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的就不知了。”

“那这样,你且问问你们东家能否改赠其他的东西,我愿出高价。”

“这怕不行,我们东家不缺钱财之物。”

“那或者告诉我他要赠谁,我去找受赠者买。”

“这……”

店家为难,没料想到遇上个这么执着且刁钻的客人,招芸也是听得暗自摇头,想着这小姐也真是有够直接,也有够任性。

不过她也仅是想一想罢了,且不说这样的好马自己买不起,便是买得起也没背景与这样的官家小姐争什么,就暗自转身先行离开。

“锦瑟,莫要胡闹,强人所难。”

有清朗温和的声音传来,招芸下意识的侧头看了一眼,见到是个摇扇的年轻公子哥正缓步行来。来人一身白衣,面容清雅,长袍宽袖颇有儒士学子之风,行动之间自带着一种优雅气度,走在这杂乱污秽的马厩外场中依旧能高蹈出尘,招芸不由暗自心中叹上一声天姿俊雅。

而他手中摇着一柄纸扇倒是让招芸解了疑惑,想来这个锦瑟总喜欢在扮男装时摇一把扇子便是从了这一位的雅风。在他经过时,招芸嗅到自他身上的香囊气味,以香识人,方知他就是那天马车内未曾相见的好心公子。再仔细辨认后,又想起早先自己打马过太平街时是见过这位公子,就是那位在二楼冲自己拱手示意的年轻人,不过想到当时自己是男装,此时为女装,且也许他早就忘记那些小事,便没想着要打招呼的继续离开。

“姑娘。这大宛马实在是抱歉不能出卖,不过若是你有其他相中的可尽管挑取,那边的几匹马亦是马中良品,若姑娘有相中的,小生就赠与姑娘。”

“嗯?在与我说话吗?”招芸缓了一刻,这才意识到来人是在同自己说话,回过身看向那年轻公子。

“为何赠我,你我素不相识。”

“当日马上遥相一见便算相识了,后城外一路相谈甚欢便是二识,此次乃第次三相见,何来素不相识之说?”沐奢摇着扇子,面带和煦微笑,一双明亮而清澈的眸子即显露真诚又带着点喜悦。

招芸又是一愣,没料到这人居然早也认出了自己,随后倒也不多伪装推脱,拱手示意问好,道:“公子有心了,在下招芸,还未请教公子如何称呼。”

“在下姓沐,单名一个奢。”

“沐公子好眼力,好记性。”

“这是家妹的功劳,她自幼爱扮男装,见多了便有些心得。锦瑟,过来见人。”沐奢冲旁边招手,那个叫锦瑟的姑娘便有些不情愿的走上前去。

“哥哥,我不记得咱们家有这铺子。这马是你带回来的?”朱锦瑟疑惑地指向那匹大宛马问到。

“嗯,近日才盘下这里,尚未与你说过。”沐奢简单向朱锦瑟解释,随后示意她向招芸认识,介绍这便是当日在城外搭乘过的姑娘。

“原来是你,这京师说大也大说小也还真是小,想不到是你。听婢子说你当日与我哥哥聊得甚是投缘,下次且与我也聊聊。”朱锦瑟打量招芸,眉眼间带着些许的情绪让招芸一时倒不确定。

“你们见过?”

“见过,便是她指认我男装不好,还挤兑过我。”

2021-1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