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青棠全身僵冷,慢慢伸手,撩开车帘。

只见一个高大男子骑马而来,火光下,他的脸容如玉般温润,在见到她时展露几分欣喜,仿佛终于见到思慕之人的喜悦,那样真切。

“郡主,苍天庇佑,幸你无事!”

他翻身下马,冲到她马车前,想立刻去看她的情况,又苦于身份限制暗自隐忍。

这副克制的模样真是好极了,每每不等他开口,魏青棠就自己送上去,现在想想,真是蠢极了!

她咬紧唇畔,只觉全身气血奔着一处涌去,握紧拳,反复深呼吸几次,才淡淡逼出一个字:“嗯。”

嗯?

顾文武疑惑抬头,发现这个刁蛮女并不像往常那般,迫不及待的扑进他怀里。愣了愣,说道:“郡主,是文武之过,文武没有照顾好郡主,让您受惊了。”

魏青棠唇角一掀,一抹不屑飞过。

确是他的错!

这次偷溜出府,就是顾文武告诉她,城西的牡丹亭开花了,要带她去看。两人相约在牡丹亭外见面,哪知道她足足等了两个时辰,也没等来他。饥肠辘辘的魏青棠又不熟路,一通乱走,稀里糊涂闯进了宸王别院,还落进池子!只是和前世不同,救她的人从林慕寒变成云殊,而她,也不再是那个蠢笨刁蛮的少女……

“顾千户。”魏青棠懒洋洋开口,“这次的事情,还劳你在义父面前解释清楚。”

顾文武一惊。

他马不停蹄的赶来截人,就是为了稳住她,别让她在督公面前生事儿。

可看这幅样子,她好像真生气了?

顾文武皱了皱眉,将身子压得更低:“郡主教训的是,是文武擅作主张,害得郡主白白受苦……只是答应郡主的事,文武未敢相忘,这一株牡丹花,请郡主收下。”

魏青棠斜眼望去。

那是一株开得正盛的牡丹,灼灼艳艳的花瓣,明媚动人。

魏青棠勾勾唇,漫不经心道:“你的手怎么了。”

顾文武将牡丹奉上的时候,刻意露出手腕,上面有细刺扎出的伤口,很显眼。

魏青棠记得很清楚,前世他也是这样,说是为她采摘牡丹所伤,那时她一听,哪管什么两个时辰的鸽子、落水的危难,握住他的手心疼得不得了。而这一次……

“没什么,摘牡丹时弄伤的,不敢让郡主挂心。”

果然,一模一样的回答。

魏青棠唇角讽意愈浓,面上却笑得愈发懒散,她钻出马车,居高临下俯视他:“这样说来,本郡主倒该谢谢你。”

这不冷不热的语调,让顾文武首次摸不准头脑。

忽然手上一轻,魏青棠将花扯去,闻了闻:“是挺香的,林千户。”

被突然点名的林慕寒道:“在!”

“你可得作证,这是顾千户送给本郡主的。”说罢,回到车中,留下莫名其妙的两人面面相觑。

督公府。

魏青棠一踏进门槛,便看见一身紫蟒朝服的魏九站在正堂门口。

魏九今年四十,脸孔白净,因为阉人的缘故没有胡须,看上去颇显年轻。但配上突出的颧骨,尤其那双阴鸷细长的眼睛,就显得特别阴阳怪气。他负手站在那儿,面容阴沉,周围的厂卫、下人纷纷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

魏青棠低下头,怯怯唤道:“义父……”

这倒不全是装出来的,前世魏九待她极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然而谁能想得到全是假的?他留她在身边养了十年,就为把谢家旧部一网打尽;他和护卫是过命交情,却能转眼灭谢府满门……这样一个阴险狠毒、老奸巨猾的阉贼,她如何能不惧?

好在这一路做好心理准备,她抿着唇,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魏九细眼微眯,啪得挥掌抽下去。

魏青棠“啊”地一声摔到地上,捂着右颊,楚楚可怜:“义父……”

魏九冷酷的眼神没分毫松动,嗓音尖利:“说,跑哪儿去啦?”

魏青棠颤声道:“牡……牡丹亭。”

“牡丹亭?”他那特有的声调尖细上扬,令在场所有人一抖。

“督公——”林慕寒眼见魏青棠倒在地上,右颊高肿,忍不住出言,“督公,今日之事!”

砰!

一掌横出,林慕寒倒飞出去,重重撞上院墙。

他吐出口血,赶紧爬起来跪在地上,只见魏九翘起兰花指,慢条斯理道:“咱家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林慕寒垂首沉声:“属下知罪!”

魏九阴阳怪气的哼笑一声,转过脸来,盯着魏青棠。

他那犀利的目光像是要把她剖开似的,一寸寸侵蚀每个地方,魏青棠毛骨悚然,右手指尖狠狠掐进掌心。

疼痛袭来,她微微挺直肩背,哭喊道:“义父,真的不怪吟越,是顾千户说城西牡丹亭的花开了,要带吟越去赏花……”她这一开口,跟在后面的顾文武一个趔趄,差点没跪下。

他怎么也没想到,魏青棠会出卖他!

2019-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