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纳纳脑袋昏昏沉沉的,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自己竟然还活着?她没被炸死?

就在这时候,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安纳纳,没想到你平时任性就罢了,这次竟然敢开车撞人,我警告你最后一次,再敢对婉清做出什么,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安纳纳看着面前的男人,长相英俊,可是脸上却跟染了一层冰似的,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看阴冷的气息。

“你...你是?”

熟悉的面孔,安纳纳却一时间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蓦然间,一段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之中,安纳纳,安家大小姐,一年前嫁给A市顾家继承人顾晋绅,成为人人都羡慕的顾少奶奶。

可结婚一年,顾晋绅并不喜欢安纳纳,相反很讨厌她,还一直处处维护着一个名叫夏婉清的女人。

就在昨天,安纳纳开着车子,夏婉清却从路边闯出来,安纳纳没刹住车,也就酿成了车祸。

好半会,安纳纳才反应过来,原主死了,她重生到了她的身上。

顾晋绅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容:“呵,安纳纳,就算是你装失忆也掩盖不了你的罪行,开车撞人这样的事情也能干出来,真不知道爷爷喜欢你什么!”

说完之后,顾晋绅就提步离开,似乎一分一秒都不想呆在这里。

安纳纳无语的看着顾晋绅离开的背影,明明是夏婉清自己窜出来,怎么就成她开车撞人了?

护士给安纳纳倒了杯水,苦口婆心的开口道:“顾少奶奶,你说你,跟顾少爷道个歉会怎么样,人家婉清小姐躺在隔壁半个身子都残了。”

安纳纳接过水,呵,半个身子都残了。

可是在原主的记忆里,她及时刹住车根本没有撞到夏婉清,反倒自己因为冲力将头给撞伤了。

不,准确来说是撞死了。

这夏婉清,就是一个典型的白莲花嘛!

安纳纳喝了口水,她目光深沉,自己前世是第一国际女杀手,活在枪火之中,最后竟然被炸死了,上帝给她一个机会重生,这一世,当下要做的任务自然是手撕白莲花。

将水杯放到桌子上,安纳纳走下床。

“顾少奶奶,你干嘛?你头上的伤还没有好呢?”

“我是头受伤了又不是腿瘸了。”

护士:“……”

安纳纳走进洗手间,镜子中的女人皮肤白嫩,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憔悴,她的额头被白纱布着,虽是这样,但还是看得出来,这是个美人胚子。

不错,安纳纳满意的笑了笑。

护士站在外面半小时,却没有等到安纳纳走出来。

她敲了敲洗手间的门:“顾少奶奶....”

久久地,无人回应,担心出事,护士直接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里面空荡荡的,护士愣了愣,少奶奶没出来过啊,难道她从窗户跳出去了?这可是四楼啊!!!

与此同时,隔壁的房间,白色的病床上,夏婉清腿上打着石膏,她面容憔悴,看起来很是可怜。

“晋绅,纳纳人怎么样了,她没事吧?”

提起安纳纳,顾晋绅目光就冷了下来。

“你都已经这样了,还想着她干嘛。”

2020-2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