也好,省的等会儿烤兔肉有麻烦。

“那你帮我打点儿水呗,我想吃肉。”乔嬿睁着无辜的幼圆眼睛盯着燕璟洵。

她以为自己这幅模样娇俏可怜,实际上她的脸现在灰扑扑的,唯独那双眸子清亮灵动。

燕璟洵不知道想哪去了,似乎以为她是个混的很差的神仙,心中颇有同病相怜的感觉,闻言也没多争辩,自己出去打水去了。

乔嬿松了口气,好歹是把他糊弄过去了……

2020-2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