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抬眸环绕了一圈,很快锁定了目标走去,长腿如风般,直接走到了唐叶对面男生的身后。

徐润暗叫不妙,直接冲上前去拉住了唐叶!

唐叶还没反应过来,就听他急忙说道,“唐姐唐姐!咱们该走了,我忘了你的店还没锁门的!”

唐叶奇怪的看着他,“一个计生用品店有什么好偷的,我还没……”

“行了赶紧走吧!你那些东西可贵着呢!”

她几乎是被拖着走的,挣脱不开他,唐叶急忙对那男生说道,“记得把你地址发给我啊!送货上门的!”

话音刚落,她瞧见了站在他身后的男人。

雾草!

极品!

好帅!

腿好长!

她直接傻眼了……

男生还没注意到身后,还在为自己的智商感到担忧时,突然一声冰冷的声音穿进耳膜。

“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来这种地方鬼混的?小子!”

他猛地一个激灵,颤抖的回头看去,瞳孔放大那张冷如冰窟的脸。

完蛋,要GG……

——

唐叶被拖出了酒吧,耳朵瞬间没了那震耳欲聋的打碟声,恢复了宁静。

终于从他胳膊肘里挣脱开了,气愤道,“你干嘛拉我!刚刚那个男人也太帅了吧,我都还没来得及养眼!”

徐润头疼,“你还养眼呢,你知道他是谁吗?被人告死你都不知道!”

唐叶莫名其妙的看着他,问道,“他谁?何方神圣!我就不信他没有性生活,迟早挖来买我的产品!”

徐润:……

他一本正经的解释道,“那个男人是律师界的大佬薛泽峰,凡是他接手的案子,没一个败诉的!况且你刚才坑的那位大学生估计跟他认识!他要是真的追究起来,唐姐你吃不了兜着走啊!就你卖出的这些避孕套都不够赔的。”

唐叶切了一声,“兜着走就兜着走,回家还能吃!”

徐润:……什么奇葩的脑回路??

唐叶摸着下巴,毫不担心,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

“你说我要用我的美色诱惑他,成功了的话,他非但不会告我,说不定还会买我的产品呢!你说是不是。”

徐润从口袋拿出手机来,在上面狂点着什么东西,然后抵到她的面前。

“诺,你先看看再说也不迟啊。”

唐叶狐疑的接过来,好家伙,这正是刚才那男人的新闻,高清近照,都能当壁纸舔屏了!

“正人君子,禁欲系律师?清心寡欲?不近美色?这都什么评价!”她一脸的不可思议。

徐润摊手,“想养眼的可不止你一个人呢,多少美女前仆后继的上去,只可惜这位大爷根本不吃这一套,估计如你所说,他说不定就没有性生活!”

唐叶舔了舔牙槽,把手机还给了他,有些不屑,“切,该不会是个性无能吧,白瞎了这张脸了!”

徐润无力吐槽了……

她扬了扬长发,踩着高跟鞋往马路上走去,“反正钱也到手了,我明天把货送出去,正经交易,我就不信他能拿我怎么样!”

徐润叹了口气,“唐姐你心真大啊……”

他倒是佩服她每次遇到事情都处变不惊的模样,听说她的是个富家豪门的大小姐,教育和经历肯定不会差。

但是怎么会现在沦落到出来开计生用品店……

难不成是豪门过腻了,出来体验体验平民生活???

徐润看着她瘦弱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

*

薛洋野战战克克的坐上了车,谜一般的安静,死一样的沉寂,他心脏抖的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驾驶座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他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见他冰冷如霜的脸色,开口道,“小叔……我错了,我也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你别告诉我爸好不好!求你了!”

薛泽峰冷笑,修长的手指捏住安全带扣上,“第一次?我怎么倒觉得你还挺熟练的?第一次去就能搭讪到女人?”

薛洋野更委屈了!

“小叔,那小姐姐是个奸商!她骗我买套套!”

他转头看了他一眼,“就你这智商,怎么被骗的?”

他磨磨唧唧的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薛泽峰握着方向盘转弯,黑夜中的一束光亮从他脸颊划过,很快又掩盖在黑夜之中,他的嘴角若有若无的扬起。

倒是挺聪明的一个女人。

薛洋野憋屈道,“小叔,你能不能帮帮我给这个小姐姐送个律师函啊!”

君子之仇,丢人啊!

他咽不下这口气。

薛泽峰冷漠的说道,“活该,从你开始用下半身思考的时候你就输了,这次就当长个记性,乳臭未干的小子还敢学人家去酒吧,万一碰上别的人,你就不止是给人家送钱了。”

他的头埋的很低,脸上的表情是越发难过了,每次都用乳臭未干来说自己,他好歹也算是半个男人啊!

薛洋野拿出手机来,愤恨的打字给小姐姐发地址,果断把薛泽峰的住址给发了过去了。

哼,两个人都欺负他,那就让他们互掐去吧!

2019-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