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寒凉如冰。

楚家后院的小阁楼里,楚家长女楚可可浑身血污躺倒在地。

一双望着眼睛毫无聚焦,浓浓黑红的血泪洒满了面庞。

她的身边,静静的躺着一个襁褓,襁褓里的女婴眼皮紧闭,早没了呼吸。

“DX,剧毒,只要一毫克,就足以伪造突发心衰过世的假象。”

楚宝心看着王艳荣和楚云天的背影,缓缓张口,声音里的风轻云淡让人几乎以为刚才杀人的不是她。

她转过头,微笑着拂去黏在脸侧的碎发,“我本来不想杀你的。”

“可谁知道你这回竟然难产,惊动到医院需要汇报上去找关系调血,让慕封白察觉到你的存在。”

“慕封白竟然愿意娶一个残废!”楚宝心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

“但是没关系,你的大儿子已经会说话了——他叫我妈妈。”

“我只需要告诉慕封白,你是因为孩子夭折而抑郁猝死,他念在你儿子叫我妈妈的一声份上,也会娶我——”

楚宝心浅笑里淬炼着浓浓的恶毒,漂亮的脸蛋因此而扭曲出奇怪的表情:“说来,我本不应该这样麻烦,让你怀了三次孕……我应该在老大出生后就杀了你!或者,更早?”

“怎么用这么疑惑地看着我?”

“你不知道吗?你十岁那年坠楼失明,是我推的你。要不是佣人发现得早,你早就死了。”

“还有你的嗓子,谁让你犯贱抢了我校园歌剧会上女主角的位置,我给你下了毒!本来只要一个月就能让你死去,谁知道竟然只让你成了哑巴。”

“这些都不重要,无论你曾经是多么高高在上楚家独女,你,你妈,你的这两个贱种,都只是我的踏脚石!”

“哈哈哈哈——”

笑声高扬,楚可可血泪落下,瞪大的眼睛无神的看着屋顶,瞳色渐散。

……

窗外闪过一道闪电,轰然雷鸣!

楚可可听力较常人敏锐好几倍,这声雷毫无预兆,吓得她猛然扬起了眼。

昏暗依旧,楚宝心最后一声得意犹还在耳畔,临死前痛苦的感觉却荡然无存。

周边徘徊着清冽的冷香,身下是柔软的床,颈下,是结实的手臂。

她的双眼早已失明,看不见任何东西,却忘不掉这样的香气,这臂膀的主人。

反应过来身处何地,楚可可一愣,倏地被对方翻转而过。

楚可可脸色飞红闷哼,身后的男人反而愉悦牵唇。

咬住她优美的弧线,他嗓音仿佛带电:“一个月了才出一次声,楚宝心,你倒是能忍。”

是慕封白……

楚可可皱眉,再次天翻地转。

……

四个小时后,楚可可虚弱地躺在床边,手臂吊在床沿,可以碰到冰凉的地面。

窗外风雨倾盆电闪雷鸣,一切都是嘈杂的。

可失明哑巴后变得灵敏的听觉还是让楚可可通过细微的洗浴声,分辨出了浴室的方向。

以及一件事——她重生了。

重生到了代替楚宝心,和慕封白在一起的那个晚上。

她,曾经的楚氏独女,楚氏企业总裁楚落烛的亲生女儿。

五年前,楚落烛突发脑溢血入院,抢救回来后便昏迷不醒。

倒插门的楚云天吃软饭多年,在第一时间转移楚落烛大部分财产,把养在外面的小三带回了楚家。

而他们的女儿,楚宝心,一跃成为楚家大小姐。

而她,被这一家人害的又瞎又哑,成为楚宝心的工具,被关在阁楼顶永不见天日。

如果不是遇到那个人……

2020-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