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封白对她来说,就像一个遥远的电视人物。

她知道他年级轻轻创造了商业帝国,二十八岁了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甚至被疑心是GAY,可是……

四个月前,她意外遇到被人追杀又身中剧毒的慕封白,被他……后,便成为唯一可以接近他的女人。

她是个又盲又瞎的哑女,唯一的人生已经被亲生父亲和继母继妹摧残殆尽。

楚宝心以楚落烛作为威胁,冒领了她的身份,堂而皇之的走到了慕封白的身边。

楚宝心不能生育,于是,为慕封白生一个孩子这件事,就落到了楚可可身上。

孩子……

想到前世临死前被楚宝心摔死的孩子,楚可可痛彻心扉,不自禁地低声呜咽。

楚可可是眼盲的小哑巴,楚宝心防着她露馅,早就告诉她不要随意出声。

微型耳机里响起了沙沙的电流声,楚宝心的声音传来,“闭嘴!楚可可,封白很快就要来了!我就坐在你妈的呼吸机旁边!”

楚可可抬头,两眼没有聚焦,却丝毫不妨碍她脸上流露出恨意。

微型摄像头在常青竹的花盆里继续工作,画面中的女孩低了低头,似乎在擦眼泪,然后做了个“你放心”的手语。

下一秒,浴室的门便开了,楚可可抿了抿唇。

现在开始,是她和慕封白的二人世界,成败在此一举!

“醒了?”男人的声音在楚可可耳边响起。

指骨分明的手穿过她的头发,冷戾的气息环绕而下。

细微的触感从肩颈往下,带起一阵电流,楚可可不禁打了个冷颤。

男人的声音响起,“怎么穿上了?害羞?”

重生之前,楚可可因为怀孕,被楚宝心带走藏在阁楼养胎,所以前后加起来,她已经有一年没有见过慕封白。

乍然重生到他身边,斑驳的痕迹和深处的感觉还未散去的肤感,让她很不适应。

衣服本就草草的套着,骤被这么一问,楚可可瞬间变了颜色。

即使数百个夜和他见面,为他生下过三个孩子,楚可可还是很不适应这种和他肌肤相切的感觉。

感觉到他的气息,楚可可往慕封白的方向侧了侧头。

手指摸过他的脸,却依旧想象不出他的长相,她熟悉的,只有他的身体……

怔愣间,耳机里又响起沙沙的声音,“楚可可!记住我说的话,不要耍花样。”

楚宝心的声音带着几分气急败坏。

楚可可闻言,嘴角冷漠的扯了扯,手上的动作也放慢了下来。

感觉到她的停顿,慕封白眯了眯眼,失去了耐性:“楚宝心?”

2020-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