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之中,总有那么几个爱八卦的。

其中一抹声音传了出来。

若是此话不出,那或许大家早已经忘记了,有这么一档子事。

于是,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了那张床上。

不说还好,一说…叶植那个小心脏,砰砰砰跳的不知道有多厉害。

他率先走了上前,咬紧牙关,一把掀开了被子。

顿时,一幅火春工,展现在诸人眼前。

外人还没说什么,叶以琛便以反应过来。

弄清局势,他翻身而起,看见边上半昏半醒的陌生女人时,叶以琛魂儿都快吓没了。

他赶紧裹好了被子,看向姜枢所在的方向,还来不及弄清是怎么一回事,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直接打在了叶以琛脸上。

“你个臭小子,竟然做出这种事,你太让我失望了。”叶植心脏病都要被气出来了。

事先他是怎么交代的,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

让外人看见也就罢了,让姜覆看见了,日后还怎么把姜枢嫁给他们家!

好好的一锅粥,被他这一颗老鼠屎,全给搅浑了。

“爸,小枢,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你们听我解释…”叶以琛捂着发红的脸,正要解释时,突然被姜覆打断:

“够了,原来是我们打扰贵公子的好事儿了,小枢,走,爸爸带你回家,今天的宴会也到此结束吧。”

说道,姜覆拉着姜枢还有林淑华便朝外走去。

而叶植也不是木头,他赶忙追了出去:“大哥,大哥,我想此事肯定有误会,肯定是有人栽赃陷害以琛,你别动气呀,大哥!”

“好了,叶植,事已至此,我先带着小枢回去了。”姜覆黑着一张脸,显然不想继续多说下去。

都到了这个份上,也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吧。

更何况,他们对那解释,没兴趣!

————

待叶植再次回到休息间。

屋子里的人,早已尽数散去,叶以琛彼时也穿好了衣服愣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他想不通,这究竟是哪一步环节出了问题。

明明,明明是他亲自将姜枢扶到此处的,按理来说,不会错的啊。

也不可能有错。

“爸,我…”

“唉,事到如今,什么都别说了,姜枢那个草包,肯定会跟以前一样,你过两天把她约出来,跟以前一样哄几句应该就没事了。”叶植无奈叹了两口气。

“好的,爸,今天这事,会不会是姜枢在暗中搞的鬼啊?”

叶以琛想来想去,最后,只想到了这个可能性。

除了姜枢搞鬼,那还真的无法解释这一切。

闻言,叶植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直接反驳了回去:

“就姜枢?她还这个能力,我估摸着此事应该是顾泽州的手笔,先不说他刚才不在场,你仔细想想,整个月城几乎都知道你和姜枢有一腿,此事最大受益者除了顾泽州,还会有谁?”

更何况,就顾泽州那吊儿郎当的性子,干这种事,对他来说完全是家常便饭嘛!

当听见那三个字时,叶以琛一时有点惊讶。

“顾泽州,姜枢的未婚夫?”

“呵!未婚夫?能不能结婚还不一定呢!你给我记住了,娶了姜枢就等同于拿到了姜氏,你小子如果以后再给我添乱,休怪老子不客气!”

言尽,叶植甩袖便离开了休息间。

————

彼时,姜枢一行人也回到了姜氏别墅。

在姜枢正要上楼的时候,一道严厉的声音在背后冷嗖嗖地荡起波澜:“姜枢,你给我站住,昨晚你是不是又跟你那些狐朋狗友出去玩了!”

此话一出,姜枢微微一愣。

前世,母亲走后,再加上自己又不喜林淑华,便长期一阵儿一阵儿住在叶植家中。

要说那些‘狐朋狗友’,若没有记错,都是叶植之妻白莞介绍给她认识的。

表面宠溺,实则捧杀!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林淑华便先一步开口了:“老公,今儿闹了那么一出,大家也都累了,孩子还小,不懂事,别跟她一般见识,

小枢你先上楼休息吧,有阿姨在,没事的,放心!”

“爸,周阿姨,我向你们保证,我绝对不会了。”

如今仔细一想,确实…她确实做错了太多。

错到善恶不分!

这一世,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她一定会竭尽全力守护住自己的一切。

叶植、叶以琛、白莞,她也一定会让他们三人,全部付出惨痛的代价。

可眼前这种局势,她和爸爸的关系,早就因叶植夫妇的挑拨而岌岌可危。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想办法,缓和和爸爸的关系!

“叮叮叮叮…”

一阵电话铃声传来,她掏出手机,仔细一看,不免勾出了一抹冷笑。

还当是谁呢!

结果竟是叶以琛那厮!

据她猜测,叶以琛应该还想用,以前那些所谓的‘花言巧语’,来给她解释今天发生的一切吧!

她转了转眸子,笑着挂断了电话。

不妨先让他着急个两日,也算是提前讨一笔债。

刚退出了通话屏,不经意间,她貌似按到了什么,再次将目光投向屏幕时,屏幕里突然多出了一张男人的脸。

丰神俊美,眉宇间透着一股纨绔,而眸子却是那样的煞冷,是顾泽州没错了。

该死,刚才一不小心…竟然接了顾泽州打来的视频。

姜枢走到门边,在确定四周无人时,她小心翼翼的将门给锁上了。

“什么事?没事我先挂了!”

“大小姐,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莫不是忘了,刚才你叫我做的事!”说道,顾泽州挑了挑眉,坐了下来。

仔细一看,他边上的景象,那貌似并不是他家。

“你在哪呢?”

“这还没结婚呢,怎么…开始管起我这个未婚夫来了?”

尽管知道顾泽州在打趣,可姜枢还是按捺不住想揍他,她半捏紧拳头,情愿刚才没有问那个破问题。

“我在医院。”

许是看出了姜枢的不悦,顾泽州一时也打住了脚,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给她打视频,可是有正经事!

“就顾大公子也会有正经事,不妨说说!”

话音一落,姜枢将手机扔到一边,走到衣柜处,随意拿出了一套睡衣。

“叶以琛,我可以派人做掉!”

不过签了个字的功夫,顾泽州一时竟没发现,屏幕里的画面,早已从刚才的红粉佳人,变成了一面光秃秃的墙。

等他反应过来,只见他蹙紧眉头,表情明显有些不悦,语气中也夹杂着愠气道:

“姜枢,你人呢?”

“吼什么吼,小声一点,若是一会儿招来人了,要出事,至于叶以琛的事,我想自己解决。”

此时的她,已经换下了礼服,换上睡衣的姜枢,不知是顾泽州的错觉还是怎样,竟发现她出了奇的好看。

“你刚才上哪儿去了?”

顾泽州凝神看着屏幕中的姜枢,语气却是那样的漫不经心。

“换衣服,要是你日后给我打电话,再这样大吼大叫,别怪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姜氏别墅,里边儿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叶植安插进来监视的人,小心一点总没错。

指不定现在门口,就有一个人正在偷听呢。

“砰砰砰!”

“小枢,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一阵女人的声音从门口响起,难不成还真让她给猜中了!

真有人偷听!

2020-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