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铁志的面色阴晴不定,好不容易到手的二两白银,都和婆娘商量好的,要给二女儿做嫁妆的,这要真的让他再吐回去,那可比剜了他的心还难受。

得想办法留下这二两白银。

慕铁志瞟了下李春,又瞟了下慕七雪后,眯眼不动,心中快速思量着对策。

“姐姐,大伯和大伯母好坏。”

弟弟慕小林仰头抽泣着,见慕七雪睁开了双眼,小嘴一撇,大眼中的眼泪又“啪嗒,啪嗒”的开始像那断了线的珠子,流个不停,“他们,他们要把姐姐许给李爷爷家死去的三叔叔做媳妇,小林不许他们这么做,他们就打小林……”

话音没断,慕小林便重新把头趴在了慕七雪的肩膀上,他双手紧紧搂着慕七雪的脖子继续抽泣,小小的肩膀一耸一耸,委屈的小样子实在让人心疼。

这大伯和大伯母真是太缺德了,小姑娘都被他们折磨死了,她们还不罢休,居然又把主意打到了她的尸身上,将她卖给了村中老李家。

“禽兽不如的东西!”

慕七雪抱着慕小林,消化着心中知晓的消息,瘦弱的胸膛难忍般一阵起伏,她实在无法压抑心中的怒火,看向那夫妻二人的眼中一片阴霾,冷冷的朝他们低吼道,“你们也配做人?”

死丫头敢骂人了??

一句怒骂惹得慕铁志愤怒又疑惑,脸色不由黑了又黑: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死了复活不说,胆子好像也变大了?

“小贱人,你说谁禽兽不如?”

王大英是个脾气暴躁的主,当她听到慕七雪说出禽兽不如和不是人几个字时,当即火冲头顶,也不顾那二两白银了,直接撒开慕铁志的胳膊,抬手指向慕七雪横鼻子厉眼的骂道,“小贱人!还敢说我们不是人?你敢再说一遍试试?!”

“嗤!本来就不配做人!”

李春顺着慕七雪的话音,嘲讽着那两口子,看向她们的眼中满满都是鄙视的神采。

村里人谁不知道,这慕老大一家表面上对小姐弟俩非常好,可是背地里却经常干着不是人的事,天天支使人家干这干那,还总是对他们拳脚相加。

这今天又出了卖尸换钱这么一出事。真是怪不着别人对她们“另眼”相待。

“就说你们不是人了,怎么着?”

慕七雪仰脸,满脸邪肆的对向王大英厉喝,她轻轻推开慕小林,将他放到旁边,抬腿下床,双脚随意蹬上了地上的一双鞋子,斜眼瞟着王大英继续吼道,“尤其是你,两面三刀,口蜜腹剑!一肚子坏水的恶婆娘!你更不配当个人……”

额……

这死丫头当真又骂我?!

面对慕七雪的伶牙俐齿,句句厉言,王大英如遭雷击般呆愣当场。

死丫头反天了?还是见了鬼了?居然胆子这么肥了,敢这般辱骂我??

王大英的印象中,慕七雪是十分乖巧,逆来顺受的,如今这口齿伶俐,暴如蛇蝎的一面,她是从来没见过的。

“慕七雪!”

慕铁志实在看不下去慕七雪在一个外人面前如此数落自家婆娘,他脸色变换不定,一只眼的目光凌厉的直直射向慕七雪,厉声质问,“这是你做小辈的该对伯母说的话?”

2020-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