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救的话语还没喊出声,询问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她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一阵路途颠簸之后,乔然感觉到自己又被人给扛着往某处走着。

她试着睁眼,却发现无论她怎么睁大眼睛,眼前都是一片黑暗,她又试着动了动手脚,发现自己已经彻底被人给束缚住了。

要不要绑得这么专业,好歹给她留一点逃跑的机会啊!

感觉到乔然在活动的小厮偏头看向走在他前面的人,"老大,这女人好像醒了。"

"她倒醒得是时候,正好,上面正等着她。"

"是!"

乔然听着他们的对话,满头雾水地停止了挣扎,现在情况不明,她必须得保存体力,才能有机会从这里逃出去。

又过了好一阵,乔然感觉自己被扔在了床上,随着房间门被关了起来,房间内恢复了平静。

乔涵试着从床上坐起,然而在她费了好大的劲儿坐起身的下一秒,她又被人给重新推了回去,并拿掉了塞在她口中的布。

这房间里有人!

"你是谁?为什么绑我?"

"……"回应她的是一片安静。

"你是不是绑错人了,我刚回国,不可能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不如你放了我,去绑那个跟你有仇有怨的人好不好?"

"……"

这次回应她的依旧是一片宁静,一如这房间内只有她一个人一般。

但是乔然知道,刚才那个人就站在她眼前,一直在盯着她看。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她感到阵阵寒意,毫毛四起。

你大爷的,这整得像是惊悚片一样。

就在乔然暗暗腹诽眼前的人之时,她眼前的丝巾被人给摘下。

花了好一阵才适应眼前光明的乔然,第一眼就是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人绑的她。

只是当她看清楚站在她面前的人时,所有想要骂出口的话,都通通咽了回去,眼前的世界被一片水蕴给晕染开来。

"是你。"

如今的他五官早已长开,俊美绝伦的脸庞上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冽,一对剑眉下是锐利的黑色双眸,削薄轻抿的嘴唇,无一不在张扬着他永生俱来的高贵和优雅。

好久不见几个字在乔涵的喉咙处流转,隔了好久她都没办法将这简单的几个字说出口。

后来干脆闭上眼,不让他察觉出自己眼眸中的悸动。

如果做这一切的人是他的话,那她就不必担忧了。

乔然就这么想着,心中悬着的那颗石头也落了地。

只是前一秒她才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就因为厉尘灏放在她背后长裙拉链上的手而紧张不已。

感受到身后拉链被他给拉下,乔然紧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你要做什么!"

厉尘灏将乔然的手举到她的头顶,慢慢地俯下身子,将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那纤细白皙的脖颈间,"难道我的意图还不够明显?"

她的脖子对于外界的触碰很是敏"感,关于这一点,他还记得。

乔然感受着厉尘灏对自己的触碰,一张小脸羞得通红,"你住手,你不可以这么做!"

2019-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