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槐勾起唇角,迈着轻盈的脚步进了别墅,看到厨房亮着光,她便径直走了过去。

随着她走近,她听到里面有打电话的声音。

不得不说,王妈的动作还挺麻利的,不愧是岳林溪的好眼线。

“岳小姐,那女人已经回来了。看样子是和少爷吵架了,我亲眼看到少爷把她从车上推下去了……岳小姐,你放心吧,我会密切关注少爷和那个女人之间的情况的……在我心里,只有您才配得上少爷,那个女人给少爷提鞋都不配……我会经常在夫人面前讲您好话的……”

等王妈说得差不多了,陈槐拿出手机,将音量调至最小,飞快地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待电话接通,她开了免提,熄了屏幕亮光,用手捂住扬声器,将手机藏在了身后。

动作干脆利落,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王妈,王妈!”她故意大声喊道。

里面的人一惊,赶紧挂了电话,这才出声:“少夫人,我在厨房洗碗呢!少夫人找我有事吗?”

“王妈,我和谢慕安的结婚证,是你帮我们收着的吧?”陈槐又加重了语气问道。

王妈一听,喜上眉梢。

结婚没两天,吕妍就让王妈把户口本和结婚证都收起来了,就怕他们小两口拿着证件就去民政局把婚给离了。

现在陈槐平白无故拿找她问结婚证的事,是不是说明陈槐和谢慕安要离婚了呢?看来他们两个刚才在车上铁定是吵架了。

要是没吵,谢慕安也不至于把陈槐推下车,还害得陈槐摔了一跤。

王妈赶紧从厨房出来,还煞有其事的在围裙上揩了一下水渍,以证明自己是在洗碗,不是做其他的事情。

她故作惊讶的问道:“结婚证是我收起来了。少夫人,好端端的,你怎么想起这事了?”

“你把结婚证给我吧。”陈槐顿了顿,又补充道,“对了,把户口本也一起给我。”

“少夫人,你拿这些去做什么啊?”

陈槐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我自有我的安排,你就别问那么多了。快去把东西拿给我吧。”

王妈倒是很想把东西一股脑的全给陈槐,让她和谢慕安三下五除二把婚离了。但是真给了,吕妍那边她肯定没法交待。

“少夫人……这……夫人说了,这东西不能给你……”

见王妈面露难色,陈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说道:“既然不能给,那就算了吧。”

陈槐作势就要上楼。

“也不是不能给。”王妈慌了,赶紧说道,“我就是怕夫人那边责怪我。要是被夫人知道了,少夫人就说是自己找到的,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这就把东西给你。”

“真的可以给我?”陈槐又问了一遍。

“真的。”王妈回答得很干脆。

而后又对她叮嘱道:“少夫人可一定不要说是我给的。”

陈槐笑容灿烂:“王妈,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我不会把你供出来的。”

有了陈槐的保证,王妈爽快的去把东西拿了下来,递到她手上。

“少夫人,这是结婚证和户口本,我都给你。你可得说话算话,别在夫人面前说漏嘴了。”王妈忍不住再次说道。

陈槐笑容满面的点了点头。

王妈见没自己事了,转身回了厨房。

她的身影一消失,陈槐便打开了手机。

手机屏幕亮起,显示仍在通话中,而通话人,则是自己的婆婆吕妍。

她刚才故意说得大声,再加上王妈又是个大嗓门,吕妍那边肯定把对话都给听见了。

陈槐取消免提,把手机放在耳边。

听筒那边瞬间传来吕妍的声音:“陈槐,陈槐!陈槐!喂,在吗?”

“妈妈。”陈槐开口,声音是礼貌和温柔的,“我在。”

“对不起妈妈,刚刚我没注意,手指不小心按到手机,把电话拨过来了……”

做戏要做全套,陈槐只能先说会儿谎了。

她还没有说完,吕妍便激动的打断了她:“陈槐,王妈把结婚证和户口本都给你了?”

“您都听见了啊?”

“对,我全都听见了。要不是你误拨了号码,我还不知道你又在打这些东西的主意。陈槐啊陈槐,你一直这样闹有意思吗?”吕妍的情绪都快失控了,“你又要准备和慕安离婚了吗?”

2020-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