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对不起,我们家木槿今天身体不舒服,无法回答诸位的问题,还请让一下!”艾青一边护着夏木槿,不让身边的记者伤到她,一边公式化的回应道。

可她的话对周围的记者没有任何作用,甚至有人抓到了话中的重点,更加犀利的问道:“夏小姐身体不适,是不是怀孕了?是温阳先生的孩子吗?”

此言一出,周围的记者也跟着起哄,瞬间便更加热闹起来。

“这位记者,请问你是哪家媒体?我们将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艾青一脸阴沉的说道,语气中带着警告。

媒体向来捕风捉影,一旦有些风吹草动,便能联想出一整串剧情来,在这些记者看来,她既然昨天能跟温阳进酒店,就绝对不是第一次,恐怕两人早已暗度陈仓,甚至从来没断绝往来过。

艾青的话就像一颗石子丢进了水中,瞬间激起了浪花。

“夏小姐身为公众人物,难道不应该给自己的粉丝和温阳先生的粉丝一个交代吗?”其中一个记者理直气壮的问道。

“木槿是清白的,无需像任何人交代,此事已交由夏氏集团公关部处理,还请大家不要为妄加猜测,捕风捉影,夏氏集团自会给大家一个交代。”艾青这番话说的不疾不徐。

今天这些记者,显然是有备而来,那么背后必定有人指使,如今多费唇舌也是无济于事,当务之急是要找到这个幕后主谋。

车上,艾青的电话突然响了,接起之后,应了几声,对方似乎是她不敢得罪的人。

“怎么了?”夏木槿忍不住问道,艾青是她的经纪人,这个电话应该和她有关。

“秦总让我们马上去公司!”艾青不敢有所隐瞒,立即吩咐司机确定了方向。

夏木槿倒是不以为然,消息倒是够灵通的,她这里刚被记者堵截,他紧跟着就电话来了。

车子到公司楼下时,夏木槿下了车,身后传来艾青的声音:“秦总让你一个人上去!”

夏木槿并未在意,夫妻一场,秦绅还能对她做什么。

直到她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前,里面传来女人的嬉笑声,原本微沉的心凉了半截,转动门锁便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秦绅和另一女子坐在沙发上聊天嬉笑的情形,夏木槿仔细看了女子一眼,大波浪卷发染成了栗棕色,脸上的妆容精致,身上是一套鹅黄色连衣超短裙。

令她惊讶的是,这个女人竟然是夏初晴!

她不是在法国吗?

“姐?你来啦?”夏木槿还没有回过神,夏初晴从沙发上起身,来到夏木槿身边,亲昵的挽起她的胳膊:“姐,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想我?”夏木槿挑眉,笑意不达眼底:“我以为,你会怪我打扰了你们的雅兴!”

秦绅收敛了先前与夏初晴嬉笑的脸,换上冰冷:“你怎么来了?”

“是我让林特助打电话让姐姐来的!”夏初晴的话语中带着三分任性,七分愧疚:“我知道姐姐是大忙人,若不以绅哥哥的名义,我怕姐姐会以为我胡闹,不想来呢,绅哥哥,你不会怪我吧?”

秦绅的表情瞬间柔和了起来:“怎么会?”

夏初晴一脸欣喜:“我就知道绅哥哥最好了!”随即又看向夏木槿,‘关心’起来:“姐,刚才姐夫还跟我提起你呢。新闻上那件事……我都看了,媒体素来捕风捉影,我和绅哥哥都不信,你会做出那种事!”

2020-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