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修瑾走出房门,见钱氏还在院子里忙活,急忙走过去帮忙:“娘,让我来吧,您去歇着。”

钱氏抬起眼,垂手捏了捏酸痛的后腰,望向紧闭的厢房,幽幽长叹了一声。

“我知道你舍不得她,可强扭的瓜不甜,不如就让她回家去吧,等以后有钱了,娘再给你找个更适合你的。”

何修瑾收拾的手顿了一下,心底的苦涩蔓延到嘴里,叫他眼前也一片模糊:“娘,她要走,我绝不会强留,可方才她与我说了,她想留下与我好好过日子。”

可何修瑾虽是这样说着,但显然底气不足,他永远不会忘记她说过的话:

“何修瑾,我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你一个泥腿子,乡巴佬,如何配得上我!”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恨你,我就是死了,也绝不要嫁给你!”

见儿子如此执拗,钱氏又忍不住叹气:“那不过是她哄你的话罢了,你怎么还信了?你!”

何修瑾面色沉下来,声音里多了几分谎言被拆穿的羞愤:“娘!”

钱氏脸色一僵,半晌才无奈的摇头:“罢了罢了,你想如何便如何吧!我不管你了!”

说完,钱氏便站起身走了。

事到如今,她也懒得再劝,有折腾这些的功夫,不如多干点活,多攒几个银子。

等到陆青栀醒来,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何修瑾正坐在床边,眸光微沉,不知在想什么。

陆青栀被何修瑾吓了一跳,缓过神来方才不解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休息?”

“哦,就去睡了。”何修瑾回过神来,应了一声,起身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陆青栀一脸不解,不是说睡了,怎还往外走?

很快,陆青栀就明白过来,因着她讨厌何修瑾,是以自成亲到现在便没让他在屋里歇息过。

陆青栀涨红了脸,望着不远处一脸困惑的何修瑾,扭捏道:“哪有夫妻不住一屋的?你这样岂不是叫别人笑话!”

闻言,何修瑾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望着陆青栀,两眼发痴,过了许久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可,可以留下吗?”

这是什么话!难不成真要她主动替他宽衣解带吗?

陆青栀轻咬着唇,思虑良久,到底是没这个勇气,只是将身子往里挪了一些。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何修瑾又岂能看不明白!

他快步走了回来,临到近前又突然慢下脚步,平时那么稳重的人,此时却像是毛手毛脚的孩童一般。

陆青栀瞧着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她竟不知他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望着陆青栀,何修瑾深沉的眸中泛出浓浓的柔光,她笑起来真好看,跟画本中描写的仙子一模一样。

何修瑾稳住心神,脱衣躺下,挨着陆青栀的半边身子都僵硬了。

陆青栀也不自在,不过既然要同他好好过日子,这些总是要适应的。

或许是因为想通了,也或许是因为累了,陆青栀很快就睡过去了。

睡着后的陆青栀却没有那么安分,身子翻了几下,就钻何修瑾怀里去了。

何修瑾轻柔的吻落在拱进怀中的小人儿额头上,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他只希望这场梦永远不要醒来。

天一亮,陆青栀就醒了,意识到自己在何修瑾温暖厚实的怀抱里,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她连大气都不敢喘,悄悄从他怀里脱身出来,这才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脸蛋,起身打开柜子挑衣服。

陆青栀一动,何修瑾就醒了,可他没有睁开眼睛,他心底里还是不愿相信陆青栀肯留下来的。

若是她趁着自己睡着,收拾东西走了,他也不会再阻拦,只要她开心,他愿意放手。

陆青栀哪里知道床上的人一直在装睡,穿好衣服,她便出了屋。

她一出屋,何修瑾就睁开了眼睛,他飞快下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检查柜子,见她的物什整整齐齐摆在柜子里,长出了一口气的同时,嘴角也忍不住翘了起来,墨色的眸子里闪出点点亮光,灿若星辰。

院子里,钱氏正在给一家子准备早饭,见到陆青栀出来,也摆不出好脸色,只斜斜看了她一眼,又低头忙自己的活计。

陆青栀颇觉尴尬,她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娘,我来帮您吧?”

钱氏听了有些诧异,看着眉眼温顺了许多的陆青栀,忍不住犯嘀咕:难不成真像老二说的那样,她愿意留下好好过日子了?

见钱氏望着自己发呆,陆青栀又叫了一声:“娘?”

钱氏回过神来,神情有些不自在:“你会吗?”

“会的。”陆青栀笑着坐下来,和钱氏一起摘菜:“娘,我已经想通了,从今往后我会好跟何修瑾过日子的,只是这些日子我让何家丢尽了脸面,还望娘您能原谅我。”

陆青栀抬起头来,冲着钱氏甜甜一笑。

陆青栀本就长得水灵儿,笑起来更像朵娇嫩的鲜花一样,叫钱氏看迷了。

钱氏很快反应过来,她轻咳了一声,道:“你能这样想最好,你且放心,只要你能安安分分同老二过日子,我家也绝不会亏待了你。”

“哎,娘,我知道了。”陆青栀笑着应了一声,打了水来开始洗菜。

西屋门被打开,老大何修明的媳妇万氏打着呵欠出来,看到陆青栀不由瞪大了眼睛:“娘,我不是眼花了吧,居然看到老二媳妇在干活!太阳今儿是要打西边出来了啊!”

“大嫂。”知道自己讨人嫌,被万氏这样说,陆青栀也没生气,只柔柔打了声招呼。

万氏眯着眼冷哼了一声:“别叫我大嫂,我可不认识你,别以为靠点狐媚子手段迷住了二弟,你就能在这个家胡作非为了,我告诉你,没门儿!”

这话说的钱氏都觉得刺耳,忍不住道:“能不能好好说话,不会就给我闭嘴。”

“我说错了吗?还大户人家的小姐呢!知不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万氏就是瞧不上陆青栀,大家都是女人,凭什么她陆青栀就能被人高看一等。

2020-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