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清温婉一笑:“我的伤不碍事,倒是纳纳,我看她当时流了很多血。”

“那女人,死不了。”

顾晋绅厌恶的开口,顿了顿,又说道:“不提她了,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我都可以,谢谢你,晋绅。”

顾晋绅离开之后,夏婉清的脸色顿时变了。

她走下床,明明打着石膏的腿却像什么事都没有一般,夏婉清走进洗手间,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安纳纳,跟我斗,你还是嫩了点,顾家少奶奶的位置迟早会是我的。”

半小时后,病房的门被打开,夏婉清躺在床上,她惊喜的望去,本以为是顾晋绅回来了,没想到来人却是安纳纳。

她目光一顿,安纳纳身穿一身黑色连衣裙,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波浪卷的头发随意披散在身后,帽子遮挡住了她头上缠着的纱布,此刻的安纳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优雅高贵的气息,让人移不开眼。

“安纳纳,你来干嘛?”夏婉清眼里迸发着嫉妒的光芒,不知道为何,她总感觉安纳纳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安纳纳嘴角微微勾起,走了过去,高跟鞋踩落在地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她双手环抱,清冽的声音开口道:“当然是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你....”

安纳纳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夏婉清打着石膏的腿。

“安纳纳,你到底想干嘛?”

“夏婉清,你说你这又没受伤,石膏是不是白白浪费了?”

话落,房间内传来夏婉清一阵惨叫。

病房的门被打开,顾晋绅走了进来,只见病床上的夏婉清,头发凌乱,两边脸颊红肿,像是被打了一般,腿上的石膏也都裂开了。

夏婉清眼含泪水哭喊着:“晋绅,我手好疼,脸也好疼,我是不是毁容了...”

顾晋绅急急忙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怎么回事?”

他目光自然也注意到了一旁坐在沙发上翘着腿喝着咖啡满面春风的安纳纳。

顿时间,顾晋绅满脸阴沉:“安纳纳,是你把婉清打成这样的?”

“嗯。”安纳纳毫不犹豫点头。

顾晋绅大步走上前,一把将安纳纳从沙发上拽了起来,他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安纳纳,你想死吗?”

安纳纳挣脱开顾晋绅的手,笑了笑道:“顾晋绅,别那么凶嘛!我虽然打了她,但是还给她请了医生呢,咱们先给她检查完再算账行吗?”

话落,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五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

安纳纳开口:“好好替婉清小姐检查。”

一瞬间,夏婉清顿时慌了,她的腿上根本没有伤,这家医院的医生全被她收买了,可这五名医生她都不认识,万一检查出来事情就暴露了。

“不,我不要检查,晋绅,她肯定是想害我,我不要。”夏婉清死死的抓着顾晋绅的手臂,用祈求的目光看着他:“晋绅,我想回家,你送我回家好吗?”

安纳纳冷笑了一声,上前开口道:“夏小姐,这位可是顾家的医生,他对顾晋绅忠心耿耿,又怎么可能害你呢,还有这位蒋医生,可是A市最有名的医生。有他们为你检查,绝对能保证你身体早日康复还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2020-21-09