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妍连忙对男人说:“以隽,我不知道这里还有她,咱们走吧。”

程以隽回过头来,安抚地亲了亲柳妍的额发,声音无比温柔地说道:“妍妍别怕。”

继而,他带些警告的目光重新刺向阮微,说到:“要么你现在回房间,我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阮微觉得可笑极了,自己才是他的妻子,被背叛,还要当作没发生吗?

“我为什么要这样,你们才应该滚!”

阮微听到程以隽讽刺的声音传来,他说:“阮微,你应该清楚我不爱你,你待在这里、我娶你都是因为爸爸喜欢你这个儿媳妇,希望你搞明白。”

他的话像一根毒刺,狠狠地刺穿了她。这几年自己的等待算什么?单方面的爱只得到了程以隽的冷漠、背叛和嘲笑。这样自己的坚持还有什么意义?他只想结束而已。

阮微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决然转身,“我会走的。”

看着她的背影,程以隽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了,但阮微这两年对他的爱和付出又让他胜券在握,他知道阮微爱他,也知道他不会爱阮微。

和阮微这么一闹,程以隽也没了兴头。

他整理好自己和柳妍的衣服,就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低着头,没了刚刚的不可一世,添了些颓废的意思。

见状,柳妍开了口:“以隽,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妻子住这。”一边握住程以隽的胳膊,又依偎在他肩膀上,无辜的样子显得天真烂漫。

男人回头看她,只见她眼中充满歉意和宽慰,于是心疼地说道:“妍妍,这不怪你。”

程以隽掐灭了烟,又安慰道:“妍妍,不是你的错,要不是爸爸的事,这栋房子的女主人就只有你。”

“嗯,以隽,就这样跟着你也好。”

柳妍抬头看他,搂着他的脖子,攀上男人硬实的胸膛,带着爱意和羞涩,吻了吻他的唇角。

男人正准备回应她,就看见阮微站在二楼扶梯冷冷地看向他们,她手里提着一个巨大的箱子,身上也没穿着刚刚的睡衣了,还挎着一个包,注意到他的目光,阮微提起箱子,纤细的手臂显得很吃力,一边身体夸张地倾斜着,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

她平时灵动的眸子此刻通红着,泛着泪光,仔细些看会发现身体也在颤抖着,显然极力忍受着自己的情绪。

程以隽没想到她今天居然这么倔强,看着她这架势,立马冲到了她身边,大声问道:“阮微我告诉你,你今天出了这个门会后悔的!”

他也没想到自己此刻为什么如此愤怒。

阮微放下箱子,深吸一口气,身体仍然颤抖着,但她逼迫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卑微和脆弱,直视程以隽审问的目光,应道:“你放心,我不会后悔,以后不会来烦你,这栋房子也不会再来。”

程以隽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的妻子,怀疑她是在耍什么小把戏。

她平时对自己那么温柔,自己偶尔来这里住一次她都那么高兴,每每亲自下厨,今天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阮微,你!你不能走!你就这样走了,我怎么和爸交代!”

2020-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