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三个点点
点击在safari中打开

她怎么会在这里?

思绪被拉回,她蹲身行了个万福礼:“一时伤感罢了,谢太子相助,稍后我自会去宫里向皇上请罪。”

说完便毅然决然的转身,任凭眼泪在脸上肆虐。

是不舍吗?可她从没爱过陆羽霄。或许是愧疚,但更多的可能是曾经拥有他那样的宠爱,如今再见却是陌路。

翻墙跃出便是成王府的后巷,巷口停着一辆宽敞阔气的马车。

她正要走出这条暗巷,无意中瞥见转角处有一面熟的女子快速跑过去。

脑中回想着脚下便也跟了上去,当她追上那女子时,一下就想起她是谁。

对,这是成王前世的侧妃萧月儿!她眼角的红色泪痣,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楚楚动人。曾在京中风靡一时,贵女纷纷在眼角下点痣效仿。

这萧月儿计谋智慧天下无双,她一直在陆承霄身边为他出谋划策。她用兵如神,曾在多场战役中为陆承霄做幕僚。使得陆承霄战无不胜,在民间声望颇高。

最后陆羽霄昏庸致使民不聊生,陆承霄振臂一呼,能者纷纷加入他麾下,他才那么顺利的攻入皇宫。

陆承霄登上皇位,萧月儿的功劳最少占一半!

无论萧月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都要将这份危险扼杀在摇篮中,这辈子,她都永远不要再想辅佐陆承霄!

她缓步走近,却见萧月儿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身前一壮硕大汉手中高举着一个三岁孩童就往地上扔。

萧月儿徒手去接孩子,惯性使得她整个人向后仰去,孩子是接到了,可是她的头也跟着撞到地上,当时就昏了过去。

那大汉见萧月儿昏死过去,上前探了探鼻息发现还活着,竟抓起萧月儿,抗在身上就走。

“住手,把人放下!”

江稚鱼出声呵止伸手拦住大汉,她不能让人带走萧月儿,这么重要的人,一定要看在自己身边。

那大汉见她冲出来,嘴角讥讽道:“管你屁事,我家爷相中的人,那就没有带不回去的!识相的赶紧让开。”

多说无益,江稚鱼飞身一脚踹向大汉心窝,大汉向后一仰就摔在了地下。

她上辈子为了摸清陆羽霄的武功路数给陆承霄破解,每天起早跟陆羽霄晨练打拳,还闹着要陆羽霄教他功夫。不知不觉也学会了几招,等闲三两个人都无法近她的身。

江稚鱼扶起将萧月儿牵着哭泣的孩子准备离开。巷口阔气的旁边马车上下来一个人。

男人身材矮小,獐头鼠目,带着一帮打手堵在巷子口气急败坏的喊:“哪个狗东西这么不长眼敢跟大爷我抢人!简直该死!”

江稚鱼定睛一看,这人竟是陆承霄的表弟刘元章。

这人极好色,仗着自己有个贵妃姨妈就横行霸道。经常干出强抢民女的龌龊事。前世因看她的目光猥琐淫邪,被陆羽霄砍了头,挂在刘府门前示众。

刘元章还真是色心难改,看到她的那一瞬间,眼睛又开始上下乱飘。

“你这小娘子姿色更佳,还穿着红衣,莫不是已经准备好跟大爷我洞房了!快!把她们一起请上车。”

几个打手瞬间将她团团围住,因看到她有些身手,所以一时间也不敢直接上手捉她。

江稚鱼看着刘元章讥讽道:“刘元章,我要是将今天的事告诉告诉陆承霄!你会有什么下场!”

刘元章瞬时变了脸色,他胡作非为仗着的是贵妃姨母的势,但表哥陆承霄最爱惜名声,万一真的传到表哥耳朵里肯定免不了一顿训斥。

这小娘子竟然敢威胁他,这口气一定要出,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稍加思索便讨好的拱手:“我是看着姑娘的弟弟生病了,想要帮她弟弟治病而已,如今你愿意带走她,那就让你带走吧。今日冲撞了姑娘,反问姑娘芳名,府上是哪,改天定当登门致歉。”

江稚鱼看她那满脸阴险的样子岂能不知他心中所想:“我是征北将军府上嫡女江雪薇,登门倒是不用了,只希望以后我出门时,你避开就好。把你那马车借我用用。”

刘元章眼底闪过一丝阴狠,让开一条路拱手笑道:“请便。”

江稚鱼带着萧月儿和他弟弟坐上了马上,吩咐车夫赶去江府。

马车颠簸前行,萧月儿似是被颠簸唤醒。

江稚鱼见她睁眼,连忙上去询问:“你没事吧,我现在带你回府找大夫,你坚持一下。”

萧月儿眼中带着迷茫,四周打量,与江稚鱼四目相对时脱口而出:“江皇后,你不是自焚而亡?怎么还会在这里!”

江稚鱼心内震惊,没等她询问,萧月儿头一歪便再次昏了过去。

回到江府,吩咐侍女安排好萧月儿的弟弟,叫来大夫替她看诊。

江稚鱼坐在椅子上回想起刚才在马车中萧月儿说的那句话,那不可思议的想法又冒了出来?

“孽女!给我滚出来!”

暴怒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看来是她爹爹江远舟来了。

江远舟是个十足的武夫,前半生一直在外征战,这几年边境安定才得以回京述职。听着征北将军的名头大了些,但像这样的将军朝廷有四位,他是实权最低领兵最少的那个。

因是尸山血海杀过来的,所以脾气暴怒,也很容易受他人挑拨。

江稚鱼的娘亲早年随军而行,先于主母生下了庶长女。所以江雪薇一直被其他世家贵女笑话被庶出的姐姐压了一头。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施施然的走出门,就瞧见爹爹手里拿着鞭子,怒意上头脸色微红。

他身旁站着高傲的主母孙氏,而江雪薇则更是神情愉悦,一副等着好戏开场的模样。

江远舟鞭子一甩,震动风声劈啪作响:“孽女,你竟敢逃婚!你可知这是天家的赐婚,岂是你说逃就逃的!”

孙氏拿出主母的气势也跟着喝骂:“你父亲仗着跟皇上年少时的一丝情谊给你求来的恩典,现在逃婚,你这是要拖着一家子陪你去死啊!”

江稚鱼并不理会她冷静开口:“爹爹,女儿有事相商,请屏退左右。”

陆远舟犹豫,他看着女儿面色沉静,胸有成竹。好像真的有重要的事要说。

孙氏看到江远舟犹豫,便不想给江稚鱼解释的机会,继续怂恿:“老爷,这事关一家子的性命。现在成王府的管家等在外面要一个交代,可没有时间在讲来讲去了,我们可得马上想个办法才行。”

江稚鱼听出孙氏话中有话,她当然要引导着她把心中真实的想法说出来:“看来夫人已经想出了办法,不如说出来大家一起商议。”

2022-13-05

A
A
打赏
  • 100花贝

  • 500花贝

  • 1000花贝

  • 5000花贝

  • 10000花贝

花贝余额 : 去充值>

打赏

花贝余额不足,请立即充值

如何获得月票
  • 1 充值任意金额,即可升级为vip用户
  • 2 vip用户可获得发帖权限和投递月票权限
  • 3 vip用户,每自然月赠送10张月票
  • 4 每次消费500花贝或花瓣可以获得1张月票,月票无上限。
  • 5 打赏时每满500花贝所获得的月票,立即投票给被打赏的作品
  • 6 月票仅能打赏给有付费章节的作品
  • 7 充值之日起即可获得月票,自然月内有效,过期作废。如当月1号充值,次月2号月票作废,如30日充值,次月1号月票作废
  • 8 月票多的作品,将优先获得更多推荐机会
  • 9 月票从2018年12月1日起生成

打赏成功

评价《抢回空间后,渣男见了我就想跪》
轻点添加评分
  1. 花溪小说 /
  2. 抢回空间后,渣男见了我就想跪 /
  3. 章节目录 /
  4. 正文

签到成功

获得 50 书豆

记得明天继续来领取哦

知道了

有效期5天,购买书籍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