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丫头,你吃是不吃,不吃的话就活活饿死!可别说婶娘我没有好好待你。”

说话这女人一脸尖酸刻薄,目露凶光,叉着腰恶狠狠对跪在地上瘦弱的女孩儿啐了一口,又拿着细长的打狗棍用力戳着女孩的肩膀。

“怎么?不吃?让你吃这些狗食是便宜你了!赔钱货!”

这女孩儿面黄肌瘦,身子骨异常单薄,只“嘤嘤嘤”的哭着,俨然一个纸片人。她已经两天没吃饭了,地上的破碗里放着连狗都不吃的东西,胃里一阵恶心,反呕起来。

那恶毒女人见状,更用力地戳女孩儿肩膀,单薄的衣服内里已经渗出血来。

“求婶婶饶了姐姐,求婶婶饶了姐姐......”,旁边同样跪着的身形羸弱的小男孩“砰砰砰”在地上磕头,额头上已经渗出血来。

“你给我闭嘴!小瘟神!不吃是吧,那老娘我就亲自给你喂。”

女人一脚狠狠踢开碍事的小男孩,蹲下身左手抓起一把混着沙子的狗食,右手用力拽着女孩儿的衣领,作势就要往她嘴里送。

就在这时候,忽然!

这女孩儿双眼澄澈,眼神清明!

杜悦溪冥冥中感觉被人钳制,出于军人的本能,她重重一挥手,“啪”一声打在女人肥硕的脸上,响亮清脆!

杜二娘一脸不可置信,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血腥味儿从鼻子下蔓延,没错,是血。

“你这死丫头居然敢打我?”

“不好意思,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杜悦溪脸上淡淡的,闲闲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哎呦,疼死我了......",杜二娘捂着赫然印着手印子的脸,血泪直流。

杜悦溪敏锐快速地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不过是古代乡下的一家农户,家徒四壁,简直穷的连渣都不剩。又看到身边十一二岁小男孩哭着叫自己“姐姐”。

她,这是穿越了?!

杜悦溪快速地在大脑中消化着信息,她竟然没死!缉毒任务失败了,明明贩毒分子的子弹穿过自己的心脏,上天是要给她第二次重生的机会。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活下来,她“溪爷”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

不过,这原主的身体可真是弱啊,她的记忆里好像整日被杜二娘虐待,不给吃饭,十五六岁的身子营养不良,完全没发育好,还整日做苦力活。

既然“溪爷”我霸着你的身子,那就会替你报仇!把别人欠你的通通拿回来。

杜悦溪瞬间理清思路,起身揉揉酸麻的膝盖,眼神被地上的狗食吸引。

“婶婶,这么好的饭菜,没人吃岂不是可惜了?要不留给您吃?啧啧啧。”

“你反了天了!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杜二娘脸上的横肉因为生气颤抖着,尖叫的声音引得周围街坊四邻前来围观。

“真是奇事啊!这杜家老大闺女不是一直被老二家的毒打虐待吗?怎么今日杜二娘被打了?”

“就是就是,看这老大家的闺女吃不饱穿不暖的,我昨天还看见她在砍柴喂猪呢。”

“许是这老大家的闺女撑不住了啊,要反抗了,不过这闺女怎么挡得住杜二娘的手段?唉......”

“是啊,这杜二娘的就是个母夜叉。”

“......”

杜悦溪竖耳听着街坊四邻议论纷纷,很好,这笔账她给记下了,来日一笔一笔算清楚。

2021-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