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事就好,担心死我了。”张芳芳继续耐着性子聊天,可她的一张脸徒然变了脸色,她咬牙切齿,昨晚差点就成功了,只可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小混混居然把人扔错了房间,她勉为其难跟人道歉了一晚上。

叶雨桐心虚的说:“你别担心,我没事的……”

文森特面无表情却又大声道:“叶小姐,您还是赶紧进去吧,万一岳少怪罪下来……”

张芳芳好奇的问:“岳少?”

叶雨桐只想挂掉这个山寨手机,还没来得及按下关机键,就听到文森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话:“当然是岳少,叶小姐要跟岳少结婚了。”

叶雨桐想装死,有这个猪队友在,死得快,她慌慌张张的解释:“芳芳,我以后再跟你说,我现在有事。”

说完之后,她快速挂掉电话。

她松了一口气之后,不情不愿的跟文森特走进了饭店里面。

活了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么豪华的饭店,古色古香,静谧优雅,布局精致,营造了一种小桥流水的静谧。

她坐下来,急不可耐的在脑海中想了各种谈判和拒绝的词,可左等右等,男主角依然没有出场的意思。

她肚子咕咕叫了一声,她看到文森特正在外面打电话。

叶雨桐哀怨不已,不是请她来吃饭吗?可那个男人言而无信,想要放她鸽子。

见文森特过来,她唉声叹气地问:“他什么时候来?我饿了。”

“岳少不会来!”文森特正想告诉她。

“啊!”不会是她被糊弄了,在唱独角戏。

文森特笑得无懈可击,“希望你能明白,岳少时间很宝贵,从来不会花时间在这些没意义的事情上。”

叶雨桐想死的心都有了,不是他派人来接她吃饭的吗?来了半天了,没吃到饭,对方还说跟她吃饭没意义!

真是没风度的男人。

她眼睁睁的看着文森特也离开,不过离开之前,他倒是提醒她随便吃。

她默默在心里咒骂了一顿,接着放开了吃,最好把对方吃穷。

而文森特回到公司,拿起了平板准备叶家最新情况。

站在巨大落地窗面前,长身玉立的男人打了一个哈欠,估计是有人在骂他,他不禁低咒一声。

文森特捏了一把汗,以为哪里触犯了岳清辰,于是胆战心惊的问:“岳少,我是哪里出错了?”

岳清辰身体僵了僵,手里摩挲着女人丢在垃圾桶里的卡,她居然无视他,把他的卡扔掉。

还真是一个胆大妄为不折手段的女人。

不过想到女人是第一次,身体竟然甜美得可怕,向来禁欲的他竟然尝到了久旱逢甘霖的感觉。

他不禁细细回味女人身上甜美的每一寸。

“岳少……”

岳清辰回过神来,轻易掩饰住脸上若有若无的红晕,冷冷的问:“叶家安排好了吗?”

“当然安排好了,不过嫁给您的是叶雨桐,叶家最近才找回的女儿,不受宠,岳少,需不需要给叶家下通牒?”文森特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了。

谁知道岳清辰却抿嘴一笑,“是叶家的女儿就好,就她了,尽快把她接过来,叶家,我一定不会放过,我要他们血债血偿。”

语气的坚定连他都难以置信,欣然接受了新娘不是最开始选择的那个,同时他也改变了报复计划。

而还在餐厅内的叶雨桐吃饱喝足,刚回到学校宿舍门口,却发现在好几个男男女女在她的宿舍进进出出。

她纳闷的问:“你们要干什么?”

“叶小姐。”

又是文森特,岳清辰的助理。

她一脸苦恼,“你们把我的东西清走干什么?”这还没结婚呢?速度太快了吧?而且还有那么多人来围观,叶雨桐真想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

文森特笑道:“当然是接叶小姐到岳家,还有今天是领证的吉日,叶小姐要跟岳少结婚了。”

“领证结婚?”叶雨桐吓得跳脚,还没给她缓冲的时间,就要不明不白嫁人了?

嫁人之后是不是要跟他同床共枕?万一他发现她不是完璧之身……

她耷拉着脑袋,她似乎想多了,岳清辰不是那方面不行,不近女色吗?她怕什么?

当务之急是要快点找到她的哥哥,她也没差几天就毕业了,到时候离开岳清辰和叶家那些魔鬼,她要带哥哥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

愣头愣脑的她就被直接送到了岳家。

岳家太安静了,但窗明几近,处处透露着奢华,估计每一样摆设都贵得离谱,卖了她都偿还不了。

整个富丽堂皇的别墅只有零星的几个佣人,张妈是这里的管家,慈眉善目,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模样,她洋溢着笑容给她准备了晚餐。

她木讷的吃了几口之后,就被张妈领着到了房间,她下意识的把门反锁,不想让岳清辰进来。

她打量了这个偌大而豪华的房间,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她咋舌不已,岳清辰还真是败家。

她坐在了柔软的床上,舒服的触感让她昏昏欲睡,想到锁了门,她赶紧肆无忌惮的躺下来,她昨晚没怎么睡觉,现在瞌睡虫袭来,她很快闭上了眼睛。

大半夜,她听到门上一阵声音,她忐忑不安的睁开了眼睛,竖起了耳朵,她确定没有听错,开的是她房间的门。

她光着脚尖,胆战心惊地走到了门口,顺手拿起挂在墙面上的棒球棒,身体的恐惧在一点点蔓延,抓着球棒的手也握紧,露出了青筋。

门在打开的那一刹那,她用尽全力打了过去,大声喊着:“你滚开,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岳少的家,我是他的妻子。”

见男人没有声音,而是紧紧的握住了球棒,让她动弹不得,叶雨桐害怕得要命,鼓起勇气继续说:“你要是敢欺负我,岳少打死你。”

男人缓慢的开口,声音带着玩味,“还挺有自觉的。”

“你……”

他的声音跟昨晚那个人的声音太像了,叶雨桐有过一瞬间的恍惚,不过天底下声音相似的人又不只是一个,况且岳清辰估计不屑于胁迫一个女人,要不然这些年也不会没有什么绯闻。

在思考的空档,她丝毫没有预料到男人在步步紧逼,等到她反应过来,男人已经站在她面前,在黑暗中形成了强大的压迫,让她喘不过气。

男人的脚步没有停止,一只手撑在了墙上,呈现半包围状态。

叶雨桐急急的扬起了球棒,害怕得声音变得断断续续:“我……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男人微微启唇,一双黑亮的眼眸在黑暗中摄人心魄,“嗯?”

“你嗯什么嗯?我让你滚!”

男人发出一阵轻笑,接着猝不及防就拿起了她手中的球棒扔了出去,把她结结实实的压在了床上。

2017-2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