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然,厉尘灏要结婚了……"

远在M国的乔涵在听到好友为她带来的这个噩耗时,一张小脸瞬间变得惨白,紧接着小脸上又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他,要结婚了啊

如果说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有一个人虽久久不曾联系,就连距离也是相隔千山万水,但是一旦从旁人口中得知他的近况,身体里的那颗心就会不由自主地为他牵挂,为他神伤。

对于乔然来说,厉尘灏就是那么一个人。

乔然木衲地起身走向将浴室的门紧锁,坐在花洒下让冰冷的水尽数喷洒在自己的身上,试图用这种方式让她疼痛不已的心好受一些。

可是那个人要结婚的消息,就像一个魔咒一般,不停地在乔然的脑中回响。

渐渐地,她的双眸被温热的水蕴给包裹,与从花洒喷洒出来的水滴一起,顺着她的脸庞滑落。

放声痛哭的声音一声声地在浴室中响起。

乔然想不起来自己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种让她疼到窒息的痛,也想不起来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哭过。

只依稀记得在离开那个人以后,这种为人的最基本感观也一并消失了。

过了好一阵,平息下自己情绪的乔然换好衣服走下楼。

饭桌上早已摆放好香气四溢的饭菜,看着从厨房中走出的一大一小,乔然的脸上扬起笑容。

"妈咪,你去哪里了?刚才家里好乱,我跟沐青阿姨还以为是家中进了贼。"

乔然垂眸轻触着小女孩的脑袋瓜,"唯一,去洗手。"

小女孩乖巧地点了点头,"知道了,妈咪。"

看着小唯一跑远,乔然抓紧了眼前人的手,眼眸中还残留着悲伤,"沐青,他要结婚了。"

沐青垂眸看着她脸上的泪痕,深吸了一口气,"你要是想回去,我可以马上帮你办理机票。"

她清楚的知道厉尘灏这个名字是乔然心里的痛,而厉尘灏这个人则是乔然这辈子都逃不过的劫。

"谢谢你,只是唯一~我不能带她回去,还请你暂时帮我照顾她。"

"为什么?你要是想阻止他结婚,唯一会是最有效的方式,厉尘灏要是知道……"

沐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乔然给打断,"沐青,我并不想用唯一去阻止什么,我了解他,也尊重他的选择,此次回去

我只是想最后再看看他,以后,怕是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言毕,乔然看向小唯一所在的方向,脸上浮现出一抹释然又苦涩的笑容。

这辈子,她有她就足够了。

盛夏七月末

K城,国际机场内,人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与出机的人群一起,乔然重新踏上了K城的土地,闭上眼感受着k城的阳光披撒在身上的温暖感觉,呼吸着这里的清新空气。

看着眼前的情景,乔然心中涌起一抹她真的回家了的归属感。

她离开了不过几年的时间,K城却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路痴症又犯了的乔然,只得拿出手机求助她在这唯一好友沈依依。

只是还没等她的电话拨通,乔然就觉得眼前的世界一黑,紧接着她就被人给扛了起来,扔进了车内。

2019-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