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中,陈槐感觉自己的脸被什么东西给嘬了一口。

这是被人给亲了?

长睫扑闪,她陡然睁开了眼。

目光一移,落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

咦,这不是那个牛郎吗?

她对这个人还是有几分印象的,毕竟是她唯一一次去夜店点的牛郎。

她一定是在做梦,梦到自己第一次去夜店的场景了。嗯,周遭音乐声这么大,一定是了。

牛郎长相清秀英俊,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让人如沐春风的脸,却说出让人大跌眼镜的话:“你是想去客房,还是想就在这里?我们刚才可说好了,要轰轰烈烈大干一场!”

说话间,还将手搂在了她的腰上。

陈槐全身一僵,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感到四周袭来一阵冷意,一个人影站在了她的身后。

后领突然就被抓住了。

下一秒,陈槐便被人从沙发上拎了起来。

对面的牛郎见此情景瞪圆了眼睛,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面退了两步。

“还不快滚!”

低沉严肃的男音一出,陈槐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是他?

她下意识的回转过头。

一回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还真是谢慕安。

陈槐的心咯噔了一下,一双眼睛眨了又眨。

这还是梦吗?为什么她能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一股冷意。

她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疼,好疼!

这不是梦,是现实!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现实里,谢慕安又怎么会在这儿?

“愣着干什么!快滚!”

谢慕安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度,那个牛郎怕了,连滚带爬地溜了。

陈槐的脑子依旧是懵的。

“跟我回家!”

声音是冷的,氤氲着一丝怒气。

回家?

她还有家?

她不是死了吗?谢慕安也和自己离了婚,另娶了佳人……

陈槐坐在谢慕安车上的时候,才彻底弄清楚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她重生了,回到了两年前。

那个时候她刚刚嫁给谢慕安,正处于强烈想要和他离婚的冲动时期。

她不喜欢谢慕安,嫁给他完全是因为被迫联姻。

她有一个心上人叫连辞。连辞是个翩翩公子,会说全世界最动听的情话。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他。

关于家族联姻的事,她闹也闹了,吵也吵了,绝食跳楼的计俩也轮番用了,可还是被家里人逼着和谢慕安领了结婚证,住进了谢家。

……

两年前的一幕幕从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的一张小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要是早知道两年后,她的心上人连辞和自己的好闺蜜岳林溪会亲手把她推进火海里,一个占有她的财产,侵吞外公的公司;一个占有她的前夫,成为谢家新晋少奶奶,她一定不会幼稚的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他俩宰割。

感谢上天怜悯,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这一次,她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不再重蹈覆辙!

而那两个贱人……

呵,都给她等着吧!这辈子,誓要把他们虐得体无完肤!

陈槐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仇恨的目光,而这抹目光,刚好被驾驶位上的谢慕安看在眼里。

在谢慕安看来,她眼中的这缕仇恨是针对他的。

“你就这么想要和我离婚?甚至不惜用这样的方式来激怒我?”

谢慕安声音冰冷,毫无温度可言。这个男人一冷起来,陈槐身上的汗毛也跟着竖起来了。

今天晚上她也是被鬼迷了心窍,听了岳林溪的话,在酒吧找了一个牛郎,想着用这样的方式气一气谢慕安。

“谢慕安是个心高气傲的男人,要是你出去找牛郎,他会怎么想?肯定会自尊心受挫,觉得你伤了他的颜面。那时候,他一定会跟你大吵大闹,你就趁机惹怒他,让他亲口提离婚!”她清清楚楚记得岳林溪的话。

她当时离婚的心思迫切,就这样傻傻的听了岳林溪的话,在酒吧找了一个牛郎,还给谢慕安发了消息,让他来酒吧接她。

陈槐在心里叹了口气,为什么上天要让她重生到今天晚上,还被谢慕安亲眼看到那个男人亲她。

这种情况下,她怎么解释?

“我……我和那个男人没什么的……”陈槐低垂着眼帘,心虚的说。

这句话说出来连她自己都觉得没有信服力。

谢慕安冷哼了一声,将后视镜调了一个位置,正好对着陈槐的脖子。

“没什么?呵!你的脖子是怎么回事?”谢慕安冷声道。

脖子?

被谢慕安一提醒,陈槐一下子想起了什么。她偷偷地瞟了一眼后视镜,看到脖子上的那枚印记,她赶紧用手拢了拢领口。

此刻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为了让谢慕安痛痛快快的跟她离婚,今天晚上她可是故意让那个男人留下了这个印记。

她记得前世谢慕安也提了这个问题,让她解释她的脖子是怎么回事。

她当时伸长了脖子,特意将那枚印记展露在谢慕安的面前,傲娇得像只向人炫耀五彩羽毛的花孔雀。

她还用一种轻蔑的语气开口:“你刚才不是已经清清楚楚看见了吗?谢慕安,我就是想让你知道,你的妻子宁愿跟牛郎在一起,也不愿意和你在一起!在我心里,你连他们的手指头都不如!”

她现在想起自己说的这句话,脸颊就烧得厉害。

当年的她为了能和谢慕安离婚也真是豁出去了,连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来。

她这样急切的想要离婚投入到自己心上人连辞的怀抱,殊不知连辞根本就不喜欢女人!

他喜欢的一直都是男人!

而她讨厌的谢慕安,却在她落魄无助的时候给予了她最大的帮助。

奈何那时的她不知好歹,还以为谢慕安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不仅拒绝了他的帮助,还到处诬陷他,让他名声一度受损。

还好她重生了,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弥补自己对谢慕安的愧疚。

她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谢慕安,见他神情难看,又赶紧将头低下去了。

她不安的绞着双手,片刻后才出声道:“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错了……”

她的话一出口,谢慕安便愣住了。

他没有听错吧,这个女人竟然在给他道歉?

陈槐给自己道歉,那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啊!

“谢慕安,要是我说今天我是被鬼迷了心窍,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会不会信我?”陈槐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谢慕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狠厉地睐了她一眼,心里直觉这个女人肯定又再耍什么花样。

2020-3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