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树村一个农家院里,忽然爆出一阵打砸声,引得路过村民纷纷前来围观。

围上来的村民见满院狼藉,忍不住感慨:“这个月闹了五回了吧?”

“也亏得何修瑾脾气好,把她当个宝贝护着,要换了别个,估计早打死她了!”

“据说还花了十两银子呢!真是不值当!”

“何嫂子,老二家的又闹上了?”一个灰衣婆子飞快的走过来,朝院子里的钱氏喊了一声。

见来人是自己最要好的吴婆子,当下红了眼眶诉起苦来:“你说我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碰上这么个白眼狼!”

“要我说,你就让她离去吧,你家修瑾模样周正,既能识文断字,又能上山打猎,还愁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媳妇儿吗?”

闻言,钱氏不说话了,她倒也这般想,偏老二是个痴情的,非她不要,她能有什么办法。

这吴婆子显然是知道这一点的,她叹了口气,也不好再说什么,进院帮着钱氏一道收拾残局。

屋内,何修瑾盯着床上面色灰白,毫无生气的女人,心如刀绞。

若不是他拦着青栀,不让她走,她也不会上吊自杀。

如今说什么都无用了,他的阿栀,没了!

钱氏进来,看到双目赤红的儿子,心疼得叹了口气:“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难过了,去买副棺材回来,将人好好安葬才是正经”

“好。”何修瑾应了一声,放开早已凉透的小手,跟着母亲去置办了。

何修瑾母子刚走,陆青栀就睁开了眼睛,她目光呆滞的望着头顶藏青色的蚊帐。

这是哪里?是谁将她从王府地牢里救出来了吗?

她慢慢从床上坐起来,迷迷糊糊的脑袋也跟着稍微清醒了一些。

她眯着眼环顾四周,墙壁上贴着大红喜字,破旧的柜子上放着一面崭新的铜镜,坑洼不平的地上散落着几本破书。

借着屋顶漏进来的光,陆青栀能清楚看到书册扉页上龙飞凤舞的字——何修瑾。

这!这是何修瑾的房间!

她下意识揉眼睛,看到的却是纤细莹白的手指,没有长期劳作的茧子,也没有红肿开裂的伤口,瞧着像是她十五六岁时的样子。

陆青栀眼眸紧缩,顾不得穿鞋子,下地往铜镜奔去。

镜子里倒映出一张娇嫩如花骨朵一般的脸,陆青栀手指慢慢抚上脸颊,泪却如断线珍珠一般落下来。

这是她十五岁的脸,她真的重生了!

“啊!诈尸了!娘,快来啊!陆青栀诈尸了!”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鬼哭狼嚎。

陆青栀刚一转身,就觉迎面吹来一阵风,下一刻就被人紧紧抱住了:“阿栀,你,你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是何修瑾!

陆青栀抬起头,望着何修瑾英俊的脸颊,悔恨自责的情绪一股脑儿涌上来,叫她痛苦不已:“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何修瑾不明白她的意思,见她这般痛苦,只能抱得更紧了一些,柔声安慰:“没事了,都过去了。”

陆青栀被抱得有些透不过起来,微微挣扎了一下。

感受到陆青栀的挣扎,何修瑾方才回过神来,紧箍着陆青栀的双臂也倏然松开,身形往后一退,拉开两人距离:“我,你,好好休息。”

瞧他的样子,陆青栀便知道他误会了,张了张嘴,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保持沉默。

闻声赶来的钱氏,见陆青栀好端端站在那里,脸一下子就黑了:“我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老天爷会派你来这般折磨我!”

“娘,你,你别愣着啊!赶紧去找个先生来把她送走啊!”方才尖叫着跑出去的女人瑟瑟发抖的走上来,拉着钱氏得手说道。

钱氏转身重重的拍在她手上,没好气的道:“请什么先生,你见过大白天出来逛的鬼魂吗?”说着又是狠狠瞪着陆青栀:“你就折磨我吧,哪天我死了,你就如意了!”

何修瑾不愿叫陆青栀受委屈,忙挡在陆青栀面前,道:“娘,阿栀才刚醒,您就少说两句吧。”

钱氏气不过儿子那般死心塌地护着个狼心狗肺的女子,忍不住又要骂,却听陆青栀柔声道:“娘,之前是我不好,以后我会好好跟何修瑾过日子的。”

闻言,何修瑾身子僵住,双眸不可置信的望向陆青栀,她方才说什么?要跟他过日子!

钱氏也是愣了好一会儿,这才重重叹了口气:“老二,照顾好你媳妇。”

说完,就领着身旁的妇人离开了屋子。

何修瑾抿着唇,神色复杂的望着陆青栀,良久才道:“阿栀,你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我便将你送回去。”

见何修瑾一点都不相信自己,陆青栀气的牙痒痒,可也无可奈何,毕竟上辈子她为了逃跑,什么手段都用上了!

她泄气的往床边一坐,眸中泛起泪水,显得楚楚可怜:“何修瑾,你一定是嫌弃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还爱发脾气,所以你想早早将我送走,然后让娘再给你娶一房美妻,是不是!”

何修瑾最怕陆青栀流眼泪,此时看她眼眶红红受尽委屈的模样,疼的心都跟着碎了:“我绝不是这个意思,阿栀,你莫哭,你想要什么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满足你。”

闻言,陆青栀唇角忍不住一弯:“我说我想留在何家,做你的妻子,与你好好过日子,我不再想着逃跑,你也不要再说送我走的话,可好?”

没想到陆青栀会这样说,何修瑾内心一阵澎湃,可又很快平静下来,宁愿上吊都不远留下的人,怎么可能忽然改变主意,这怕又是她的缓兵之计吧?

深吸了一口气,何修瑾压抑住心中的情绪,缓缓道:“只要你愿意留下,我自会好好待你。”

说完,便起身出去了。

望着何修瑾离去的背影,忍不住红了眼眶。

他是人中龙凤,本有一个锦绣前程,却被她用一碗毒酒葬送了。

如今前世种种,烟消云散,她绝不会再听人教唆,更不会让人伤他分毫!

想着想着,陆青栀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2020-2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