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姐,你的意思是,你一直都在同一天不停的轮回?”

酒吧包间内,一名西装革履神情严肃的秃顶男正坐在安彩的对面。

安彩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摇晃红酒杯,颓废淡漠的神情,仿佛看破世间一切:

“准确的说,我从一千年前发生车祸后,每天醒来,都要被我未婚夫和继妹绿一次……

梁教授,你可是钻研时空理论的专业人士,你认为,我还有没有可能跳脱这轮回?”

梁教授盯着她打量半晌,最终干笑两声:

“安小姐,你喝多了,早点休息,我一会儿还要去参加一个讲座,就不奉陪了。”

本来听同事说有美女请客,他才来这一趟。

美倒是挺美,只可惜,是个疯子。

男人拿起公文包,匆匆离开。

安彩的眸光化为灰暗,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她每一次跟人说起这事,别人都把她当做神经病。

不过没关系,反正第二天时间重置,他们就会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忘得一干二净。

安彩起身准备离开,紧闭的房门却在此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束高大的黑影朝她扑过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刺鼻浓烈的血腥味,丝丝缕缕钻入她的呼吸,刺激着她的大脑。

这千年来,她跟过国际最强佣兵团,也曾潜入过最庞大的地下组织。

对于危险的嗅觉,比常人敏锐千百倍。

安彩瞳孔紧收,正要出手,靠在她耳旁的男人却突然开口:

“女人,帮我,我会给你你想要的……”阴沉压抑的声音,似是在忍受莫大的痛苦。

安彩一挑眉,饶有兴趣的停下手中的动作。

走廊略显昏暗的光线洒落在男人脸上,勾勒出俊美分明的轮廓,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色比常人更多了几分凉薄。

一双狭长的眼深不可测,犹如幽夜中的狼,阴狠又危险!

安彩讥诮出声,“你怎么知道,我想要的你给不给得起?”

男人一怔,眸光更冷,“因为你没得选!”

冰冷的利刃悄无声息抵上她的腰间。

只要他稍一用力,她就只能沦为他的刀下亡魂!

门外,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子挨个破开走廊上的门,一间间进行搜查。

“怎么样?发现顾听许那小子行踪没有?”

“还没有,不过,我们的人亲眼看到顾听许逃进来了,前后门都已经堵死,他又身受重伤,不可能逃走的!”

“那就好,继续搜!上头下了死命令,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一行人在各个包间内横冲直撞,引发尖叫。

安彩此刻也总算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她抬眸看向脸色越来越苍白的男人。

这张面孔……

自己似乎从未见过。

她在同一天轮回千年之久,期间什么惊天动地的事都干过。

别人的秘密她都知晓,这一天发生的所有事她都了若指掌,连彩票号码都倒背如流……

但她唯独没见过这个叫顾听许的家伙,也没有经历过此刻正发生的这一幕。

或许是重复千年的生活太过无趣,难得发生一些新鲜事提起了她的兴趣。

更何况,这小哥模样俊俏得很。

“男人,你这是在玩火。”

安彩勾了勾红唇,轻易夺过男人的匕首,转身将他抵在墙角,化被动为主动。

然后,在男人错愕的目光注视下,精致的红唇将最后一口烟雾吹到对方脸上,纤细的手抓住他松散的领带。

垫脚,抬头,精准无误捕捉到男人微凉的唇。

与此同时,一侧大门再次被人推开,几名黑衣人气势汹汹闯入。

2020-1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