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没有灯光,黑漆漆的一片。

姜暖什么也看不清,却能感受到独属于男人的荷尔蒙味道紧紧包裹住了她,她如陷在深海一般,无法挣扎。

她像片落叶一样,不住地颤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颤巍巍地捂住遮在脸上的面纱,紧抿住嘴唇,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强烈的痛感过后,她失去了知觉。

男人抱着她,沙哑的嗓音在她旁边低声轻喃:“九月啊……”

泪水从眼角滑落,她却无声地笑起来。

姜暖啊姜暖,你还真是卑微。

心脏和身体承受着一样的痛楚,姜暖拼命想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可泪像开了闸,哗啦啦的,顺着脸淌进嘴里,苦涩得让她心头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的动作才缓慢下来,结束之后,抱着她沉沉睡去,口中还低喃着安九月的名字。

姜暖浑身没有一处不痛,瞪大眼睛不让疲惫的身体睡去。

几个小时后,已是凌晨,姜暖像个木头人一样躺在床上,收到手机里发来的短信,才轻手轻脚地忍着痛下了床。

打开门,安九月就站在门前,环着胸睥睨着她,在看见她脖颈上没有衣服遮挡而露出的几个深色的吻痕,眼神变了变。

姜暖低垂着眼,却首先把门关上。

“你干什么?”安九月看着面前这张与她相像的脸蛋,皱起眉,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我替了你一夜,希望你履行诺言。”姜暖声音很低,也许是刚经过那事,还带着几分沙哑。

说出这句话,她的手已经紧紧攥成了拳头。

她从来没有这么卑微过。

安九月撩了撩披在肩后的长发,口气讥讽:“当然,五十万买你一夜,不亏。”

姜暖一听,瘦弱娇小的身板猛地一颤,没说话。

安九月看着她,目光来回打量。

姜暖这张脸生得好,漂亮的鹅蛋脸,温婉的远山眉,小巧紧致的鼻,小巧的唇。

很精致,实打实的美人胚子。

其实安九月的脸与她八分像,美则美矣,但脂粉太多,反倒显得不真实。

安九月看着面前这张不施粉黛却仍漂亮夺目的面庞,忽然有些心慌,压低声音问:“他没有看见你的脸吧?”

姜暖摇摇头:“没有,我挡了脸。”

安九月松了口气:“那就好。”

她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放到姜暖眼前:“喏,五十万的支票,拿了就赶紧走吧。”

姜暖紧紧攥着拳,指甲抠着掌心娇嫩的柔肤,传达出和全身上下一样的疼痛。

她把下唇咬得残破不堪,血迹斑斑。

“姜暖,这可是你自愿的,没人强迫你。姜风生病需要五十万,你为了钱替我一夜,大家都不亏,不是吗?别搞得像你很委屈的样子。”

提起姜风,姜暖的心情又骤然沉了下去,她抬起眼,看了安九月一瞬。

那眸光很凉,又冷淡无比,掺着似有若无的恨意和愤怒。

安九月被看得心惊,于是口吻愈发恶劣起来:“你还要不要?不要我撕了。”

她捏着支票,作势便要撕掉,姜暖只能不顾尊严,急急阻止,“要。”

一个字眼,吐得艰难又苦涩。

安九月冷哼一声,随手将支票甩在姜暖的脸上。

轻轻的“啪”的一声,支票轻飘飘地落地,掉在姜暖的脚边。

姜暖站在原地,脸色苍白,最后木着脸,缓缓蹲下了身,把支票捡起来,紧紧攥入手心。她哑着嗓子,从唇齿间逼出一句“多谢”后,便就转身,一言不发地离开。

安九月盯着她的背影,想到她刚刚和里面那个男人情意绵绵,她就嫉妒得发狂,不过没关系,这一夜过去,那个男人完完整整都属于她,她很快就会和他结婚。

安九月思及此,便有些迫不及待地进了门,脱了衣服,小心翼翼地钻入被子内,把身体埋到男人的怀里。

男人感受到动静,下意识地把她往怀里搂了搂。

安九月很满足地闭眼睡去,不再想十几分钟前还躺在这里的姜暖。

姜暖代替她这一夜,事已至此,没什么可变的了。

只要安稳度过,她马上就会成为名正言顺的傅太太了!

姜暖其实已经很疲惫了,但还是一刻不停地赶去了医院。

缴了一系列的费,做完事情之后,她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心底那块大石头才总算落了地。

她有些虚脱地走到厕所,双手掬起一把冷水拍在脸上。

凉水一拍,姜暖精神了些,望着镜子里脖子上深深浅浅的吻痕,她抬起手搓了搓。

姜暖用了很大的力,颈边被她搓红了一块,她心里揪着的疼,热泪又再次流了下来。

自己的初次,为他人做了嫁衣。

但她不后悔,只要姜风能好起来。

平复了心情,她蹭掉脸边的眼泪,回到姜风的病房里。

床上的少年有一种苍白却显得矜贵的脸,像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可姜暖知道,因为他自己的病,以及爱而不得的感情,他过得比谁都辛苦。

他似乎睡得不踏实,眉间皱着,嘴唇微弱的张张合合,像是喃喃着什么。

“什么?”姜暖听不清,凑近了。

仔细辨别了好一会,才勉强分辨出两个字眼:“九,九月……”

姜暖的动作僵住了,许久,她长舒了口,才伸出手,轻轻抚着少年眉间的褶皱,直到他眉宇舒展开来。

“小风,一切都会好的。”

姜暖一夜未睡,第二天清晨,她估摸着姜风快要醒的时间下楼去买早饭。

提着白米粥进来的时候姜风已经醒了,睁着一双漂亮狭长的桃花眼怔怔地看着电视屏幕。

连姜暖进来都没有发觉。

姜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骤然变了脸色。

傅氏发了声明,傅家大少傅司言与安家千金安九月,感情深厚,不日便要完婚。

电视上男人冷峻又俊美,身边的安九月笑靥如花,明媚又漂亮。

男人手握着话筒,亲昵地搂着身边的女人,嗓音低沉醇厚:“我会照顾九月一生一世。”

姜风脸色苍白,看着安九月的眼神中满是爱恋与痛楚。

这时,画面一转,新闻主持人先是恭喜了一番,继而笑着说:“傅氏集团的当家人与安家千金真可谓是郎才女貌。这下可不知道多少少女梦想破碎了呢。”

原来是傅氏集团的当家人,怪不得安九月这么想嫁给他。让她来替她一夜,也不过是因为害怕那男人嫌弃她不洁而解除婚约。

姜暖眉心蹙着,心情复杂地收回了目光,转而见姜风仍旧一脸怔忪地看着电视,仿佛不敢相信的样子。

2020-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