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这副模样,姜暖不禁走近几步,担忧地开口:“小风……”

听到姐姐的声音,姜风一下子红了眼,接着竟双手抓起被子,把自己整个人都拢到被子里了。

“……”姜暖看着床上凸起的一团,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把白米粥放到床头,轻柔地问姜风:“小风,起来吃早饭了好不好?”

“……不好。”姜风的声音透过被子传出,则显得闷闷的,隐约听还能听得出一丝哭腔。

姜暖重又看向电视上安九月那张笑开花的脸,目光不自觉得带上了些许怨恨,半晌,她吐出一口浊气,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

病房里突然陷入一片寂静。

姜暖安静地坐在床边,不用想就知道被子里的姜风现在会是个什么模样。

他多喜欢安九月,她知道。

姜暖坐了一会就准备走,拍了拍还窝在被子里的姜风,嘱咐:“待会记得把饭吃了,姐姐马上去应聘,晚上再来照顾你。”

她也不指望姜风能回应她,于是转身便走了。

她要去应聘的公司是星辰集团,一个规模还算大的公司,主收设计师。

去公司的路上姜暖画了一点淡妆。

她的脸色实在是太差了。

为了姜风,她像个连轴转的机器,昨天到今天她都没怎么睡,只想拼命挣钱给他治病。她不能停下来,现在只有她在撑着这个家。

她拿着简历,在等待室的走廊里不住地来回走动。

她有些紧张,因为很需要这份工作。

姜暖准备得很足,但她还是忍不住担心。

就在她拢着眉头,闭眼想待会面试时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双手臂从后面伸出,轻轻一带,就把她拢在了怀里。

姜暖蓦地一僵,有些反应不过来,就落到了男人温暖宽厚的胸膛。

身后的男人双手紧扣着她纤细的腰身,头埋在她的颈窝,似乎是嗅了嗅鼻子,随即,一道姜暖并不陌生、清冽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我更喜欢你不擦香水的味道。”

像是一道炸弹炸在耳边,姜暖错愕了几秒,随即用力挣开了男人的怀抱。

她往前跑了好几步,才转身。

面前的男人身材修长挺拔,五官精致而俊美,浑身都带着一股矜贵优雅的气质。

他怎么会在这里?

姜暖怕被认出来,心脏狂跳个不停,她紧抿了下唇,蹙着眉,努力压下眼底的惊慌,尽量平静地说:“先生,你认错人了。”

傅司言看清她的脸,漆黑的眸里闪过一丝错愕,但很快恢复正常,只低声道:“抱歉,是认错人了。”

姜暖一秒也不想在他面前待着,看见他她好似就能想起昨晚他抱着她却在她耳边喊安九月名字的场景。

屈辱。

姜暖脸憋得微红,步伐有些凌乱地跑走。

傅司言盯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缓缓拧起眉,微沉着脸迈开了步子。

安九月在办公室里等着,见他进来,连忙带着笑容迎了上去,却发现傅司言脸色不对,她小心地问:“司言,你怎么了?”

“没事。”傅司言宽大的手掌握住她的手,安慰似的捏了捏。

安九月在他握手的那一瞬间,就变得很是羞涩,她依偎在傅司言身边,娇声问:“你刚刚去哪里了呀?”

她靠过来的一瞬,傅司言闻到一股浓烈的馥郁香水味,他不由得想起刚刚那女人身上淡淡的甜软的体香。

他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还会想起刚刚那个女人。

“司言?”安九月见他不回答,晃了晃他的手。

傅司言回过神,淡淡地道:“没事,只是刚刚看见了一个和你很像的女人。”

安九月听闻,蓦地一惊,连傅司言的手也下意识地松开了。

和她长得很像……

安九月脸色变了几番。

是姜暖吗?

她有些慌了,朝四处望了望,随即忙问傅司言:“那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吗?”

傅司言不露痕迹地皱起眉,还是回答:“没有。”

那就好。

安九月猛地松了口气。

“司言,工作视察完了吗?只是傅氏旗下的一个子公司,你其实没有必要亲自过来的。”安九月不想傅司言再在这里遇到姜暖,不禁挽上他的手,和他一起往外走。

两人走出门,见到他们的人都会尊敬地唤上一声“傅总,总裁夫人”。

安九月听得心里一阵愉悦,喜上眉梢的样子让傅司言禁不住微微蹙起眉。

这种莫名的奇怪感觉总会时有时无地冒出来,但仿佛又是他想多了。

司机将安九月送回了安家。

她不断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回家便对安振华周雪娴说了。

周雪娴平素就喜欢在安振华耳边吹枕边风,此番一听,立即俯身轻声对他说了什么。

年过半百,头发微白,但仍显得精气神十足的安振华皱起眉,重重一拍椅子扶手,对安九月说:“让她今晚就给我滚回家来。”

安九月扯开一抹幸灾乐祸的笑,转而去给姜暖发短信。

刚刚面试完走出大厦的姜暖收到短信提示声,她拿出手机一看,是安九月发来的信息:马上回家,不回来有你好看的。

姜暖下意识蹙眉,又想起姜风,还是觉得回去一趟比较好,毕竟要把该说的都说了。于是回了一个“好”。

打了车回家,刚打开大门,就看见沙发上的三个人。

周雪娴扫了她一眼,首先开了口:“喊你回来一趟可真不容易,是故意让我们等你?”

姜暖脚步一顿,抿着唇没说话。

安振华拍拍周雪娴的手背,示意她先别说话,自己则沉声问:“你今天去哪了?”

姜暖语气淡然,不卑不亢:“星辰集团。”

“你是故意的?明知星辰集团是傅氏的子公司,你到底有什么意图,难道你......”安九月蓦地蹙起眉,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傅氏的子公司?

姜暖皱起眉。她还真不知道。

她嘴还没张开,周雪娴就已经尖声开口:“你这不要脸的狐狸精!谁都勾引!跟你那个妈一模一样!”

姜暖脸色蓦地一变,咬牙:“闭嘴!你有什么资格对别人的事评头论足!你自己看不住自己的男人,还往别人身上泼脏水?你问问安振华,当年他有没有跟我妈说他已经结婚了?!”

安振华也变了脸色,他怒得狠狠一拍椅子扶手:“你给我闭嘴!”

他深呼吸了一下,沉声:“五十万你收到了吧?拿了钱就赶紧滚远点,不要再出现在海城。”

“不可能。”姜暖言辞坚决,眉眼间尽是冷意。

姜风的病必须要留在海城,这里有最好的医疗条件,她不可能离开海城,说什么也不会。

2020-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