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要了?”

叶雨桐听到了一阵醇厚磁性的嗓音,带着些许的沙哑,在黑暗中尤为动听。

她睁开了卷翘的睫毛,四周全都被黑暗充斥着。

她身上酸软得不像话,躺在名贵的软榻上,可她却身体却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酸痛,身体的燥热也没有消散。

她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不要受到这个男人嗓音的蛊惑,他现在可是在轻薄自己。

叶雨桐惊愕的意识到,她的清白已经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毁了。

欲哭无泪的她,死死的瞪向黑暗中的男人,用尽全力厉声对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喝道:“你让开!”

“呵呵,刚刚似乎是某个女人拖着我不放,现在让我放开,是不是晚了?”

男人的声音一点点打动她的心弦,身体本还在战栗的她,在碰触他,触及到他身上冰凉的肤质,连她都难以置信,她竟然鬼使神差的伸出手,不想放开他。

她却被人莫名其妙的绑到了这个房间里,会不会是那两个小混混和眼前男人的杰作?

叶雨桐记得,刚刚她在洗手台洗手,突然两个小混混把她拽住……

叶雨桐大吃一惊,顺从的手变成了反抗,在他的胸前捶打,大声叫嚣着:“你是坏人,你竟然敢设计我,我警告你,我会报警抓你。”

“这位小姐,贼喊捉贼,想引起我的注意?我就看看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底有几斤几两。”

说完,男人继续在她的身上肆虐,身上可耻的感觉一阵阵袭来,叶雨桐不禁留下了一行清泪。

有人说,人有一天会变成自己讨厌的人,她感觉今天的自己完全不受控制,连挣扎都成为枉然,她好嫌弃。

她的泪痕没有干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梦中睁开了眼睛。

房间内还很暗,她听到了暧昧的水声。

她捂紧耳朵,不想听,正想趁着这个机会离开这个案发现场,可男人已经先一步走出来了。

他的背影在窗台投射进来的几缕月光的映衬下,显得身材颀长,俊逸非凡,估计是一个大帅哥。

他窸窸窣窣的穿好了衣服,从钱夹里拿了一张卡扔到了床上,用鄙夷的口气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叶雨桐放在被子外的手恰恰被卡打到,她怒不可遏的直起身体,白了他一眼,“你还想贼喊捉贼?”

她扑了过去,朝着男人怒不可遏的喊:“老娘不需要你的钱。”

“还挺大的口气。”

她猝不及防就上前狠狠的踢了他一脚,然后惊慌失措的跑到了洗手间,打开了所有水龙头,让水声淹没那个男人的声音。

终于确定房间内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大声哭了出来,她把灯打开,躺进浴缸,狠狠的冲刷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想把那个男人留下的东西全都洗掉。

身体被泡得发皱,浴缸中的水温在渐渐流失,双眼哭得肿肿的她才不情不愿的走出浴缸。

走出浴室,打开灯,她才发现这个房间是如此豪华,对,这里就是会所楼上的超星级酒店,看这里的布置,俨然是总统套房。

她捡起了床上的那张卡,毫不犹豫扔到了垃圾桶,这种钱她才不会在乎。

“啪!”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叶雨桐捂住脸,死死的咬住唇。

白皙的脸蛋很快就红肿起来,看起来无比的渗人。

回到家,迎面而来的,是父亲一个巴掌。

“叶雨桐,你这个小骚货,让你早点回家,你倒好和别的男人去鬼混!我警告你,要是搞砸了事情,我让你一辈子都别想见到你哥。”

叶凡愤怒的咒骂,带着厌恶。

叶雨桐看着这个打了她一巴掌的男人,只觉得一阵心寒,这个人,是她的亲爸啊,血脉相连的亲生爸爸啊……呵呵……

哥哥……

他一句话就成功的击中了叶雨桐的所有弱点。

她跟她哥哥叶成浩是双胞胎,从小流落在外,不受父亲待见。

她母亲去世后,哥哥跟她相依为命多年,但突如其来的病魔却让她跟哥哥如堕冰窟。

为了哥哥的医药费,叶雨桐不得不死皮赖脸的回到叶家寻求帮助,一开始叶家对他们兄妹不屑一顾,但后来不知怎么的突然认他们了。

哥哥叶成浩被叶凡送去国外治疗,至于送到国外哪里,治疗效果如何,任凭她如何逼问,叶家的人就是守口如瓶。

“贱人就是贱人,跟你妈一个样。”叶凡的妻子林斐大声嗤笑着,眼神充满不屑和嘲讽。

她脖子上的痕迹太明显,怎么遮都遮不住,一回来,就被林斐给看出来了。

叶雨桐死死的握着拳头,总有一天,她会把这些都还回去的。

林斐挽着叶凡的手,“阿凡,你说你也是,怎么就不能多等等?没准女儿就会回来了。”

叶凡气得浑身发抖,脸色难看至极。

“你以为我不想等?要是能等,我至于找这个替代品回来?岳少今天要亲自来家里吃饭,见见他即将过门的妻子。”

这一刻,叶雨桐听明白了,原来她是她同父异母姐姐的替代品。

“可是现在怎么办,她已经是一个二手货了,要是被岳少知道,怪罪下来,我们岂不是……”林斐也有点担心,看她脖子上的痕迹就知道昨晚有多激烈,这贱人要还是清白之身才怪。

叶凡叹了口气说:“能有什么办法,先应付着吧。”

早就猜到回家会这样,所以她不愿意回家,家里没有人待见她,她完全就是多余的。

唇被她咬出血,叶雨桐拼命反抗:“为什么是我……”

“跪下!”

叶凡怒喝,叶雨桐不想跪下,可是被他一脚踢过来,一个趔趄就跪到了地上。

她不服气倔强的仰起头,不明白叶家突然认她,突然要帮她哥哥付医药费所为何事。

替代品,当她同父异母姐姐的替代品,到底干什么?

脑袋一团乱的叶雨桐马上就听到了叶凡的话。

“原本想着你就是个没价值的赔钱货,现在,体现你价值的时候到了,你代替你姐姐嫁人,你最好给我乖乖听话,否则这辈子你休想再见到你哥哥。”

2017-2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