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人?

叶雨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原来她的任务是嫁人,她有了暗恋的人,而且前些天她无意间听佣人说是她姐姐要嫁人,为什么无缘无故让她代嫁?

“爸,求求你不要让我嫁人,我还没毕业,求求你不要这么残忍。”

叶雨桐哭喊着哀求着,她不愿意在大学毕业前一个月匆匆走入婚姻的殿堂,婚姻是神圣的,她想跟她爱的男人在一起,而不是随随便便被当做别人的替代品出嫁。

林斐拦住了叶凡再次准备落下的巴掌,笑呵呵的说:“阿凡,既然她不愿意出嫁,给我点时间,我给她点苦头吃,让她不想嫁也得嫁。”

“我不想嫁人……”叶雨桐坚定的说,她也是叶家的女儿,为什么活得没有一点尊严?明明她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在亲生父亲的眼中却像个被人兜售的货物,肮脏下贱。

叶雨桐被林斐派人拉到了阴暗的杂物房里面。

杂物房里黑沉沉的,没有一点光亮,充斥着一股腐朽的味道,在这个燥热的天气,还平添了几分冷意,让她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一个寒噤没打完,一盆冷水从她的头上浇到了脚下,身体很快被寒冷弥漫,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擦擦脸上的水渍,目光看向始作俑者。

林斐高傲的抬头,大言不惭道:“收起你的眼光,叶雨桐,我亲自调教你,是你的荣幸。”

“你……你要干什么?”身上的冷意没退却,又来了一阵寒意,林斐高高在上,她却好生厌恶她这副嘴脸。

林斐看向眼前女孩越发像极了她憎恶的女人,她发狠的把水桶扔在地上,发出了咣当的响声。

“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叶家千金小姐?别做白日梦了,乖乖的听话,还可以少受点苦,要不然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她闭上了眼睛,这些年她跟妈妈哥哥远离叶家的视线,从来不想跟他们争夺什么,可是他们为何苦苦相逼,还让她的哥哥不知所踪。

她眼眶通红,眨巴着眼泪,“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说呢?”林斐笑而不语,“当务之急,你要讨好岳少。”

“岳少?”叶雨桐心里咯噔了一下,不会是她曾经跟闺蜜张芳芳在杂志上见到过的男人吧?

岳清辰年纪轻轻,长相俊美,在商场上雷厉风行,却鲜少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中,不过江湖上有关于他的传言不减反增,轻易让对手死于无形中,他也让无数女人趋之若鹜,却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靠近他。

当时她还跟张芳芳打趣道:“你看,相比于其他的纨绔子弟,这个岳清辰真是奇葩,该不会是那方面有问题吧?”

思及此,她的脸色更白了。

摇摇欲坠的她被林斐提起了领子,她的眼神猛然定住,眼神灼灼地盯着她脖子上的青紫,嫌恶一脸。

林斐抓着她的手要扔出去,却不想看到她手腕上精致的玉镯,脸上突然有了玩味的笑容,她要毁掉那个女人的女儿所有的一切。

“好啊你,居然敢偷我的的东西!”

叶雨桐一惊,手腕一空,手镯已经被林斐强硬的扯出去了,她往前逼近林斐,想要把属于她的东西抢回来,这是她母亲留给他们兄妹的东西。

闻讯而来的叶凡怒火中烧。

林斐哭哭啼啼的把脏水往叶雨桐身上泼,跟叶凡告状:“阿凡,你看你这个亲生女儿才回来几天,竟然就敢偷我的东西了,不行,我绝对不会饶过她。”

叶凡好声好气的安慰,接着七窍生烟的指着叶雨桐。

“要不是需要你替你姐姐嫁人,我不会承认有你这个女儿,就是你死在外面我都不会管你的,现在倒好,认你回家,你这个贱人,不知恩图报,还学会偷东西了!”

叶雨桐管不了,这是她亲生母亲留给她的唯一东西,她绝对不能落入任何人手中。

两个女人顿时扭打成一团。

这个时候一群黑衣保镖冲了进来,为首的文森特恭恭敬敬却不卑不亢的说:“打扰了,岳少让我过来接叶小姐去吃饭!”

去吃饭?

叶雨桐想哭的冲动都有了,她这还没反抗完呢,莫名其妙对方就挖坑让她跳,见到那个男人了,是不是非要结婚不可了?

她紧紧攥着手中失而复得的玉镯,脑袋飞速运转,毅然决然的说:“好,我去!”

叶凡惊愕,怎么是接叶雨桐去?岳清辰不是说了今天要亲自来家里吃饭的吗?为此,叶凡才让叶雨桐早点回来。

叶凡轻咳一声,为顾及形象,终于将脸上扭曲的表情收起来,转变为慈祥的笑开口道:“早知如此,何必跟我们闹脾气?叶雨桐,岳少也是一表人才,人很好。”

文森特点头:“岳少当然好。”

她看不下去他们的嘴脸,也听不进去了,跟着文森特到了车里,眼里止不住的往下掉。

一盒纸巾放到了她的面前,文森特好言相劝:“这是跟岳少相处需要注意的地方。”他随即递过来几张纸。

叶雨桐轻瞥了一眼,居然是“与岳少相处指南”!

她蓦然用力敲打着已经开出去的车,大声呐喊着:“停车,放开我。”

“叶小姐,你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多少女人想跟岳少共度良宵,可是你竟然无视叶少的存在。”文森特语气稍显不悦。

“要嫁给他的人不是我……”叶雨桐说完之后就后悔了,如果否认的话,万一叶凡一辈子不让她见哥哥怎么办?

当务之急是要稳定叶家,而稳定叶家的唯一措施就是乖乖答应这门亲事。

她拿出了大声叫嚣的手机,是闺蜜张芳芳打来的电话。

此时车子已经停在了餐厅门口,她用哀求的眼神看向他文森特,他瞥了一眼手表,决定给她几分钟的时间。

叶雨桐有些心虚,干干笑着对电话那头的人说:“芳芳,你昨晚平安回到家了吧?”

昨晚她和张芳芳一起去的参加别人的生日派对,她多喝了几杯酒,然后去厕所的时候,就被两个小混混敲晕了,后来,就发生了那些荒唐的事情。

其实她平时酒量挺高的,也不知道昨晚是怎么了。

也不知道这个多年的闺蜜是不是遇到了意外,她有些担心。

张芳芳懊恼的答:“我没事的,你放心吧,对了,昨晚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晚上,打电话也打不通。”

短暂的怔忪之后,叶雨桐哭丧着脸说:“我的手机你又不是不知道,容易漏电,昨晚我不舒服先回去了。”

张芳芳不住校,反正她不知道她到底回去了没有,昨晚的一切,她只愿当做一辈子的秘密。

2017-2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