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啦起床啦起床啦!套套要飞走啦,套套要飞走啦……”

被窝中伸出一条细嫩的手臂,“啪”的一下,直接把床头的闹钟关闭了。

唐叶裹住被子在床上翻滚了两下,然后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宽松的睡衣直接从肩膀处滑落了下来,露出白皙的皮肤,凌乱的头发随意搭在肩膀上,在这清晨中格外的妩媚。

她睁开了朦胧的双眼,看了看时间。

今天好不容易有一个单子,得去送货才行。

当她开着骚粉色的跑车来到这市中心最昂贵的公寓楼时,摇下车窗多看了两眼。

怪不得昨天连压价都没压,原来那大学生是个富二代呢。

“啧。”她觉得有些可惜,早知道再多要点了,是她瞎了眼。

唐叶把车开到了地下车库中,凭借着考了四次才过关的倒车入库,艰难的避开一旁的豪车,终于完美停了进去,她都想为自己鼓掌了!

打开跑车前盖的储物箱,看了看住址,屁颠屁颠的抱着一箱避孕套上楼了。

“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响起。

薛泽峰擦着头发的手一顿,看向大门,有些奇怪。

这种时候谁会来?

他把身上的灰色浴袍系紧,走去了玄幻打开了大门。

目入眼帘的是双清澈的眼睛,往下看去,是一张美的令人摒息的脸,女人抱着一个大箱子站在他家门前。

这张脸……有点熟悉。

唐叶睁大了眼睛,天无绝人之路。

卧槽,这不是昨晚那个极品帅哥嘛!还穿着浴袍呢!真的跟那个大学生是一伙的啊。

“你有什么事吗?”

清冷的声音穿透耳膜,好听的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唐叶艰难的拿出手机来,看着上面的信息,“额那个…是这里没错,我是来送避孕套的,昨晚有个男生在我这里买的。”

这话从她一个女孩子嘴里说出来真是毫不害臊。

薛泽峰眉头一挑,知道她的身份了,这个女人就是昨晚就是那小子口中的奸商。

他靠着门框,一副慵懒的模样抱臂看着她,“这位小姐,听我侄子说,是你敲诈他买下这堆东西的,敲诈金额已经超过两千元,可以构成诈骗罪了,对此你怎么解释?”

他面无表情,看不出到底是真的要追究到底还是开玩笑的话,唐叶心里没底,更多的是心虚,但是那些钱已经到手了,他又不能拿自己怎么样,大不了待会直接跑!

她站直了身体,一副不知死活的表情道,“这位先生,你可能有所误会,我们是公平交易,您的侄子也是当面给钱的,况且我的产品根本就没问题,也有合格证,不存在敲诈一说!”

薛泽峰看着那双眼睛,倒是头一次有人能这么不卑不亢的跟自己扛。

“那我怎么证明你这产品没有问题?”他问道。

唐叶腰板更直了,直接把箱子用力塞给了他。

“先生,你可以说我的人品不行,但是不能说我的套子质量不行,就算您没性生活~这套套放在你家里两年照样能用!避孕效果杠杠得,绝无欺骗!”

他抱着箱子,眼角不自觉的抽了一下。

没性生活?

她怎么知道?

这话怎么感觉在侮辱他?

薛泽锋冷笑一声,“嘴皮子挺溜的,合格证书和证明带了吗?你这直接给我,万一没合格证,我上哪找你去。”

唐叶心中切了一声,这货还真不信她呢。

她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店里的名片,外加一个黄色包装,笑眯眯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和额外送您的赠品,香蕉口味的哦,第六感超薄避孕套,大颗粒螺纹超持久。”

她抛了个媚眼,将那套套放在了箱子上面,“如果您用的舒服,可以在我这里持续订购哦,消费满五千元即可升级VIP客户,有新产品我会通知您的!”

唐叶说完准备走人,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转头看着他,用手指抵着下唇妖娆的说道,“哦不好意思,我忘记您没有性生活呢。”她的脸上丝毫没有歉意。

薛泽峰彻底黑了脸,抱着箱子的手用力握紧,那纸板箱子已经凹进去了,一字一句道,“你说我没性生活?”

唐叶还没反应过来,又听他快速说道,“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规定,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薛泽锋脸上扬起刚刚她不怕死的笑容,“小姐,需要在跟你科普一下法律知识吗?还是说等着收我的亲笔律师函呢?”

2019-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