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无光的仓库,四处弥漫着一股腐朽腐烂的恶臭,其中不难闻见刺鼻的汽油味道。

一个盘着头发上了年纪的女人带着四个身强体壮的男人将芮冬亦团团围住,神色各异。

“周妈,我们就这样把她抓来,要是她报警了怎么办?”

“就她?爹不疼也没娘爱的贱人,就算是死了也只会被当成意外处理!”

……

周妈嗓门极大,声音在仓库中回响。

芮冬亦被绑在仓库中间,双手双脚尽是束缚,可衣衫完整,脸上也没有一点黑泥脏污,皮肤细腻有光,双眸微阖,纤长睫毛在眼下投去一片阴影,高挺小巧的鼻下,红唇似笑非笑。

蓦地,芮冬亦睁开眼,锐光乍现,眸里一片清明。

“你们把我绑来都半个小时了,不杀我也不打我,半天不切入正题,浪费我时间好玩?”

束住手腕的绳索自动从她四肢滑落。

她在五个人诧异的眼神下站起身,很是不屑地捡起地上的绳子,上下打量了一番。

“怎么说你们也是孙千云手下的人,我爸的钱可都在她手里,难得在我这里上演一出绑架,你们的经费也太抠了吧?”

芮冬亦咂嘴,这绳子的质量差得离谱,放在市面上怕是半斤猪肉的价格都要不到。

自己是孙家的三小姐,虽说自己在户口本上改了姓,但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孙洋岩要是死了,财产也有她的一份。

怎么到了这后妈的手里,才值十几块了?

她想不通。

周妈等人更是想不通。

“你怎么会醒过来?我明明都已经……”

“算了吧,就你那点掺了水的假药,可别拿出来笑话人了。”

芮冬亦打了个哈欠,显然在这里待着毫无价值,自己是低头看了眼表,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他应该已经出差回来,这个时候快到机场了。

“我还有事,你们还想玩绑架的话,内部消化一下,两两绑着玩玩。”

她可不奉陪了。

“慢着!”

周妈紧忙呵住芮冬亦,“你这么着急难道是要去见魏少爷?”

魏少爷,魏宸翔,魏家的独子。

C市数一数二的门户。

也是芮冬亦正在交往却未公开的男友。

芮冬亦毫不意外周妈会知道他的事情,毕竟自己在孙家的一天,就是孙千云等人眼中钉肉中刺。

“不然呢?”

她大方承认,回呛道,“我着急地回去给你筹备葬礼?”

“你!”

芮冬亦懒得再和她继续耗下去,长腿迈出,开门走了出去……

“贱人,你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周妈颐气指使,给身后四名壮汉使了个眼色,“给我把这个贱人的腿打断,挂在墙上送给那些乞丐!”

芮冬亦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红.唇贝.齿衬着这张小脸娇艳动人,黑瞳仁里藏着的寒光却让在场的人胆颤。

一时之间,保镖们的脚步也有些许迟疑。

她歪头,“老东西,年纪这么大了还欲求不满,那我可得随了你这个心愿!”

芮冬亦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保镖们扬起拳头朝着她猛冲而来,到底是训练有素的保镖,下手各个都是快准狠,直击芮冬亦的命门!

2020-3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