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枢,我来啦!”

一猥琐的身影,走进了休息间。

脸上的卑鄙,还有得逞,那叫一个明目张胆。

许是太过于迫不及待,门还没有关紧,他便走到了床边,看着趴在床上娇艳欲滴的女子,一股灼热劲儿从他的胸口,一直往下蔓延,至小腹时。

叶以琛再也等不了,三两下脱去衣物,压根没看清女人的面孔,便扑身而上,展开了一系列火热的动作。

正在二人情深意浓之时,门被一脚踢开…

“砰”的一声,其中隐隐带着怒火。

“大哥,您别激动,小心身体,或许这一切只是误会也不一定啊。”

“你不用多说什么,如果姜枢真做出有辱家门之事,老子绝对饶不了她。”

随即,一行人走了进去。

彼时,床上的运动还未消停,不断的传出女子娇柔的声音,那叫一个婉转动人。

见此,姜覆瞪大了眼睛珠子,气的愣是差点没原地爆炸,而一侧的叶植,表面虽惊讶实际上内心早已乐开了花儿。

至于后边的人,除开姜覆之妻林淑华,大多都是抱着看戏的态度。

叶以琛不愧是他叶植的好儿子!

这么快就成了…

这下子倒是要看看,姜覆那张老脸上还怎么过得去,还不得乖乖把女儿,嫁给他儿子。

“爸爸,叶叔叔,你们这是在干嘛?”

一道清丽的女声,从背后传来。

闻言,姜覆微微一怔。

不敢相信的撇过头一看,一张精致的小脸映入眼帘,穿着浅粉色渐变礼服的姜枢,整个人的气质,出了奇的温柔,叫人不禁眼前一亮。

只见姜枢走了上来,一脸懵然,再次问道:“爸爸,怎么那多人,这是出什么事了吗?”

“小枢,刚刚有服务生匆匆忙忙跑来宴厅,说见你和以琛…你爸爸担心得不得了,怎么样,你没事吧?”林淑华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握紧了姜枢的手,低声细语道。

她总是这样…

记得前世,自母亲走后,没过多久父亲便娶了林淑华进门,依自己那时大小姐的脾气,又怎会轻易接受林淑华。

在自己讨厌者名单之中,林淑华一直占据第一的位置。

不仅因为她代替了妈妈,还因为她几次三番与,将自己往错路上引的白莞争锋相对。

直到,最后那一刻,她才发现自己错的究竟有多离谱。

林淑华也是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大小姐,竟然为了她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儿,卑躬屈膝去求那叶植,结果却惨遭侮辱…

想到这里,姜枢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反握住林淑华的手,强忍住情绪,只因她知道,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她摇了摇头,扯出一抹淡笑:“林姨,我没事,对了,以琛呢?”

“小枢,你怎么从外边进来啦?刚刚以琛跟我说,你给他发消息,说你不舒服在休息间,让他来陪你,你现在没事吧!”

在看见姜枢的那一刻,叶植的脸犹如抹了锅底的黑似的,他佯装一脸担忧,走了上前问道。

不知道的,或许还真以为这叶植,在关心她这位世交之女,实际不然。

此话初听确实是在关心,可是当仔细一听,漏洞百出啊!

“叶叔叔,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我刚才有些不胜酒力,本来想着让以琛帮我去买解酒药,见他迟迟未来,所以我只好自个儿去,一回来,就见你们在这儿了。”姜枢一脸懵懂。

随即只见她从小包里,掏出一瓶药,摆在了诸人面前,确实是解酒药的无疑。

见此,那些人你看我我看你。

以为今天有幸能看见姜大小姐出丑。

可惜啊…搞了半天,原来竟是误会一场。

“咳咳咳,那个…小枢啊,你不舒服,怎么也不跟爸爸说,爸爸派人去给你买药,以后千万别自己去了,外边坏人多。”

听姜枢解释后,姜覆脸上的怒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论察言观色的本事,谁又能比得过叶植。

看来这一次,计划是落空了!

知道落空后,他也乖乖的闭上了嘴。

“好的,谢谢爸爸。”姜枢笑了起来。

在爸爸眼里,她或许始终都是一个小孩子吧…

哪怕,叶植再如何挑拨她父女二人的关系。

有句话说得好,血浓于水!

此时,人群中总有那么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起哄。

“既然姜小姐好端端的在这里,那这床上的,又是谁呀?”

2020-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