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她铁定是赔不起的。

左等右等也不见那人有动静。

芮冬亦莫名其妙地转身看着陌生男人,“怎么,车不让赔我了?”

男人一身黑色的休闲装扮,皮肤比女人的还要洁白干净,两两相称,反倒将男人卓越的容颜良好的身材,更加凸显出来。

是个不错的小白脸料子。

只可惜,眉宇间清冷了些,不对她的胃口。

男人不知道她心里想法,笑了笑,轻飘飘说了三个字,“不可能。”

“那你还是从我身上碾过去吧。”

男人被堵得语塞。

闲着无事,他索性和她讨价还价起来,“分期总行吧?”

“没钱。”

她理直气壮的让他没话说。

末了,他认栽,“你走吧,不让你赔了。”

反正也不是他的车。

“不赔?”芮冬亦将信将疑。

见他没有反驳,她信了,“不赔你喊我干什么?”

这年头,有钱人的脾性真是越来越古怪了。

芮冬亦是想不通,也不想琢磨。

男人似乎也觉得没趣,叹了口气,正要坐上车。

她要走的脚步迈了迈,又收了回来。

“喂,那个……”她顿了顿,“玻璃。”

男人车门拉了一半,“你在叫我?”

芮冬亦点头,“捎我一程,就在前面的地铁站,也不远。”

她自顾自地坐上车,全然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

男人不动。

芮冬亦补充,“我可以赔你玻璃钱。”

“你有钱?”

他眼里充满了质疑。

芮冬亦难得犹豫,“分期吧。”

“分几期?”

“无期。”

男人抿了抿薄唇,还没来得及再开口。

一脚油门的功夫,已经到了她说的地方。

“谢了,钱下次还你。”

车还没停稳,芮冬亦便急匆匆地冲了下去。

明天就是那个渣男的婚礼了,她得好好准备,绝不会空手前去!

次日中午。

C市,皇悦酒店内。

洁白玫瑰铺了满庭,青青藤蔓顺墙而上。

两色交加,将宴会厅点缀着犹如梦幻之景。

“我要和宸翔结婚的消息,你说那个女人有收到吗??”

孙蕊依坐在梳妆台前,由着造型师打扮,自己百无聊赖地翻看着信息,问向身后的人。

“她要是收不到,过两天等你蜜月旅行完回来,一个家庭聚会,还怕她躲得掉?”

说话的人是孙怡柳,孙蕊依的姐姐。

孙怡柳弯起唇角,走到孙蕊依身旁,靠近她耳畔,低声道。

“那个女人的房间里可全是关于他的东西,即使你们结婚了,也已经别放松警惕。”

话落,孙蕊依嗤笑出声,“就她?一个没爹要的死妈女,没钱没势没能力,你觉得魏宸翔会这么蠢,抛下不要我而和她在一起吗?”

女人的话音还没完全落下,只听门外传来了招呼声。

“宸翔,婚礼开始前你是不能和依依见面的。”

“妈,我一天都没见到依依了,所以才想来看看。”

母亲的声音越传越远,想必是已经带着魏宸翔走远。

孙怡柳和孙蕊依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岔开了话题……

2020-3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