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灯初上,B市的一个高级会所里——灯红酒绿辉映着男男女女迷醉的脸。

被一群人簇拥在中间的是一个清冷俊逸的男人,有着棱角分明的五官,他左手怀里抱着一个柔弱无骨的女人,右手拿烟,脸上神色不明,好像享受着,又好像在出神想些什么。

他怀里的女人带着一丝试探先开了口:“以隽,我有点累了,咱们回家吧。”

男人回过神来,低头一笑,说道:“好。”

程以隽和柳妍在包厢里和众人告别,于是相拥着走出门,仿佛是一对再恩爱不过的情侣一样,也不管身后众人会投来怎样的目光。

柳妍知道,那些人无非只有嫉妒和嫌弃,但她不在乎,他们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已。

程以隽的司机在会所楼下等着,刚上车,柳妍就说:“是去江景别墅吗?”

男人顿了一下,才说:“那就去那。”

而此刻程家的江景别墅里,阮微正百无聊赖地在自己房间里看着某卫视的肥皂剧。

她有着精致的面庞,身材姣好,一双明眸灼灼地盯着电视,眼眸里自带着一种灵气,给人一种脱俗的气质。

作为程以隽名义上的妻子,阮微觉得这段婚姻更像是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结婚两年来,程以隽很少回到这里,即使迫于他爸爸的压力,他回江景别墅也只是住在客房。

与其说是夫妻,倒不如说是连室友也算不上。

楼下传来密码锁的声音,阮微连忙起床,准备去迎程以隽。

她还没开卧室的门,就听到楼下男女清晰的说话声。

“以隽,我们现在这样,我怕别人看不起我…”

“妍妍,对不起。”

阮微僵在原地,她的心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脑子里一团浆糊,眼睛发酸,她狠心掐着自己的手臂,疼痛让她慢慢冷静下来。

是柳妍,程以隽一直心心念念的初恋,她一直以为她已经在他们结婚前已经离开B市了。

她走出房门,到二楼扶梯处,柳妍的声音又传来了。

“以隽,我爱你!”

阮微看到柳妍已经看到自己了,她和程以隽相拥着坐在沙发上,眼神充满挑衅地看向她。

一瞬间,阮微感到不能和之前一样欺骗自己了,不管她怎么做,程以隽都不会爱她,她如鲠在喉,心中充斥着愤怒和悲哀,被背叛被冷落的感觉一时间都涌上心头,她飞奔下去,对着他们喊道:

“你们在干什么,程以隽,你太过分了!”

这对缠绵中的男女被惊扰一样,男人转过头去,目光冷漠不喜地朝阮微射去。

外面下起雨来,夏天的雨总是来得凄厉又突然,雨滴击打在窗户上,阮微觉得和程以隽看自己的眼神一样,冷漠,没有感情,像是在看什么物品一样。

柳妍仿佛很紧张地抓住了男人的衬衫,目光里是胆怯,和刚刚的挑衅全然不同。

程以隽斜着身体看向她,眼神没有歉意和慌张,低沉着声音:“滚。”

阮微手紧握着,指甲已经掐进了手心,她扬手指向门口:“你们两个从我家滚出去!”

2020-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