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微本就筋疲力尽,此刻更是心力交瘁,没想到他最后的挽留也是因为没法和长辈交代,自己在他心里从来没有一席之地。

她低下头,眨了眨眼睛,觉得可笑,“程以隽,这样的日子我算是过够了,每天满怀期待,你却没有给过我任何希望,我等不了了。”

她才说完,程以隽就像被她的话刺激到一样,一脚踹在她的箱子上,眼看着箱子就要滚落下去,她下意识就要去扶,都忘了她还在楼梯上,直接一脚踩空,滚下楼梯。

程以隽没想到她会去扶,只见眼前人影闪过。

他怔愣了一下,连忙几步跨下楼梯,扶起阮微,人已经晕过去了,他发现自己手上一片黏腻,是阮微后脑勺的血!

原本在沙发上看戏的柳妍也赶紧过来了,看见阮微已经晕过去,又看见男人手上带血,顿时有点慌了:“以隽,怎么办?”

程以隽已经抱起阮微,沉声对她说:“快去叫救护车!”

作为和他朝夕相处的女人,柳妍看懂了他眼神里的焦急和怜惜。

可是这样的眼神却是在看别的女人,柳妍不敢细想下去。

不,不会的,他要是喜欢那个女人就不会让自己和他回别墅了。而她一定会光明正大地和程以隽一起住进这栋别墅里,那个女人一定会被赶走的。

柳妍呆愣地想着,又嘲弄地看了阮微一眼,才去拿起了手机。

程以隽将阮微抱在沙发上,看见她双眼紧闭,脸上还挂着泪珠,他替她拂去,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顿时看了柳妍一眼,见柳妍没注意这边。

他为什么这么担心她呢?

不过是名义上的妻子而已,他们之间除了婚姻的枷锁外,都是清清白白的。

救护车很快赶到,手术室里的阮微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又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在梦里,她走着走着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一个人她认识的人也没有,又好像是一个人也没有。

脚下是软绵绵的白色土地,四周又很空旷,一眼望不到边。

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座瑰丽辉煌的宝殿,阮微迷迷糊糊地就踏进去了,她看见了一个慈祥和蔼的老爷爷,正对她眨着眼睛,老爷爷一头白发,但又精神矍铄,正对她招手,阮微感觉这个老爷爷很像老神仙。

阮微走过去在他面前坐下,问道:“爷爷,您知道这是哪吗?我该怎么回去?”

老爷爷对她的疑问恍若未闻,却说到:“你还想继续吗?”

这话问得阮微一愣,“我,我不会再继续了,但我要回去,我可以为自己活着。”

老爷爷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哈哈大笑,转眼就不见了人影。

急救室外,程以隽和程父都在等待着绿灯亮起,两人脸上都是挂不住的担忧和焦急,整个走廊弥漫着凝重的气氛。

“微微这是怎么弄的,你说!”一向冷静的程父此刻来回踱步着,正瞪向自己的儿子,“这两年,我都看在眼里,微微做了什么,你又做了什么!你还不懂吗?”

2020-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