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阳……嗯……今天你就要跟安彩那贱女人结婚了,我舍不得放你走……”

酒店狭小的储物室内,两束身影纠缠在一起,气氛火热。

“淳淳宝贝儿,别担心,我跟安彩只是逢场作戏,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等今天婚礼结束,我会将一切彻底了结!”

“嗯,嘉阳,只要你婚后骗得那女人的财产,我立马就让她从我们家滚出去!”

正当二人战况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一直站在门外的女人,恶趣味的抬起长腿踹开大门——

“砰”地一声巨响。

躺在地上的蔡淳吓得花容失色,尖叫着胡乱抓起衣物遮挡身体。

“安彩?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唐嘉阳看了一眼身下的女人,慌张道,“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闯入的女人身影高挑,神情淡漠,轻抚自己特地为婚礼做的新指甲:

“老实说,这一幕我已经看腻了,咱今天玩点不一样的,如何?”

唐嘉阳愣住。

他曾想过成千上万种这个蠢女人得知真相后的反应。

或是愤怒,或是崩溃,或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却唯独没料到,她会这么冷静。

冷静到近乎冷血的程度。

安彩并未理会失神的男人,思考片刻,似是终于想到一个好点子:

“这样吧,你们如果能追上我,我就把全部家产拱手相让,并且,当场祝你们百年好合。”

说完,她撇下二人,飘然离去。

“姐姐?你在说什么?你是被刺激得神志不清了么?”

蔡淳担心计划落空,在唐嘉阳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赶紧穿上衣服追了上去。

“姐姐!姐姐你听我解释……我是有苦衷的!”

停车场内,安彩步入座驾,发动引擎,完全不理会后方拍着车窗一路狂追的女人。

透过后视镜,安彩看到蔡淳也开着粉色跑车追了上来。

“身为一朵白莲,你倒也尽职尽责……”安彩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撑在窗边斜支着额头,唇边勾起一抹玩味,“姐今天就陪你玩点刺激的。”

话落,安彩一脚油门给到底。

车速短时间内提升到极致,红色车身化作烈焰,只留下一片火热残影。

后方的车似是犹豫了一下,也提升速度跟上。

繁华闹市区,两辆车你追我赶,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安彩驾驶车辆,游刃有余的在行人车流中穿梭漂移。

悠闲淡然的神情,娴熟堪比职业选手的车技,转瞬之间便将身后的跑车远远甩开。

红色车身在空气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以近乎完美的角度飘进路边的停车位,惊艳了一众围观的路人。

安彩从车上迈下,走到一个正从包里拿烟抽的男人身边,在对方诧异的目光注视下夺走他的香烟与打火机,同时冲身后示意了一下:

“陈记者,那边有大新闻发生,现在抓拍还来得及。”

几乎在她一句话说完的同时,街道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姗姗来迟的粉色跑车与一辆狂飙的货车相撞,极致的车速与体积的差异使得跑车被狠狠地撞飞出去!

顺带牵连一众道路上行驶的车辆,共数十辆车发生连环车祸。

现场浓烟滚滚,撕心裂肺的尖叫不绝于耳。

惨不忍睹!

安彩扔下目瞪口呆的小记者,点燃香烟,大步离去。

陌生而熟悉的烟草味呛的她不住咳嗽,却始终没有回头多看那末日般的混乱景象一眼。

只因同样的一幕,她千年前曾亲身经历过一次。

只不过那一次,车祸的主角是她自己。

2020-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