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夏木槿看到屏幕上,自己与温阳一起出入酒店的照片时,她几乎能想象到秦绅的面无表情。

“砰!”

身后传来重重的摔门声,夏木槿被吓了一跳,转身看到刚从门口走进来的秦绅,有些出乎意料。

“夏木槿!”

还没等夏木槿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震耳欲聋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愣怔的看着秦绅一步步走进自己,一直逼到了墙角。

手腕传来的疼痛让夏木槿一下子清醒过来:“你做什么?”

他不是从来不在乎她的绯闻的吗?可是她实在想不起来,最近还有别的事惹到他!

“这话应该我问你!”秦绅厚实的大掌紧扣着她的手腕,怒目猩红,像是要将她千刀万剐:“昨晚,跟温阳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夏木槿苦笑,果然是为了这件事:“我去了哪里,你会不知道么?”

“至于做了什么,我若说没有,你会相信么?”

夏木槿说这话时,目光坚定的看着他,昨晚的事,她和温阳是被陷害的,她问心无愧。

“你说呢?”秦绅冰冷的吐出三个字。

夏木槿从他的眼中便看到了答案,他终究不信她,和以往的每一次,都一样。

“既然你不信,又何必来问我?”夏木槿仰头看着他,努力不让眼中的泪水掉下来:“这次是打算封杀温阳,还是直接封杀我?”

以往她的所有绯闻,都被秦绅强势压下,用钱,亦或是封杀跟她闹绯闻的男艺人。

秦绅的怒气转为冷笑:“夏木槿,在你眼里,仅凭封杀就能平息我的怒火?”

“你不一直都是这一套么?这三年来,你封杀了多少人?”夏木槿控诉道:“秦绅,你内心的狭隘,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我又如何指望你什么都不做?”

提到孩子,夏木槿纵使再逞强,也止不住泪水。

温阳是她的初恋,夏木槿和温阳在一起时,温阳已经在娱乐圈有了一席之地,却遭到她父亲的强烈反对,这其中少不了秦绅的推波助澜。

夏木槿之所以进娱乐圈,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与温阳齐名,在娱乐圈闯出一片天地。

秦绅在她的父亲临终前提出要娶她,毁了她的初恋,她的理想……也随之变得毫无意义。

一年前她发现自己怀孕,那孩子是她活下去唯一的念想,可秦绅竟然连孩子都不放过,叫她如何能不恨?

在夏木槿恍神之际,秦绅眼中划过一丝动容,只是稍纵即逝,便没了踪影。

“别跟我提那个野种,你的绯闻从未断过,谁知道那孩子是谁的?”秦绅狠厉的说道。

“秦绅,你混蛋!”夏木槿双手握拳,朝他胸口捶去,却被秦绅按在了头顶,不得动弹。

野种?他竟然说自己的孩子是野种,简直丧尽天良。

他可以侮辱她,但他不能侮辱她的孩子,它是无辜的,无缘来到这个世上已是一种罪过,死了还要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说成“野种”。

想到这里,夏木槿的心就发疼。

她从小便心脏不好,父亲对她的呵护,处处小心翼翼,捧在心尖儿上宠着,生怕她受任何刺激。

秦绅突然话锋一转:“不过你说什么都不做,这确实不是我的作风!”

闻言,夏木槿心中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脸上的血色尽褪:“你什么意思?”

“怎么?我才一年没碰你,这就耐不住寂寞找了你的老相好,这会儿跟我装清纯了?”修长的手指紧紧扣住她的牙关,秦绅的唇角勾起轻佻的弧度。

2020-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