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雪娴眼里满是鄙夷和厌恶,看着姜暖像看着什么不洁的东西:“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安家的私生女!轮得到你在这说话?”

安振华打断她的话头,皱着眉说:“安家给了你钱也不算是亏待你。”他转而看了一眼安九月,“你和九月太像,留在这里只会让事情败露。”

和傅氏的联姻,说什么也不能毁掉。

姜暖抿着唇,不动摇,目光如铁一般坚定:“姜风的病没治好,我不会离开海城。”顿了顿,她从牙缝中逼出几个字,“绝对。”

安振华脸色铁青,怒声道:“姜暖,为了你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病秧子弟弟,你什么都可以不要,我是你父亲,你敢不听我的?!”

提到姜风,姜暖是愈发不动如山,甚至还扯出一抹冷笑:“他是我的家人,你不是。这么多年,你何时尽过父亲的责任?!”

安九月一直没说话,此番也知道让姜暖离开是必不可能的了,在安振华开口之前有些恼羞成怒地先开了口,娇美的面庞上带着嫉妒的疯狂:“不走可以!但你不能和我这么像!”

她不承认的是,姜暖比她漂亮,她害怕傅司言会动别的心思。

“九月,你的意思是……”

安九月唰得一下站起来,拽着姜暖把她摁到椅子上,又去拿了一把剪刀。

“安九月……!”姜暖看出她要干什么,蓦地瞪大了眸。

安九月力气很大,摁住她不让她动弹,她微微俯身,将冰凉的剪刀贴到姜暖脸上,用力按了一下。

姜暖娇嫩的皮肤立即陷了下去,很快出现一道深色的红印。

安九月微笑着,声音也温柔得似乎能滴出水,却让姜暖感到身体一片冰凉:“这是你不离开海城的代价。全靠你一句话,剪还是不剪?”

冰冷的剪刀靠在她颈后,安九月只要一个用力,她那把乌黑秀丽的头发就彻底断裂了。

姜暖紧紧闭着眼睛,脸颊失了血色,没说话。

“那就当你默认了。”安九月娇笑着,眼里闪着冰冷恶毒的光,“海城安家只有我一个女儿,你不配顶着一张和我相似的脸招摇过市。”

紧接着“咔擦”一声,黑发落地,姜暖的心也仿佛坠入冰窟之中,冷得她浑身发抖。

安九月在笑,周雪娴也在笑。

姜暖知道,安九月肯定是故意把她头发剪得参差不齐。

她抑制不住地颤抖,拼了命才把眼泪给憋了回去,她等安九月剪完了,坐在椅子上,喉间动了几次,才勉强让声音淡然到毫无起伏:“你去医院看一眼姜风吧。”

安九月手里把玩着剪刀,看着姜暖狗啃似的短发,心里忍不住的得意,听了这话,她冷冷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我马上就要嫁进傅家,你让我去见别的男人?你疯了吗姜暖?”

“还是说……”她弯下腰,一把掐住姜暖的脸,看着姜暖漂亮精致的五官在她手里被捏的变形,她勾起阴冷的笑,“你想害我?然后自己得到傅司言?”

“姜暖,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长什么样。”安九月直起身,指尖撩起一缕姜暖的短发,嗤笑。

姜暖紧紧咬着下唇,拳也攥得紧。

安九月不想再跟她说什么,把她拉起来,推搡着把她扔出门外。

姜暖手紧紧抠着门框,不让安九月关门。

她乌黑的眼死死盯着安九月,那股分明的恨意让安九月心惊。

“滚出去!”安九月厉声道,手下已经狠狠甩上门。

姜暖并未松手,门砸上来,她痛得几乎抽搐,可还是看着她,字间因为疼痛而有停顿:“姜风明天,就手术了,他说在手术前,想看看你。”

安九月见她不收手硬是被门夹了一下,震惊地瞪大了眼,随即道:“我说了,不会去看他!”

姜暖平静地看着她,缓缓松开了手:“安九月,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是你自己放弃了一个真心爱你的人。”

夜已经深了,姜暖一个人走在街上。

路上少有的人在看见她凌乱不堪的头发时也会偶尔交头接耳一下。

那种目光像把刀一样刺入姜暖的心中,她心底紧绷的弦突然断了,靠着路边一棵大树滑下,抱着膝盖小声地啜泣。

只是越哭越忍不住,姜暖逐渐从小声啜泣变为崩溃大哭。

憋了好久的情绪,终于在这一瞬间爆发。

姜暖顾不上别人看她的眼光,只想把心里的委屈愤懑都发泄出来。

哭得有些累了,姜暖才缓缓平静下来,蹲在树下蹲了很久,直到站起身才感到整条腿都麻了。

她一下没站稳,用另一条腿往前颠了几步。

旁边就是一家便利店,姜暖想到自己如今的发型,一咬牙,走了进去。

收银员见她拿了把剪刀又看见她狗啃似的发型和通红的双眼,默默咽下了到嘴边的疑问。

姜暖蹲在便利店门口,就着便利店明亮的灯光,对着手机把自己的头发修理了下。

原本如瀑的黑色长发,如今只到肩头,发梢愈发衬得下颌尖尖。

姜暖顿觉有点悲哀。

到达医院后,姜风看见她这副造型吓了一大跳:“姐你怎么剪头发了?”

姜暖抿着唇,嗓音沙哑,不想让姜风看见她哭过,于是扬起轻笑:“这样显嫩嘛。”

她催着姜风去睡觉,却见他脸上明显的失落,她心头一刺,柔声道:“去睡一觉,明早还有手术。”

姜风掩盖不住难过失落,闷闷地躺下去。

他睡下后,姜暖躺在旁边的小床上,想到弟弟的情意和安九月的回应,心里难受地快要让她喘不过气。

带着这种让人快要受不了的心情,姜暖堪堪眯了几个小时。

第二天早晨,姜风临近手术之前还四处张望,似乎是希望什么人会来似的。

姜暖沉默着,别开头去不看他。

几个小时后,姜风被推出手术室,眼睛紧闭脸色苍白,看得姜暖心一揪。

医生摘下口罩:“手术很成功,但还有肿瘤,后续需要继续护理,必要时还需进行手术。”

姜暖一听就愣了。

她以为做完手术就可以了,没想到后面还有,可……她哪里还有钱再来支撑?

回了病房,姜暖还没安静个一会半会,一个小护士就走了进来。

“怎么了?有什么事?”

小护士递给她一张单子:“这是需要交的费用,你尽快补上去,我们好进行下一步的护理。”

姜暖把纸捏到手心里,勉强对小护士笑了一下:“好,我知道了,我会去交的。”

等小护士出门了,姜暖替姜风掖了掖被角,也出门了。

她如一座雕塑一样坐在医院走廊里坐了许久,才摸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喂,弯弯。”

2020-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