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你若再敢胡说八道,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何修瑾从屋里出来,就听到万氏的冷嘲热讽,他轻轻揽过陆青栀的肩头,冷冷的朝着万氏道。

在这个家里,万氏最怕的就是这个二弟了,她心虚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什么,打了水,就回自己屋子去了。

“青栀,大嫂说话不过脑子,你别放在心上。”怕陆青栀心里憋气,何修瑾低声劝了一句。

“我没放在心上。”陆青栀摇摇头,从他怀里出来:“我去帮娘做饭。”

见她神色无异,何修瑾这才放下心来,从屋檐下拿了斧子,就去了后院。

厨房里,陆青栀拿着一把柴火犯了难,前世跟着庄上的婆婆生活,洗衣做菜,种田除草的活计都学会了,可唯独生火,她仍是一窍不通。

正在灶前和面的钱氏,瞧着陆青栀眉头紧蹙,一脸为难的样子,忍不住觉得好笑,这小姑娘不闹腾的时候,还是挺招人稀罕的:“可是不会?”

陆青栀嘿嘿一笑,抬起头讨好的望向钱氏:“娘,您教教我呗。”

钱氏走过来,抓了一把稻草,然后用打火石敲了两下,火苗一下子就窜起来了。

陆青栀没少看婆婆烧火,但仍觉得惊奇,就这么一块石头,敲两下,怎么就能生起火来?

陆青栀的惊讶,让早已做惯了这些的钱氏莫名觉得有些自豪,她将柴火塞进灶膛,脸上也多了一些笑容:“多练练,自然就会了。”

“哎。”陆青栀应了一声,学着钱氏的样子,将柴火折断,塞进灶膛里。

火一起来,剩下的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只见钱氏揪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面团,用擀面杖迅速擀成一个薄饼,摊到无油无水的锅里。

随着面饼逐渐变色,香味很快就飘出来了。

钱氏将最后一张薄饼取出来,用丝瓜藤将锅底刷干净,又撒了一点油,趁着油热的功夫,朝陆青栀道:“快,叫人吃饭了。”

“哎。”陆青栀应了一声,就出了厨房。

此时何家人都已经起来了,陆青栀将面饼放在桌子上,朝他们招呼了一声:“爹,大哥,大嫂,吃早饭了。”

众人看到从厨房里出来的陆青栀,纷纷惊掉了下巴,这人真是陆青栀?

陆青栀倒是没在意他们的表情,左右望了一圈,没见到何修瑾忍不住问道:“爹,修瑾呢?”

何老大眨巴眨巴眼睛,手下意识朝后院指了一下。

“我去叫他吃饭。”说着,陆青栀便朝后院走去。

后院里,何修瑾正在劈柴,清早寒凉,他却只穿了一件单衣,身形挺拔,手臂紧绷,似乎蕴藏着无尽的力量。

陆青栀看得脸上发烫,慌忙转开视线:“相,相公,吃饭了。”

闻言,何修瑾心神一震,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方才青栀叫他什么?

“相公,你怎么了?”像是回应何修瑾的心思一般,陆青栀又叫了一声。

何修瑾回过神来,抬眼望去,目光撞进她如水的眸中,冰冻的心也跟着一点点融化,他放下斧子走过去,小心翼翼牵起陆青栀的手:“吃饭去。”

陆青栀应了一声,望着两人紧紧牵着的手,白嫩的脸上浮起两团红晕。

直到此时,两人终于有了点新婚夫妻的样子,何老大看在眼里,欣慰不已。

正是播种时节,家家户户都忙着种稻插秧,何家也不例外,吃完饭后,钱氏便忙着招呼大家下地干活:“老大家的,老五,你们两个快些,别磨磨蹭蹭的。”

见钱氏没有招呼陆青栀,何氏立刻不满了:“娘,我们都下地去了,凭什么老二媳妇可以在家休息?”

“她身子骨弱,身上又有伤,怎么能下地干活!”钱氏瞪了何氏一眼,这婆娘,又想变着法儿偷懒是不是?

“娘,你就是偏心,我身子骨还弱呢!我不也下地干活去了,都是做人媳妇的,凭什么她就可以在家躺着啥也不干!”

“你......”

陆青栀觉得自己既然要跟何修瑾安心过日子,那么家里的活计自然也是要帮着干的:“娘,就让我同你们一块下地吧。”

可何修瑾明显不想让陆青栀去地里受罪,他将陆青栀拉到身边,小声劝道:“你就在家里待着吧,不干活也不要紧,中午我让娘早些回来做饭就是。”

“没事的,我若是吃不消,自己就回来了,绝不给你添麻烦。”

何修瑾本还想说什么,见陆青栀坚持,也就闭上了嘴巴,不过,他还是去屋里拿了一顶草帽,给陆青栀戴上。

见何修瑾也没再劝,钱氏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同何老大一起,领着一家人下地去了。

赵家的地在村子最外面靠近河边的位置,因着离河边近,这里的田自然是上等良田。

地是前两天刚翻过的,现在就剩下插秧了。

何老大跟何修明将秧田里的秧苗拔出来捆成一捆,抛到稻田里,钱氏则领着老大媳妇,何修瑾夫妇将秧苗打散,一根根栽进稻田里。

插秧的活倒是已经难不倒陆青栀,只见她弯下腰一手握着秧苗,另一只手将秧苗仔细分出来,然后栽进泥里。

苗与苗之间的距离,也像是提前丈量过了一般,工工整整,一点不比干了许多年的老手差。

钱氏本以为陆青栀娇生惯养,干不来这些活,本想着插完自己这一垄就去帮忙,可当两个儿子插完一垄回转的时候,她才注意到,陆青栀的动作,竟比她还要快上几分。

再去瞧那秧苗,一个个挺拔周正,一点都不像是糊弄了事的样子。

钱氏愣了一下,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看来,她真是打算好好跟老二过日子了。

人多力量大,一天时间,五亩水田的秧苗就全部栽种下去了。

前世陆青栀虽做惯了这些活,可今生还是第一次做,一天下来,早已是腰酸背痛,手疼的差点连筷子都拿不稳了。

何修瑾心疼自家媳妇,吃完饭就拿了小板凳,坐在院子里陆青栀按摩肩膀。

2020-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