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惨叫声起。

一名强壮的保镖被芮冬亦踩在膝下,手腕在她手里肉眼可见得扭曲。

其余保镖也纷纷躺在地上喊痛连天。

“你,你怎么会……”

“会什么?打架吗?”

芮冬亦轻笑,笑意不及眼底,“这算什么,接下去还有你期待的节目呢。”

偌大的仓库,满是年老女人撕心裂肺的哀嚎。

转眼之间,周妈已经是衣不蔽体。

芮冬亦意外从里面搜出来了一包药,上面的使用说明,让她瞬间明了。

“你每天揣着这个药,难怪欲求不满。”

“你要干什么?”

“这个药不是给你的!”

“你把它还给我,还给我!”

……

周妈奋起要从她手里夺去。

但到底也是老人,哪里比得过年轻力盛的芮冬亦。

“你别急,药都是你们的,我一可都不会要。”

说罢,芮冬亦将药分成五份,悉数塞进了他们的嘴里。

她站稳身,不紧不慢地拍干净手,“周妈,好好享受年轻男人的身体吧,不用谢我。”

芮冬亦摆摆手,厚重不堪的声音被她留于身后,抬脚离开。

身后突然传出了一阵声响。

“芮冬亦,你不会好过的!”

周妈双目通红,声嘶力竭地喊着,拼尽最后力气,握住了前方的遥控器。

刚按下,四名保镖已经急不可耐地缠上了她……

大屏幕亮起。

里面人群簇簇,俊男靓女相聚一起,热舞开趴,好不热闹。

“依依,我爱你!”

熟悉的声音。

芮冬亦脚步一顿,身子僵住。

是魏宸翔的告白,但对象却不是她!

芮冬亦陡然转身,凤眸微眯,凌厉目光朝着声源处寻去。

只见周妈一脸得意地拿着遥控器,调控着投影仪上面的内容。

多么盛大的求婚现场。

她的男友正拿着戒指,向孙千云的二女儿孙蕊依,也是她的仇人,单膝下跪求婚。

“依依,嫁给我好不好!”

“我保证一定会让你做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

魏宸翔,你真厉害!

芮冬亦头也不回地离开,走路带着疾风,每一步都下着重力,仿佛此刻脚下踩的不是地,而是一摞摞魏宸翔的尸骨。

这时,芮冬亦的手机作响。

备忘录上跳出来了一行字。

【需要我帮忙吗?你知道我的条件,我可以告诉你魏宸翔的下落。】

芮冬亦沉默了。

放过渣男,还是手刃渣男?

她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应下对方:好。

【明日中午,皇悦酒店,他和孙蕊依的婚礼。】

很快,车的地址发到了芮冬亦的手机上。

地方离她不远。

妈的。

越想越气。

芮冬亦停下脚步,气呼呼一脚踢飞了路边的石头。

石头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嘭的一声。

路边不知道是谁的车,车窗碎了一地,乌拉作响个不停。

得,还是辆豪车。

芮冬亦霎时更气了。

还没走出两步,被人再次叫住。

“小姐,砸了别人的车就跑,不太好吧?”

她顿了顿,头都懒得回,“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要是气不过,就开车朝我身上碾过去。”

2020-3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