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母?”

慕七雪抬目,冷冷的看着慕铁志,面上一副嘲讽的笑,毫不怯懦的回嘴道,“哼!七雪心里只有日日逞凶虐打七雪的母夜叉,根本就没有什么伯母!”

“好啊!小贱人,给脸不要脸,还敢骂我母夜叉……”

又一句怒骂终于让王大英回神,她瞪着慕七雪咬牙切齿的回骂一嘴,下一刻就张牙舞爪的扑向了她,“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恶婆娘,你活腻了!”

慕七雪不退反进,窜前一步,猛抬一脚,狠狠的踹向前方,只听砰的一声闷响。

“啊!”

王大英发出了一记大声的哀嚎,被踹中肚子的她,弓着身子,噔噔噔的向后猛退了约几米左右。

如果不是慕铁志在后面接了她一把,她非摔个好歹不可。

“哎呀!天杀的啊!”

王大英捂着肚子,面色青白,缓了好长一口气,总算传出一声嚎叫,然后翻身扑在了慕铁志的怀中,大哭起来,“当家的,你瞧瞧啊,咱们可养了个骂老,打老的白眼狼啊,这没良心的,下这么狠的脚,是不想让我活了啊……”

慕铁志的眉毛锁了又锁,怔怔的看着慕七雪,实在不敢相信,她居然变得这般凶悍了!

慕七雪鄙夷的看了眼王大英,暗自发出嘲笑。

嗤!

本以为你有多大本事,一脚却让你变成这个怂样!叫你母夜叉真是抬举了你……

“咳咳……慕大家的,你们这是吵吵什么呢?”

村长老刘头的喊声传到了屋子里,让慕铁志夫妇齐齐扭头望向门边。

这个熟悉的声音是村长刘成山的!

慕七雪按着记忆的指引确定了来人,站稳了身姿,微微挑眉,将眼睛转向那边。

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头,带领着几个拿着铁锹,长棍还有绳子的人,朝着这边越走越近。

“村长,你们怎么来了?”

慕铁志推开王大英,转身迎向就要进屋的村长一行人。

“还不是李夏那混小子,说什么你家诈尸了,吵吵把火的,惊扰了全村的人。”

老刘村长挥手示意,让身后拿着家伙的一干人等,停了脚步,仔细看了那边挺直了腰板,站在地上的慕七雪,见她一切正常,这才微微感到心安,抻头向她试探着问道,“七雪的病,都好了?”

“刘爷爷!”

慕七雪被老村长这么一提病事,顿感全身酥软,她深吸一口气,稳住了精神,没让气势软了下去,双眼又冷冷的扫向了慕铁志夫妇,恨恨说道,“我的病再不好,就要被人活埋了!”

“活埋?”

“这是咋回事?”

听到这个词,老村长身后的几个村民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活埋!?”

老村长听了慕七雪的话,心底也是一惊,转而火气上头。怒目转向慕家夫妇,严声质问,“七雪说的可是真的?是你们要活埋了这丫头?”

对于慕铁志夫妇一直以来的作为,老村长是一清二楚,因为他们虐待七雪小姐弟的事,他没少批评他们两口子,可这两口子就是油盐不进,你村长的训话我是听归听,后来的事我是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平时的事老村长可以不深究过问,可今天活埋这事,他是万万不能忽视的!

2020-1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