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大雨倾盆,魏青棠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满身是血,脸上却透出喜色。

成了、成了!

她终于帮义父铲除逆贼,相公也会因此受到封赏……

来不及拔剑,便听一阵熟悉的脚步从身后传来,魏青棠惊喜回头:“相公,温氏逆贼已除,你再也不必担心——”

“噗”!

穿心一剑。

魏青棠怎么也想不到等待她的会是死亡!

顾文武温和地注视她,儒雅脸庞,扬起一抹笑:“夫人,功成,就该身退了~”他迅速抽剑,霎时鲜血喷涌,魏青棠倒退几步跪在地上,难以置信地望着他,“为什么……”

他为何要杀她?

他为何敢杀她?

她是大盛朝郡主,督公魏九的义女,他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杀她?!

愤怒的眼神炽如烈火,顾文武读懂她的心思,轻笑说道:“夫人不要误会,这,也正是督公的意思。”

轰隆!!

电闪雷鸣,雨势更大。

顾文武的话犹如毒蛇,一点一点钻进心底。

“夫人真以为督公是真心疼你,收你为义女吗?不,这一切都是为了今天。”

“夫人可知地上躺着那人是谁?温氏逆贼,温长衍?”

“哈哈哈哈,他可不姓温。他姓谢,本名——谢衍。”

谢衍?!

她的二哥谢衍,她找了这么多年的亲人?

魏青棠艰难地仰起脸,惊愣、错愕,最后统统化为怒火。

“顾文武!!”

是他,他骗了她!

他说温长衍谋刺义父,罪不可恕,他还说只要杀了他,就能飞黄腾达、高枕无忧……

“噗”!

一口鲜血喷出,魏青棠重重扑在地上。

“……你怎么敢……”

“咳咳咳……你怎么能!”

夫妻四年,恩爱不疑,她助他从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变成都指挥使,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顾文武温文浅笑,一字字,剖心挖肺:“夫人可知,蠢,也是一种罪。”

死一般的沉寂。

“哈……哈哈哈哈!”

魏青棠忽地疯癫大笑起来。

没错,蠢也是罪。

她蠢,所以被他利用,害死哥哥。

她蠢,所以被他用完即丢,一剑穿心。

顾文武居高临下俯视她,见状摇头。

“罢了,看在你这么蠢的份儿上,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男子优雅地俯下身,怜悯又嘲讽地说道,“当年杀你全家的……就是你义父。”

轰隆隆!!!

怒雷轰鸣。

魏青棠瞪大双眼,匍匐在地上的身子剧烈抽搐起来。她双手撑在地面,想爬起,可一动胸口鲜血狂涌,挣扎几次后,终于趴在地上,彻底不动了。

“废物。”

顾文武轻描淡写说了句,撑着伞,转身离去。

黄豆大的雨点砸下来,荒废的旧院中,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

魏青棠伏在地上,雨水泥水覆满脸颊,她的眼睛大大睁着,直勾勾“望”着顾文武远去的方向——

她,死不瞑目!!!

咕哝咕哝。

咕哝咕哝。

不断有水泡冒出,魏青棠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在上升。

“主子呢?”

“还在药池中。”

“锦衣卫来了,说是觐见主子,您看这……”

“别惊扰主子,我去见他们!”

说话的两人远去,她脑子昏沉沉的,呼吸越来越紧。

忽然发现头顶一处亮光,拼命往那儿游。

哗啦,冲破水面。

来不及感受空气美好,就被眼前一幕震住。

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闭眼靠在池边,热水漫过肩头,露出雪白的脖颈和精致的下颚。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眉头微微攒着,似乎在忍受什么痛苦,可刀削的薄唇、锋挺的墨眉凌厉不屈,好似天地间没什么可以击倒他。

魏青棠怔怔看着,一时恍惚起来。

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儿?

这是哪里,这个人又是谁?

袅袅雾气在两人中间升起,她看见晶莹的水珠凝结在男人眼上,无意识伸手去碰。

突然,那双紧闭的眼睁开——

两点寒光骤射!

魏青棠心头一颤,本能缩手。

“啪”!

右腕被一只苍白修长的手掌截住,男子睁开眼,静静审视她。

幽深淡静的眸子,如最冷最沉的夜,随意瞥来就有逼人压迫。他看了半刻,微蹙眉头,随后左手握拳凑到嘴边:“是你。”

低缓的嗓音清冷悦耳。

魏青棠愣道:“你认识我?”

不可能啊,她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男子启唇,突然墨眉一拧。

修挺的身躯直直向后倒去。

“喂,你——”

魏青棠眼看着他坠入水中,突然门外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锦衣卫林慕寒,参见殿下!”

林慕寒?!

她瞪大眼睛。

这林慕寒是魏九身边的得力干将,沉稳坚毅,颇得倚重。但就在两年前,他因为处决逆党不利被魏九赐死,如今怎么又活了?

百思不得其解,林慕寒又道:“吟越郡主乃督公的掌上明珠,她私自出府不慎走失,督公甚是忧虑。请您看在督公薄面,恩准我等在附近寻找,一旦寻到立即离开,绝不耽搁半分!”

私自出府……不慎走失……

魏青棠愣愣看着四周池水,忽然记起一件事。

十四岁那年,她背着魏九偷偷出府,哪知迷路撞进一处宅院,还落了水。魏青棠不会凫水,那次被救上来后足足躺了半月,后来听人说,是魏九派人到处找她、林慕寒才将她救回来……

这与眼下情形,不正一模一样?

魏青棠看着水中倒影,眼里涌出狂喜。

她活过来了、她又活过来了!

重生到十四岁那年,未嫁给顾文武、也没与二哥相逢,一切还可挽回!!

2019-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