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

屋门外,久久没有等到回音的林慕寒疑惑上前,却被一个青年侍卫拦下。

这侍卫面容冷肃不苟言笑,正是这间宅院主人的心腹,秦恒。

他走到门前,皱皱眉:“主子,您无事吧?”

魏青棠呼吸顿紧。

魏青棠偏头看去,那男子沉入水中,几缕墨发漂在水面,载沉载浮……

糟了!不会淹死了吧!

她赶紧潜下去,水底下,男子的俊容苍白如画,他闭着眼,唇缝间不断冒出气泡,看起来已经失去意识……

魏青棠犹豫半刻,捧住他的脸吻上去。

冰凉的嘴唇,带着淡淡苦涩……

她缓缓将气度过去,片刻后,只见男子细密的长睫轻颤两下,睁开——

“!”

眼底一道冷光划过,如积攒万年的冰雪封冻一切,魏青棠两世为人,自问心性非同一般,可这时仍有被吓到的感觉。她仓促离开他嘴唇,正想解释,突见那双修白如玉的手掌袭来。

肩骨骤痛,男子毫不留情的打在她右肩上。

魏青棠瞬间泄了气,池水疯狂灌入口鼻:“咳……咳咳咳咳……”

她拼命挣扎,结果越陷越深。

就在以为要死的那刻,手腕一紧,整个人被提了起来。

砰!

重重摔在池边,魏青棠跟条死鱼般趴在那儿大口喘气。

勉强偏头,只见一副极具冲击力的画面映入眼中!

男子身形颀长,肤色苍白,此刻一丝不挂的背对她,展露修长的双腿和劲瘦的腰身……药池中雾气氤氲,他就这般平静地走到衣架旁,伸手,月白长袍活了般钻附上身。又将如云墨发倾泻在肩后,拿起一支白玉簪,挽髻……袖袍向下滑落,露出结实的小臂,一滴水珠顺着手臂缓缓而落,如梦似幻……

魏青棠咽了口唾沫。

这个男人简直绝色啊!

她前世也算见惯美男,可就算是那位号称大盛第一公子的“柳折枝”,在他面前也黯然逊色。

或许是感知到她的目光,男子系上最后一处衣带,回头看她一眼。

幽深如渊的眼,淡漠、平静,却无端令人生寒。

魏青棠怔了怔,忽见他举步往外。

不行!林慕寒还在外面!

她连滚带爬地扑过去——

砰咚。

门外只听一声巨响,众人面面相觑。

林慕寒最先反应过来,一脚踹开门。

登时,惊掉了下巴。

光洁如玉的地板上,只见一男一女两条人影紧密贴在一起。

女子衣裳全湿,苗条的身形和朦胧的沟壑若隐若现,她趴伏在男子胸前,秀美的脸色满是迷惘。而男子淡冷的眉目无甚表情,就这么平静地注视她。

“郡主!”

“主子!”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林慕寒和秦恒一道冲进。

林慕寒骇然道:“郡主,不可如此、快起来!”

秦恒亦目瞪口呆,主子这是……被轻薄了?

魏青棠头脑昏昏,压根没在搭理他们。

她刚才怕这美男出去,情急之下想抱住他,哪晓得美男突然回身。

来不及收力,便硬生生撞上去……

嘶,这家伙胸可真硬!

她揉着被磕疼的脑门,手在他胸前一通乱按。

秦恒等人瞪大眼,只见她终于找到支撑点,哼唧一声坐起来。

“摸够了?”

清清冷冷的嗓音从身下传来,魏青棠低头一看,自己小手摁在他锁骨上,十分暧昧。

她讪笑两声:“呵呵,这是个意外……”

男子无视她讨好的笑容,深邃眼眸淡静如水。

“下去。”

“呃,是……”魏青棠也算胆大,可这人明明没什么表情,语气也很平静,就是让她生不出反抗的念头。

她从他身上爬下去,男子合衣起身,月白素袍不染尘埃,只听他淡声说道:“秦恒,送客。”

“是!林千户,郡主,请——”秦恒做了个请的姿势。

林慕寒解下披风系在魏青棠肩上,郑重拱手:“很抱歉,督公府改日备上厚礼,登门赔罪。”

魏九如今权倾朝野,能让他登门赔罪那是天大荣幸,然而男子面无表情,低低咳嗽两声后接过秦恒递来的茶水,浅浅饮了一口,方才道:“不必。”

他的神态太自然了,好似没将魏九放在眼里。可林慕寒非但没有动怒,反而极是敬畏地躬了躬身。

魏青棠眯起眼睛,这究竟是什么人?

出了府门,天色已暗,林慕寒命人去牵马车。

魏青棠瞅了眼牌匾上的“云府”二字,状似无意地问:“这是哪户人家,我怎么没见过。”

林慕寒回头看看,恭声道:“回郡主,这是宸王殿下在城西的别院。”

宸王?云殊?

魏青棠倒吸口凉气。

当今皇帝生了十几个儿子,就这位二皇子最有名。

五年前逆党兵临城下,京城内外一片动荡,几乎所有人都认定这场战争必败、忙着收拾包袱跑路时,这个年仅十二岁的皇子站出来,率三千羽林卫迎敌!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还赢了!

据说当时他趁夜奇袭,烧毁了敌营粮仓,同时乔装成敌兵,到处散布主帅被擒、勤王师已至的谣言。那些半夜惊醒的士兵刚出营帐,就迎来羽林卫的尖刀。他率着三千少年郎直冲腹地犹入无人之境,最后活捉逆党首领,一夜间瓦解了五万大军!

然而最可怕的不是这惊天战绩,而是战后——

他一道命令,直接坑杀五万降卒!

当时的渭水河畔,血流成河,派去接管的将军当场吐了,那浓浓的血腥味儿环绕京城上空,足足三月才消散!

老天,居然是他!

魏青棠想到刚才在池子里,又亲又摸……天哪,这修罗王不会记恨她吧?

一股子凉意窜上背脊,魏青棠正想叫林慕寒进来多备些礼物,突然马车一停,她的身子向前冲去。

“怎么了?”魏青棠不悦道。

林慕寒的声音在外道:“郡主,是顾千户来了。”

顾文武?!!

顾文武,在娶她之前只是锦衣卫的一个千户,娶她之后成为都指挥使、当朝郡马,却和魏九一起算计,让她亲手杀死了她的兄长!这个男人,她就是化成灰也不会忘!

2019-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