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厉尘灏似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停下了在她脖颈间吮"吸的动作,伸手轻抚着她恐慌不已的脸庞。

手指停留在她的红唇之上,"有什么不可以,我不过是在效仿你当初对我做过的事,唯一不同的是,我的技术一定比你的好。"

乔然颤抖着看着眼前的人,冲着他吼过去,"厉尘灏,你别忘了你要结婚了!"

即将成为别人的丈夫的男人,现在却在跟她做这种事。

他把她当什么了,又把那个还处于新婚喜悦的女人当什么了。

厉尘灏并未因为她的话而有所收敛,而是将手停留在乔然的脖颈间,慢慢收紧,"结婚,那又如何?你以为我会因此而放过你?"

看着眼前想要自己小命的男人,无助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脸庞,"厉尘灏,你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以前的厉尘灏不是这样的,虽然他总是一副冰块脸的模样,但是做事很有自己的原则,她能感觉到他的心是热的。

现在这个浑身散发着戾气的厉尘灏,只让她感觉他的心都变得冰冷,与他对视的每一眼,都能让她感到慑骨的寒冷,犹如处于万年冰窟一般。

"为什么?想知道?"厉尘灏闻言轻挑起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慢慢地俯下身子,凑近乔然的耳边,"拜你所赐,现在你得还。"

他的话音一落,乔然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比刚才还要寒冷,关于过去的记忆,再次浮现在她的大脑之中。

的确,这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能去指责他的不近人情,唯独她乔然没有资格。

放弃了挣扎的乔然,任由他撕去自己身上最后的一块遮羞布,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

当乔然的意识慢慢消散之时,她依稀记得他在自己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只是她实在是太累了,根本就记不得。

天刚蒙蒙亮,乔然抱着双腿坐在床头,一双微红的双眸紧盯着眼前的世界,空气中还弥漫着做过那事之后的气息。

乔然偏头看向身旁熟睡的男人,睡着之后的他看起来才能将将和她记忆中的厉尘灏重合在一起。

纤细的手想要去摸一摸这个男人的侧脸,毕竟自己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一直深爱着他啊。

可是当手即将触碰到厉尘灏的脸庞时,一滴热泪从乔然的眼眸中滑落。

她爱他又能怎么样,他即将成为别人的丈夫了啊!

她曾经违背他的意愿睡过他一次,如今他违背自己的意愿要了自己。

那么他们之间算扯平了吧。

那么,她也该离开了,彻底地离开。

乔然紧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掀开了棉被,小心翼翼地起身,垂眸看着地上那变成碎步的长裙,随手捞起一旁厉尘灏的衬衫往身上套。

厉尘灏的身材比乔然的高大太多,于此他的衬衫穿在她的身上,怎么看都让她看起来像极了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扶着小腰蹑手蹑脚地走出厉尘灏的房间,看着眼前这完全陌生的屋内构造,好几条的黑线从乔然脸庞滑落。

好好的一个屋子,整这么复杂是在闹哪样!

2019-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