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华别墅大厅中,一位女子穿着单薄的蚕丝浴袍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正对着她的是一名身着深蓝色西装的男子。

居高临下的压迫感让女人心中升起了一丝害怕,胸口不停地起伏,但那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见此,将翘着的二郎腿自然地放下,稍稍凑近了一点,他冷道:

“姜枢,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姜氏继承人的份儿上,还真以为我愿意伺候你。哦对了,看在你马上就要死的份上,也念在我们夫妻一场,我今日就让你做一个明白鬼!”

言尽,男人稍微顿了顿,只见他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邪笑,将嘴贴到了女人耳边,故意压低了声音,其中带有几丝戏谑:

“你最亲爱的爸爸其实不是死于意外事故,那都是我和我爸精心安排的,呵呵!”话毕,男人冷笑两声,看向面前的女人的眼神满是可怜。

“叶以琛!你竟然…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一定会把你挫骨扬灰。”

女人听后,顿时青筋暴起,但胸口的疼痛让她完全起不了身,只能死死地盯着眼前这心如蛇蝎的丈夫,好似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呵,那就等有来世,你再来杀我报仇吧!”

话尽,一把匕首飞快地刺进了女人心脏,鲜血瞬间喷涌而出,而女人在瞪了他好几次后,最终不甘地闭上了沉重的眸子。

……

“啊!不要!”

随着一声尖叫,姜枢从梦魇之中醒来。

她喘着大气,胸口的起伏一阵儿一阵儿,过了好一会,她才缓过神来。

屋子里的灯光,有些刺眼,她看向四周,天丝绒的大床衬着豪华的家具,一切仿佛尽在昨日。

这是怎么回事!?

要是没有记错,她已经死了,为什么…

直到,一阵广播声传来。

“亲爱的宾客朋友,欢迎各位前来参见姜覆先生五十大寿。”

姜覆?爸爸!五十大寿?

难道,她重生了,而且时间还回到了四个月以前!

这里又是?

一幅幅画面涌现在脑海里,令姜枢痛苦不堪,但她反应迅速,当即夺门而出,拼了命的朝外跑去。

上一世,她就是在刚才的那个休息间,开始走下坡路。

卑鄙的叶以琛,趁她不胜酒力。

让外人撞见他们偷奸,碍于面子,爸爸只好将她嫁给也叶以琛。

最后,以悲剧收尾。

不行,上天好不容易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绝对不能…绝对不能在这里跌倒。

许是跑得太过慌乱,撞到人了也不自知。

她抬头一看,一张绝美的脸映入眼帘。

这不是?

顾泽州!

没错,就是他!

她的未婚夫,同时也是月城顾氏的掌门人。

“姜大小姐!”男人冷冷地看着她,“真是冤家路窄。”

来不及多说,姜枢哽咽了几下:“顾泽州,你能否帮我做一件事。”

闻言,顾泽州只觉得好笑。

“帮?能从姜大小姐嘴里听到这个字,真是不易。”男人轻笑着撩起刘海,眼中尽是讥诮,

“在下不过是个痞子,又能帮得上你什么呢?”

此话一出,姜枢愣了愣。

当时,她被鬼迷了心窍,为姜以琛所欺骗,一心一意只想着嫁给他,不承认顾泽州未婚夫的身份,当着外人的面儿,直接给了他一巴掌,甚至还破骂了他一顿。

因为那事,顾泽州被月城的人,笑话了整整一月,最后方才平息下来。

“当时是我的错,我向你赔礼道歉,可是现在,你必须得帮我,也只有你可以帮我了。”

她的父亲姜覆,向来身体不好,再加之这几年为姜植夫妇撺掇,对她嚣张跋扈的性子深信不疑,又岂会帮她,乃至相信她!

他潜伏多年,伪装着一副风流成性的模样,实则城府极深,待他露出本来的面目,站在商界巅峰之时,所有人才明白自己犯了多么致命的错误!

“帮你,与我而言,有什么好处?”

“若是两家真正联姻,那顾氏的势力肯定会远超于现在的吧!”

顾泽州目光幽深,锐利的眸子看了姜枢许久,才开口,“条件是什么?”

“很简单,我要叶以琛成为这一次事件,唯一的主角!”

2020-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